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网最全!她的两片蚌肉张开白浆直流全章节阅读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602℃

冬天的夜晚是寒冷的,也是温暖的。

温度在下降,冷风肆虐,却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道路上,三五成群,或紧紧靠在一起,或两两抱团,互相取暖。一幕幕暖心画面下,风竟变暖了。

临近湖边的空地上,三五几人正在忙活。

空地四周都是草坪,零星树立有三四盏欧式风格的路灯。两两路灯间有一棵桂花树,两相辉映,是视觉与嗅觉的完美体验。

秋季已过,桂花虽落,树叶依旧郁郁葱葱,反而越发茂盛,正应了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之感。以下是小编收集的她的两片蚌肉张开白浆直流文案,欢迎阅览!

全网最全!她的两片蚌肉张开白浆直流全章节阅读

她的两片蚌肉张开白浆直流全章节阅读

地上是一圈蜡烛摆成的心形,圈里是各种颜色的千纸鹤,数千只千纸鹤拼成了我喜欢你的字样。李航、林奇、李丽、莫凝以及唐峰几人都在帮忙,除了一人。

严越等在男生宿舍楼下面,想撕了杜溪的心都有了。

本来,杜溪把这个神圣的任务将陌文若无其事地带到目的地,交给林奇,但林奇坚决回绝了她。

然后想让李航去,谁知杜溪临时反悔,理由是大嘴巴放在身边放心些,这万事开头难的第一要务应该交给自己的心腹。于是乎,这艰巨的任务就落在了严越身上。

她极力反对,但架不住杜溪一把鼻涕一把泪,还把她未来的幸福都搬了出来,最后尘埃落定无论用什么办法,八点半之前她要将某人带到。

风微微吹起,路灯将她的身影拉的老长老长。路上三三两两学生走过,不时投来疑惑的目光,因为她此时正围着路灯一圈一圈地散步。

掏出衣兜里的手机,屏幕上的QQ头像正在闪动,此时已是八了。

轻轻吐出一口热气,搓了搓手掌,随即拨通了昨天杜溪亲自刚存入的电话号码。

喂,你是?那边除了醇厚的男音,还有不断敲打键盘的点击声。

严越清咳一声:是陌同学吗?我是严越。

电话那头的陌文狐疑地拿下手机,看了一眼电话号码,然后问道:严同学,荣幸啊,有什么事儿?

从上次他不小心将她东西掉入湖水后,再见面,就没正眼看过他。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她居然有他电话号码,还给他打电话,真是受宠若惊。

