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受不了他的速度(被他从身后撞得浑身散架了说)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942℃

林婉言急忙站起来眯着眼,往前走了几步。

只见前面一辆熟悉的布加迪威航正开着远光灯朝她的方向开来。

因为那光太强烈了,她根本就看不清楚前面那辆车到底她有多远,差一点就撞上了那辆车。

承受不了他的速度(被他从身后撞得浑身散架了说)

承受不了他的速度

她感觉就有一股强大的风,从自己身边刮过,惊险万分。

凌欧文恼火的看着站在前面傻愣愣的不动的林婉言,就在他的车快要撞到她的时候,他迅速的将方向盘打到底,踩下了刹车,直接来了一个飘移。

林婉言被吓了一跳,看着和自己擦身而过的车辆一动也不敢动,他就这么想她死吗?

凌欧文愤怒的拉下了车窗,眼神凶狠且冷漠。

“林婉言,你是不是傻,站在路中间,看见车,不会躲么!”

林婉言看了一眼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呵呵,公交车站旁边竟然也算路中间?

还有,躲?

他拿远光灯照她,她怎么躲?

林婉言平复了一下心情,没有说话,直接走到了车后座,坐了下来。

“走吧。”她淡淡的说道,就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凌欧文听到这两个字之后,脸色瞬间就变得阴冷无比,他冷冷的瞪了身后那女人一眼。

什么时候她也敢用命令的口气和他说话了,他按了一下按钮,直接把后面的车窗全部打开了。

冷冽的风毫不留情的刮了进来,可是林婉言却当他不存在一样,只是面无表情的裹了裹身上的衣服,没有说一句话,好像一点也感觉不到寒冷一样,她这无所谓的态度却让凌欧文更加的恼火了。

林婉言也不是不想理他,只是她还在担心她弟弟的学费该如何是好?

反正凌欧文这边是不行的,他怎么可能会把项目交给林家呢,至于借钱就更不用说了。

虽然他身家一亿以上,可是他对她却是十分吝啬的,别说是几十万了,恐怕就算是借几十块,他也不会给她吧。

估计他宁愿给路边的乞丐。

林婉言一路沉思,就连到家门口了都不知道,还是凌欧文直接就粗暴的跑到后面拉着她的手下来的。

“喂!凌欧文!你想干什么啊!你能不能轻一点,都已经到这里了,你能不能有点数,要是爷爷发现我们的关系不好,麻烦的可是你!”林婉言本来就心烦意乱,再加上凌欧文这么不客气,她的情绪一下子就无法自控了。

凌欧文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腕,眼神凶狠,瞥见她红润的嘴唇的时候,不知怎的,又想起和她接吻时候的柔弱触感,竟然一下子没能忍住,他正想吻上她的时候,林婉言却忽然闪开了,还皱着眉头质问道:“凌欧文!你到底想干嘛!”

“哼,你不是说被爷爷看见我们关系不好,我会有麻烦么,演戏自然要演全套,所以,你给我老实点。”

说罢,凌欧文便不容她的反抗,直接握住了她的小手,她的手很冰,冰到他忍不住蹙眉。

他的手却很温暖,让她有些舍不得松开。

他低头看了一眼,才看见林婉言的手粗糙的很,他明明记得,她的手应该是很漂亮的,很纤细的。

“手冻的跟萝卜似的,真难看,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啊?”凌欧文毫不留情的嘲讽道。

林婉言没有说话,只是苦笑着看着自己长满冻疮的手。

他不知道,她每天坐公交车上班,又坐公交车去医院,每天要好几个来回,高峰的时候,她只能将手搭在那冰冷的把手站着,又怎么可能不长冻疮了。

他们两人一到门口就有一个四五十岁的佣人红姐上前迎接。

“少爷和少奶奶来了呀,老爷现在不在,先坐吧,我给你们泡了茶。”

红姐的话音刚落,凌欧文就毫不犹豫的甩开了林婉言的手。

不带一秒的停留。

林婉言有些尴尬的收回了手,收缩了一下,她那双红肿的手上似乎还带着他的温度。

那温度竟让她觉得有些温暖。

她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会拉她的手,只不过是想在他爷爷面前装作夫妻和谐的样子而已,现在他爷爷不在这里,他又何必惺惺作态呢。

