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古代闺房呻吟撞击H 掀起裙子坐上去嗯啊H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520℃

十月中下旬。在一所坐落在乡间的学校里,一个中年男子正在台上讲着公有制为主体只见坐在前排的一个胖胖的女生望着窗外有些出神。很奇怪,这个班里其他的大部分同学都在讲话吃东西,只有她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望着窗外。

远处的天空被面前的树杈分割成了碎片。阳光四射,照射进窗内若隐若现,风拂过树梢,掉落下几片泛黄的树叶。

夏苡芢今天刚到这所学生少的可怜的学校。她曾经在一中上课时总是害怕漏过一丁点知识从未看过窗外的风景。如今看着这静谧的窗外觉得正逢初秋,阳光正好,不骄不躁。

季司北是一个充满好奇的男生,典型的热心肠,几乎别人遇到困难的时候都有他的身影。一开始也是他带着夏苡芢融入这个班级。

看着夏苡芢没怎么听课,还一直看着外面。于是乎他伸出手指戳了戳前排的夏苡芢,夏苡芢回头问到有事吗?下面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掀起裙子坐上去嗯啊H,大家快来看看吧。

精选!古代闺房呻吟撞击H 掀起裙子坐上去嗯啊H

古代闺房呻吟撞击H的文案

季司北笑了笑没事,就是问一下,同学你之前是一中的对吗?

夏苡芢有些疑惑是,怎么了?

那你成绩肯定很好吧季司北一脸崇拜的问道。

一般夏苡芢微微笑道。

季司北又好奇的问那你之前在一中的话肯定更好啊,为什么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啊

夏苡芢顿时不知道说什么,是啊,为什么呢。她开口道寻找快乐吧。

季司北似懂非懂的说哦。

下午放学的时候李芸可去加了班主任和班长薛语龄的QQ。

晚上在家,夏苡芢正在做作业。放在一旁的手机跳出来一个QQ好友申请。

夏苡芢想也没想就同意了。她点开两人的聊天界面发送道你是?

发送完信息夏苡芢就继续做作业了,休学了半年,使夏苡芢的思路有些慢,所以一直到十一点半她才做完作业。收拾完书包,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勉强的洗了澡以后就直奔床而去了。

第二天一早,夏苡芢习惯性起床前先看手机。昨天加她的那个人回复了她我是你后面的那个憨娃儿并且还给她发了个早。

夏苡芢觉得很好笑,哪有人一上来就这样说自己的啊。夏苡芢也礼貌性的回复了早以后便起床洗漱了。

到了学校,季司北很自然的跟夏苡芢打了招呼。季司北坐到座位上拍了拍前排的李芸可对了,昨天忘记跟你说了,我叫季司北。

夏苡芢转身说嗯,知道了。

那你叫什么名字?季司北问。

夏苡芢。

好。说完,季司北便趴下睡觉了。早上到学校后睡觉是季司北的标配。

夏苡芢转过身整理着作业,她问学***依涵依涵,谁是英语课代表?

当然是我们的薛大班长啦依涵一副调侃的看向薛语龄说。

薛语龄送给了依涵一个白眼后看向夏苡芢问怎么了?

哦!我交作业!

薛语龄显得有些窘迫。夏苡芢也注意到薛语龄桌子上并没有一本英语作业。

再回想昨天那热闹的英语课堂上,以及英语老师表现出的淡定与从容。她好像明白了什么。

英语老师不检查作业?夏苡芢问

对的,所以大家都不怎么交英语作业。薛语龄回答到。

这样啊,那行吧。夏苡芢拿着作业回到了座位。

英语课上夏苡芢开始主动询问季司北班上的情况。比如班里有哪些同学正在谈恋爱啊,又比如谁喜欢谁啊,或者说学校的校花校草是谁这些八卦问题。

夏苡芢性格很随性,如果有人对她表示好意,那她会加倍还回去,如果有人对她充满恶意,她也表示无所谓,只要没有影响到她就问题不大。

季司北有些吃惊,好学生上课还讲话?

他问你不是好学生嘛?怎么都开始讲话了?

谁说我是好学生的,况且我都学过了,也没事。而且老师不也没管吗?夏苡芢笑着说。

季司北没再提这个话题,而是非常有兴致的跟夏苡芢介绍着班上的人际关系。

这节英语课过得很快,还没说些什么就下课了。夏苡芢以前从不觉得一节课有这么短。俗话说,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啊。

下午体育课,夏苡芢在薛语龄的带领下去到了体育场地。做了一些基本运动以后只听一声解散!。顿时,整齐的队伍四分五裂。

副班长汪鸿文是一个微胖的男生,但是他皮肤白皙到比女生还白,头发是人人嫌弃的板寸。对这个新同学的好奇心驱使他在人群中朝夏苡芢的方向走了过去。

新同学,听说你是从一中尖子班转过来的啊?汪鸿文一脸崇拜的问。

这时,有两个男生也走了过来,是找他去玩的,看到他和新同学正在聊天,他们也就在他旁边听着。

是。

那你考多少分啊?