你你有空吗?我我呃,我听小溪说你有一本《纳兰词全集》,所以想跟你借一下,可以吗?严越说出了刚刚散步胡诌的理由。

陌文了然,原来是这样:可以,明天叫小溪给你。

我现在在你宿舍楼下,可以今晚吗?顺便想问你几个问题。

嗯?陌文起身朝宿舍阳台望下去,只见一个身穿杏色长款毛衣的身影在路灯下站着。似乎冷的缘故,不时跺跺脚。

洁白的灯光在她周围镶了一层亮光,头顶的光晕忽闪忽闪的,宛如夏天的萤火虫在黑夜里飞舞。

你在忙?严越声音小了不少。

要是请不去这尊大神,小溪不哭死。

等我五分钟,马上下来。匆匆转头穿衣服,抽出《纳兰词全集》走出了宿舍。

好!挂掉电话,严越看了一眼手机,还好才八点过三分。

不知为何,陌文心情有点欢快,许自己都没察觉到。

一路小跑到路灯下,轻轻拍一下女生的肩膀。严越转身,一双眼睛看着来人:一身黑色休闲服,在灯光下多了几分帅气。

给你。陌文从身后拿出一本书,放在严越面前。

谢谢!小声谢过。

陌文一笑:这么客气?走吧,严同学有何问题,乐意解答。

两人肩并肩在校园里走着,一路上,是出奇的静。

严越感觉怪怪的,身体不自觉地离他远了一点。

严同学不是有问题吗?感受到身边女生的疏离,陌文戏谑道。

嗯?严越抬头,随后点点头:谢谢你的书,我下个星期还你。

只有这两个字?这本书送你了,就当为那天的事儿道歉。其实,我不知道,你的书里夹着东西。陌文偏头,看向身边的女生。

嗯。嗯?书我会下星期还你的。她刚在眺望远方,再转一个弯就到目的地,所以注意力根本没在身边人的话上。

另一边李航从远处跑来:小溪,他们马上来了。

杜溪点点头,深深吐出一口气,骤然觉得高考时都没有这么紧张。

陌大少,这里。十几步外,李航大声喊道。

严越趁机离开,走到了唐峰身边,一同等待着杜溪的浪漫告白。

陌文紧紧盯着离去的严越,视线最后落到了站在蜡烛前的女生身上。

此时,几人很识相地躲到了树干的背阴处,只剩男女主角。

悠扬的歌声响起,是陌文很喜欢的一首粤语歌《十指紧扣》,蜡烛在微风中翩翩起舞。

借着路灯、烛光,陌文看清楚了地上的心形以及用千纸鹤拼凑的我喜欢你的字样。

感受着对面含情脉脉的目光,陌文了然,原来严同学叫他,是为了

陌文,为了这一刻,其实我准备了很久很久,但现在反而有些紧张地不知道说什么好。千纸鹤是我每天存的,每一个里面都有你喜欢的诗句。以前,对你的印象不是很好。但自从那天见你笑容后,一眼便认定。爱情就是如此奇妙,就像越儿给我讲张爱玲与胡兰成的爱情时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所以今天借着这五百二十只千纸鹤想对你说,陌文,我喜欢你,可以做我男朋友吗?

杜溪一口气将自己早就念了无数次的表白词说了出来,眸光中有夏空里的星星,亮晶晶地望着对面的男生,垂在身前纠缠的手却显示着此时的紧张。

时间滴答滴答而去,那双眼睛渐渐黯淡,笑容有些苍白无力:没关系,我们还是朋友嘛。

避而不答和已读不答都是最好的答案。

陌文的眼神晦暗难辨。

他深知杜溪的坚定,每天陪他,事事想着他,一个多月一如往日,感动肯定有。特别是每天送的千纸鹤,让他都以为她就是那个和他传信之人,因为方式太像了。

可是,他怕错。错了就失去一个知音,一个朋友、一个心里真正喜欢了很久的人。

所以他不可以那么草率,他要弄清楚。

陌文绕过蜡烛,走到杜溪身旁:小溪,谢谢你,我们还是朋友。

简洁的话,一招致命。

朋友?轰,有什么在心里打翻,酸酸的感觉随着血液涌入眼睛。忽明忽暗的灯光下,泪光在闪烁,她却倔强地不让它流下。

要是这么容易成功,还轮的到她?

杜溪倒吸一口气,抬头笑道:其实今天都是大家一起弄的,提前替你庆生。说完,轻咳两声。

这个是严越再三确定她要告白后提出的建议,这样大家都不会那么尴尬。

接到暗号,严越心里一愣,然后给其他人使了使眼色。大家神采各异,而林奇眼神复杂。

整理好心态,李航抱着一个大蛋糕,带领大家从树后走出: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

陌文,感动没?李航笑嘻嘻地递过蛋糕:记得明天请客哦!

陌文恢复了平时的样子:这么大个惊喜,不请客,你不追着我跑。

切!李航不屑道。

杜溪拿出几本书,最上面一本是《百年孤独》,真心祝愿道:生日快乐!

谢谢。陌文接过书,然后又是尴尬的寂静。

李丽一下子抢过严越手上的书,塞到陌文怀中:越儿也是,还不好意思,有礼物还藏起来,大家都是朋友呀。

这话瞬间让气氛活跃起来。

不好意思,这本书不是礼物。严越再次轻咳两声,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子,慢慢走到陌文面前,在所有人诧异的眼光中拿过他手上的书,用尽量淡定的语气说道。

她觉得此刻丢脸丢到家了,这借花献佛的事儿也太扯了,借陌文的花献给他这尊大佛。

关键是,向他借书也只是为了引他来。顶着炽热的目光,严越尽量轻手轻脚地回到原地,希望刚刚的事情只是一时的幻想。

陌文接到书时也愣在了原地,这本《纳兰词全集》正是刚刚她从他那儿借的。没过一个小时,这书又回到他手上,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而他没说话,像其余人一样看她一人自导自演。

哈哈哈!越儿,你可是太可爱了。真性情,佩服佩服。李航首先笑出声来:陌大少,你也有今天。

噗!紧接着,大家也纷纷大笑。

除了当事人外,其余人都觉得严越心眼太实。哪有送出去的礼物还拿回来的理,关键是还说这书不是礼物。

平时,大家都知道严越和陌文的关系仅仅比陌生人多一点,这一点还是因为杜溪,但这般直白表现出来却让人猝不及防。

严同学文采那么好,记得送首你写得《纳兰词全集》给我哦。陌文笑道,然后拆开蛋糕,一一分给大家。

在此期间,免不了一场蛋糕大战。在这个稍微有点冷的初冬夜晚,一群人互相追逐,互相嬉笑,渐渐冲淡了这份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