凌欧文和林婉言一进去就看见一个打扮十分贵气的妇人端坐在那儿,然而凌欧文却像是没看见她一样直接朝楼上的方向走去了。

那妇人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似乎有些恼怒,“欧文,你给我站住,你什么意思?看见我居然连招呼都不打。我怎么说也是你的母亲。”

凌欧文回过头挑了挑眉毛,毫不客气的说道:“母亲?董女士你是失忆了呢,还是脑子不好使了。我可不记得有你这样一个母亲,你的好儿子叫凌泽然,可不是本少爷,别在这乱攀亲戚。”

“越发没有分寸了,这是你和一个长辈说话的态度吗?”董李莉因为恼怒,那张保养得当的脸蛋都皱了起来,还把手里的杯子扔到了凌欧文的方向,可是,那杯子的碎片没砸到凌欧文,却差点砸到林婉言。

就在碎片那砸到林婉言的时候,凌欧文忽然迅速的从楼梯上冲了下来,将她用力的拽到了一边,眼神中也多了寒意。

“林婉言,你看见碎片不会躲开么,笨死,还是你想让董女士犯故意伤害罪。”

听了凌欧文那句暗指的话之后,董李莉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

而林婉言则神情恍惚的站在那,没有说话。

这种情况,林婉言其实已经见怪不怪了。

董李莉是凌欧文的继母,两个人每次见面气氛都能把人尴尬死。

而凌欧文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他又不是她的亲生儿子,自然不会对他好,所以两个人的关系才会这么僵。

“哇,今天家里可真热闹,我还以为是谁呢。”

就在几个人僵持的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慵懒的声音。

只见凌家的二少爷凌泽然正穿着一套花里花哨的衣服,一脸痞子相的推门而入。

他一进来,那一双黑溜溜的眼睛一直盯着林婉言,脸上还挂着不明意义的笑容,眼神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哎呀,原来是嫂子呀,好久不见,嫂子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大哥真是好福气,这么美的美人居然做了你的老婆。”

林婉言往后退了一步,象征性的露出了一个微笑,没有说话,面对凌泽然的轻挑,她也早就习惯了。

“你嫂子再怎么漂亮也和你没有半点关系,记住自己的身份,婉言是你的大嫂,而你是她的小叔。”凌欧文一边说,一边靠近林婉言,还将她整个人都搂在怀里,像是要和他宣誓,她整个人都是属于他的一样,“做人最重要的就是摆清自己的位置,乱动歪心思,小心引火自焚。”

林婉言感受着身后的温度,一张绝美的脸瞬间就染上了一层绯红。

今天,他居然连续帮了她两次了,而且这是他第一次在人面说她是凌泽然的大嫂,也就是承认她是他妻子的身份了。

她甚至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哎呀,大哥,这是在威胁我吗?还是在吃嫂子的醋,嫂子这么漂亮,想必追求者甚多,大哥,你这醋吃得过来吗?”凌泽然无所谓的露出一丝痞笑,一点儿也不在意对方的威胁。

“泽然,过来!”董李莉冷着脸轻吼道,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她儿子是她唯一的依靠,她一直想靠他继承他爷爷死公司和家产,可是这小子偏偏整天跟混混似的,把她的心都给操碎了。

“我就不过去了,晚上还有美女约我吃饭呢,哎呀,要不是那么多美女约我吃饭,我都舍不得大嫂这大美人呢,光是看看我就心里就乐。”他一边说还一边往门口的方向走去,临走前他还用暧昧的眼神紧紧的盯着林婉言,还偷偷的给她送了个飞吻。

待他走后,凌欧文立刻将林婉言粗暴的推到了一边,还一脸怒气的看着她,似乎是在怪她拈花惹草。

林婉言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心里琢磨着身上那个凌泽然虽然总是没个正形,可是他对她的态度总比凌欧文对她好上许多。

也许……

她可以找他借钱呢,他应该会答应吧。

总比问凌欧文强。

她在他的眼里就是无关紧要的人,他又怎么会借她钱呢?