嗯你具体指的哪一科?

你就说每科得过最高的吧。

哦。我语文最高是132,数学最高是135,英语最高是142.5,道法最高82,历史最高83,生物最高86,地理最高85。夏苡芢漫不经心的说。

汪鸿文听到语文的时候嘴巴就已经大得可以塞下一个苹果了。这女人真可怕这个观念从此在他心里扎根。

我的成绩也是不稳定的,所以你也不用太惊讶。我平时的成绩的话在我们班也只是中等的水平。夏苡芢有些尴尬的看着汪鸿文说。

太可怕了!那新同学,你英语这么高有什么秘籍可以传授给我吗?

夏苡芢笑着说这到没有,就是背得多了,自然而然就会了。我之前的英语老师说英语就是贝多芬,背得多分就多。

那我彻底完了,我对英语单词的记忆还停留在good morning。汪鸿文生无可恋的说。

不久,汪鸿文被那两个男生拉着要走了。一边走他回头喊道新同学,我叫汪鸿文!

夏苡芢也向他挥了挥手。身边一个人也没有了。来到这个学校确实使她放松了很多,没有了以前的压抑,似乎空气都是香甜的。

因为只跟季司北比较熟,她本想去找季司北的,可是他去打篮球了。

夏苡芢实在无聊的很,正当她准备回教室时。薛语龄和她的好朋友依涵走了过来诶?你过来跟我们一起坐着聊天吧。夏苡芢笑着点了点头好啊

三个女生就坐在离篮球场边,薛语龄问到你之前在一中是不是应该读高三的啊。夏苡芢回答说嗯。

薛语龄继续问道那你怎么来这读高二了呢?

那时的夏苡芢是真心的想要和薛语龄成为好朋友,于是没有丝毫隐藏的回答说因为休学了一学期,回去后就适应不了了。

薛语龄顺势问为什么休学啊?

夏苡芢这才意识到自己给自己挖了坑,硬着头皮说因为生了一个病

作为八卦附体的薛语龄一听这话就更来劲了什么病啊?

夏苡芢实在说不出口抑郁症这三个字,于是说心理上的。

薛语龄脸上的喜悦减少了一些说是抑郁症?

夏苡芢尴尬的笑了笑没说话。

薛语龄和依涵两人都愣住了,不知道说什么。夏苡芢看着两人为难的样子就知道她们应该是可怜自己了。可是比起可怜,她更需要她们把她当成一个正常的人。

夏苡芢看着她们说这没什么,我这不是好好的嘛。只是,这件事你们要保密哦,在学校,目前我就只跟你们说了

两个女生肯定的点了点头嗯!

夏苡芢看着他们笑了笑,这时,她是绝对相信面前这两个女生的。

我们班男生谁打篮球比较厉害啊?夏苡芢看着球场问道。

不都很菜吗?两个女生嫌弃的回答道。

夏苡芢笑了笑便没再说什么了,只是安静的看着球场上热血的少年。这才是她们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敢于奔跑,敢于跳跃,敢于突破。

晚上到家,难得的是周五。夏苡芢问季司北玩不玩游戏。那是一款枪战游戏。

开玩笑,我可是王牌!

真的假的?带带我。

被骗了

爱情?

?你在想些什么啊,我指的是号。

哦。

不过我还有个小号可以打

你打不打

打啊

那我再拉两个人。

是我们班的吗?

是。

那行。

游戏里,夏苡芢每次都是担当医疗兵或者后勤兵的角色。夏苡芢正在一个房子里蹲着的时候。看到对面楼里进去一个人。

她大声喊着有人!有人!

手机里传来三个男生的声音哪里哪里?

对面,刚刚开门进去了。

有一个男生说你标个点

夏苡芢愣了一下,尴尬的说我不知道怎么标点。

那你这段位是怎么来的?那个男生有些无语的问

夏苡芢不慌不忙的说别人带的啊

那个男生便不再说话了。

夏苡芢也没在意,继续蹲在房子的角落里。当夏苡芢玩贴纸玩的起劲的时候。耳机里传来季司北的声音许睦,小心一点,前面有人。

话音刚落,便弹出来两条播报。那两个人被许睦解决了。

夏苡芢心里暗自欣赏着这个男生。许睦?这名字很好听,打游戏也挺好的。

后来的几把游戏,那三个男生都是让夏苡芢在一个地方不动。她们不奢求夏苡芢能帮他们,只希望她不添乱就行。

直到最后一把游戏快吃鸡的时候。那三个男生都被击倒了。只剩下夏苡芢趴在草丛里。她根据许睦的指挥爬到敌人附近,正好敌人就在她正前方,她连续开了几枪击倒了面前的这位淘汰王。

三个男生不可思议的喊到夏苡芢居然杀人了?还是淘汰王!

但同时夏苡芢被敌人附近的队友打倒了。这局游戏也就这样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