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在教练车上释放)

喵女王 句子摘抄 200℃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见到她,感情几乎满溢,总忍不住想靠近她,又怕引起她的反感。所以,他只能埋藏了自己,绝口不提他们的曾经。一切交予她作决定。如果她还愿意靠近他,愿意让他在她身边,他会毫不犹豫,握住她的手,再也不放开。以下是小编整理的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希望你喜欢。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在教练车上释放)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1、他们之间此刻极为靠近,温度越升越高。思绪乱成一团浆煳,卿绾张口,冒出的却是突兀一句,「我很抱歉。」

2、柳思没搞懂她何出此言:「怎么说?」

3、卿绾闷闷道:「没能早点记得你。」

4、同样的话再次从她口中出来。一次她神智不清,这一次,虽然思维似乎有点乱七八糟,到底还是清醒的。柳思静静看着她,等她慢慢组织语言。

5、卿绾语气放得很轻:「杨烈辰跟我说了一些关于我记忆的事。」回想红衣仙官怒发冲冠的样子,慢慢复述,「他说我跳过褪忆池,所以忘掉了事情。他还说……」

6、嗓音浸了几分哑,「说你为了我违反天规,又为了我下界。」

7、他从来都不说,她不知道他为了她,到底放弃多少东西,尽了多少力。

8、无数次想,到底她何德何能,能让他这样上心。纵然知道了她是他养在天界的小姑娘,为他跳过褪忆池。但基于这个就让他倾身相护,理由太过单薄。而答桉,大抵就在她消失的那段记忆里。

9、她想记得。

10、就像魂夙一样,即使从片段就能猜知,那是一段难以回首,如同泪罐子里捞起来的过去,不记得更好。

11、有的人沉醉在无忧的虚假,有的人偏偏要在真实里痛苦,但求一份清醒,这些年,她也见得多。当然她大可选择前者,只是装傻下去,可能辜负他人,尤其是眼前的他,是她最不想辜负的。

12、柳思扶额,「真是嘴上没把门的。」而后一笑,「记忆的问题不大,我可以让你想起来……」

13、只是担心你不愿。

14、最后一句没能说出口,被突来的震动打断了。

15、柳思双眉一扬,往源头看。

16、声音来源离自己所在还算遥远,只是力道狂暴,即使隔得很远,仍能感觉到它的声势。

17、想也知道是石亦轩的手笔。

18、他们身处的密室,在山腹之中。好在苏惜陌虽然击得狠,塌了半边山头,却没有破坏到密室。

19、不过柳思也没指望躲在山腹,无所作为,就能解决现在的困境。

20、石亦轩心思莫测,突然搞这一出,连柳思都不好说,他到底是想乾脆击塌整座山,将画魂门一网打尽,还是故意扰乱精神,逼他们逃出,再来新一轮玩弄。

21、无论是哪一种,解决问题刻不容缓。

22、卿绾见柳思忽然转身,在墙壁上摸索,奇道:「你在找什么?」

23、轧轧连声,不知触发哪处的机关,墙壁裂开一个小口,拱出一颗金属圆球。古怪的一个小球,不能自己发光,不知道作何用途。卿绾被一下子勾起了好奇心,走上前去,看看柳思找出这东西,接下来会如何施为。

24、只见柳思两指一扣,对着金属小球不轻不重,弹了叁下。

25、声音被锁在了小球的内部,却有奇异的震动往耳畔轻轻一挠。隐约猜到柳思的用意,颤声道:「透过这个联系同门吗?」

26、飞快印证了她的猜测,金属小球的彼端传来清晰的一道嗓音,「绾绾?」

27、这声线,过去岁月里每一次听都战战兢兢,造就了现在坚强的她。而如今,仍是这道声音,将她轻易卸了甲。

28、从得到消息赶回门中,紧绷的心弦一直没有松过。视线闪烁了一下,游离斑驳,「师父。」

29、没想到她变得如此多愁善感,柳思见她眼泪都崩落了几滴,不知所措,抬手去抹。

30、卿绾的师父,就是现任掌门人柳悦。发现到徒弟的哽咽,她沉默一小阵,似乎想放柔语气,但可能严厉性格使然,听着仍然僵硬,「可算回来了,绾绾,你也碰到石亦轩了吗?」

31、「废话。将基业搬来此山叁千年,能打到大家不得不躲进此处的,也就石亦轩了。」柳思没有耐心等柳悦慢慢叙旧,直接插入正题,「你们那边有多少人?精神头都足吧?」

32、话刚落,对面就传来一连串倒塌声,此起彼落无数的呼叫,有的叫掌门,有的叫师父,乱成一团。卿绾心口一跳,第一时间想,难道是石亦轩支使鬼将,最终还是破坏到师父她们的栖身处吗?

33、好在下一刻对面的动静证明了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只听对面艰难爬起的微响,柳悦不可置信道:「祖师爷?」

34、活的祖师爷!

35、从传回来的嘈杂声音得到了答桉,柳思道:「站好,别那么激动。你摔了,我找谁沟通去。现在上面还在砸,你们应该也知道。」

36、「竟是祖师爷!他那般神通,肯定能让我们离开困境!」小辈们一阵窃窃私语,但没多久,像被掐住了嗓门,突然安静。

37、柳思这样的开场白,语气胸有成竹,应是有别的应对。柳悦清了一下喉咙,端严道:「还请祖师爷示下。」

38、开启传送阵把众门人送离此山诚然也是一种方法,但不能治本。柳悦的猜测没有错,他有别的思量。柳思道:「那好。大家分散点坐下,放出神识。」

39、柳思这样一定有他的道理,卿绾依言坐下,与众门人同时放出神识。柳思抬头看了一下头顶,判断自己与柳悦她们的方位,将自己的仙力放出一点,搁在密室外的某个虚空,「看到一点金光了吗?看到了就一块往金光那边跑。」

40、他第一步不是疏散门人,反而集中所有门人的神识。知道柳思的目的,卿绾似乎知道了他想作什么。

41、他想要施出群体的画魂术。

42、那是由多位画魂师同时发起,用以收伏过度强大的鬼怪。石亦轩的鬼将制造方法虽然邪门,但本质还是鬼怪,此类方法应当适用。

43、努力飞往密室外的虚空,突然发现有些不对,「柳思,那你呢?」

44、他只负责指引神识,没有放出自己的。思索一阵,马上心中雪亮,「是了,他应当还有别的事要完成。」

45、只是习惯了柳思在身旁的她,有点恐慌。

46、柳思道:「待护送你们启动画魂术,我得去惜陌的忆境里瞧瞧,看能不能恢复他的意识。」

47、确实这般安排更好。点了点头,压下心底弥漫的恐慌,控制神识飞快往柳思指引的方向跑。没有多久,看到各式的亮光,那是师父柳悦与师弟师妹们的神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