林婉言苦笑着摇了摇头,心中一阵酸楚。

在吃饭的过程中,林婉言一直心不在焉的,而凌正浩却在一旁絮叨,明里暗里都在暗示他们想早点抱孙子。

林婉言精神恍惚一点也没有听进去,忽然,她感觉到放在桌上的那只手传来一阵温度,她抬起头,只见凌欧文正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脸上带着能够让世间万物都盎然失色的笑容,眼神温柔至极,“婉言,在想什么呢?爷爷和你说话呢,说我们俩该努力努力让他早点抱孙子了。”

“哦,好,我知道了,爷爷。”

林婉言压根就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光顾着点头说恩,就没有听到什么孩子的事情,可是凌正浩看见她点头却是高兴的不得了,还自己动手给她盛了一碗鸡汤。

“好好好,你要答应就好,来,婉言啊,多吃点,补补,平时工作也不要太辛苦,最重要的是生个健康的宝宝!”

听到最后那两个字的时候,林婉言忽然反应过来!

什么!宝宝!

她为什么要给他生宝宝,她怎么可以生下他的孩子呢?该给他生孩子,是林云溪才对。

林婉言正打算拒绝的时候,忽然一阵铃声响了起来,她低头一看,发现是她母亲的号码,脸色顿时大变,急忙离开了饭桌,“不好意思啊,爷爷,是我妈妈打来的。”

“没事没事,去接吧。”

林婉言急忙走到了门口的位置,按下了接通键,她还未开口,电话那头就已经传来了王春丽愤怒的声音。

“小婉!你到底做了什么?你大妈现在很生气,你这孩子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吗?你大妈刚才居然还撤走了你爸爸这个月的住院费。你知道么!”

“什么?妈,这件事情是真的吗?”

林婉言的话还没有说完,王春丽那充满哭腔的声音,再一次传入了她的耳中,凄惨而又凌厉。

“小婉啊,是不是想害死你爸爸和你弟弟呀?我刚去她家求了她半天,你大妈说什么都不肯再交钱啦,你为什么要拒绝她的要求啊,叫你办的事情也办不好,你到底在搞什么啊!”

听着母亲的责怪,林婉言的心里就更加的难受了。

“不是,妈妈,你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事情吗?她要我去求凌欧文把公司的GI项目给大伯,你又不是不知道……”

林婉言正打算解释的时候,王春丽却无情的打断了她的话,“大妈说什么你做就是了,不就是一个项目吗?欧文是你老公,你去和他好好说说,他还能不答应你吗?你赶紧去办事,不然的话你弟弟和你爸爸都要被赶出去了。你想气死我这个母亲吗?”

电话那头的声音越来越激动,也越来越刻薄,林婉言实在是受不了了,终于还是挂了电话。

呵呵,让她去求他。

他们又不是不知道,凌欧文的心里根本就没有她。

为什么他们总是这样,不顾她的感受,逼她做事呢。

现在如此,一年前也是如此。

凌欧文的爷爷和林婉言的爷爷是世交,当年她父亲的公司险些破产人,他爷爷又十分喜欢林婉言,一直想让她当自己的孙媳妇,为了拯救即将破产的公司,就想让他们两家联合。

王春丽就这样逼着林婉言嫁给了凌欧文,她不肯,她就用性命来威胁,最后林婉言实在没有办法啊,只好答应了。

而凌欧文之所以会娶她,只不过是想留把她留在身边,好好的折磨她而已。

现在谁还会想到她会沦落至此都是拜他们所赐,这一年来,她受尽屈辱,最后却落了一个小三的罪名,成为了一个随便来个女人都可以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的挂名凌太太。

谁又考虑过她原本平静的生活呢?

林婉言握着手机,抹去了眼角的泪水,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正打算回到饭桌的时候,一转身却正好对上了一双幽暗的眸子和俊俏的脸庞。

她急忙收回手机,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紧张的问道,“凌欧文,你出来干什么啊,你该不会在偷听吧?”

顿时,她的心里多了一层慌乱,双脚也不安的往后退了一步,他到底在她身后多久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