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欠C叫的这么大声 按着她在被窝里狠狠地折腾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203℃

陈妈看着林婉言将药喝光才放心的出去,而后立刻通知了那边的红姐。

只是凌欧文还没有回来,该如何是好呢?

真是欠C叫的这么大声 按着她在被窝里狠狠地折腾

真是欠C叫的这么大声

红姐告诉她不必担心,还信誓旦旦的说少爷很快就回来了。

果然,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陈妈就看见凌欧文怒气冲冲的从门口进来了,好像很生气的样子,他一看见大厅里的红姐就不耐烦的说道:“什么情况,她人呢,这才几个小时就发高烧了,这个女人可真厉害。”

“是少爷回来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少奶奶她一回来就浑身发烫。”陈妈小心翼翼的说道。

凌欧文恼火得很,刚才在外面开车的时候无缘无故就接到了凌正浩的电话,说是林婉言忽然发高烧,让他赶紧回去照顾她,若不是碍于他爷爷的面子,他连看都不会看她一眼。

他本想着过来看一眼,给他爷爷一个交代,随便叫个医生就算了,只是没想到他才刚刚走到房间门口就听到了一阵非常奇怪的声音,像是女人的娇喘。

凌欧文心中一震,觉得奇怪,皱着眉头立刻开门而入,房间里只开了床头灯,视线显得朦胧而昏暗,可这灯光却可以清楚的照出床上那女人玲珑的身姿。

女人褪去了睡衣的外套露出了里面性感的睡裙,酥胸若隐若现,魅惑之极,她靠在床上,脸色绯红,微微的喘着气,像是很难受的样子。

凌欧文也不知道怎么了,只感觉自己的大脑短路了一下,竟请不自禁的朝她的方向走去。

“林婉言,你干什么呢?”

凌欧文才刚刚走到床边,林婉言就迫不及待的抱住了他,她的呼吸有些急促,媚眼如丝。

她傲人的胸部紧紧的贴着他的胸膛,姿势暧昧得不得了。

“求求你……救我,我好难受……”她伸出手生疏的抚摸着他的身体,现在的林婉言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妖精。

她从未这么主动过。

她的主动,让凌欧文心里传来一阵悸动,他抓着她在他身上游走的手腕,一双幽暗的眸子顿时浓郁了几分。

“你到底想干什么?”凌欧文磁性而又低沉的声音,带着隐忍。

此刻,林婉言只觉得自己的体内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啃咬一样,让她分外的难受,只有贴着眼前这个男人才会好受一些。

“我很难受,我想要……给我……好不好,求求你了。”

林婉言早已经被药物弄得神志不清了,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没等凌欧文反应过来,她就迫不及待的吻上了他冰冷的薄唇。

只是下一步,她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她没有好好的接过吻,也没有主动吻过男人,可是她毫无技巧的吻却在一瞬间就让凌欧文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喉咙也变得干燥无比。

下一秒,他就已经将她强压在身下,按住了她的后脑勺,让两个人的吻更加的深刻。

“就这么想要吗?可别后悔。”

今夜似乎格外的漫长,如此勾人的林婉言,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失控的凌欧文几乎和她做了一个晚上,最后林婉言身上的药效虽然慢慢褪去,却也精疲力尽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

林婉言起来的时候只感觉自己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样,差点没能起来,就在她在床上躺尸的时候,忽然听见浴室里传来了一阵水声,她吓了一跳,立马坐了起来。

是凌欧文?

他怎么会在他房间里的,难道他昨天在这里过夜了?

林婉言摇晃了一下昏沉的脑袋,不断的回忆着昨天发生的事情,她隐约记得喝了陈妈熬的药之后就有些不对劲,然后还主动对凌欧文那个……

天哪,难道那个药有问题?

就在林婉言惊讶的时候,凌欧文已经裹着浴巾露着好看的人鱼线和腹肌,推开浴室的门,看见床上的女人起来,不由得勾起了唇角,声音冷冽又带着一丝情、欲。

“怎么,还在回味昨晚的事情。”

见他出来,林婉言一下子紧张的不得了,急忙裹住了自己赤~裸的身子,听到他说起昨晚,她的脑子里瞬间就闪过了几个香艳的片段。

而凌欧文则是从自己的西装口袋里拿出了一张支票直接塞到了她的胸里,“昨天表现不错,这里是50万,就当是你的小费。”

“凌欧文,你!”

他的脸上挂着鬼魅的笑容,一张俊美的脸更是帅到让人无法呼吸,可是林婉言却一点也不想看见这张人人倾慕的脸,因为他一出现,她就觉得十分的屈辱,呵呵,小费,他是把她当成应招小姐了吗?

“不必了,你不是说过吗?我是你的妻子,和你上、床,合情合法。你的小费还是留给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吧,我用不着。”林婉言随手将支票甩到了一边,冷冷的说道。

凌欧文挑了挑眉毛轻松的说道:“哦,是吗?我怎么听说你爸和你弟弟都要被赶出去了,你确定不拿这些钱去交学费和住院费吗?真是个狠心的姐姐和女儿啊。”

林婉言紧紧的咬着下嘴唇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明知道她急需用钱,还要用这种方式羞辱她。

“你昨天表现不错,50万已经很多了,别说你不是第一次,外面那些女人,就算是也没这个价格。”凌欧文站在床边高高在上的看着她,眼里尽是冷漠。

林婉言用力的掐着手心,强忍住想要发怒的欲望,硬生生的扯出了一个微笑,淡定的说道:“凌大少爷真是大方,不如你再大方一点,把GI的项目,也一起交给林氏集团来做,反正你也应该不在乎那点钱。”

她清楚的知道如果不拿下这个项目,姚春花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家人的,而且她也不想林严辛苦创立的公司,毁于一旦。

“林婉言,你的口气倒不小,你知道这个项目有多少家公司在竞争吗?而且那个项目我已经决定了和华氏合作,你觉得你们林家的破公司拿什么和华氏比呢?”凌欧文不屑的说道,显然并不打算把那个项目给他们家。

林婉言紧紧的咬着下嘴唇,眼眶湿润,委屈的不得了。

“那到底怎样,你才会把那个项目交给林氏集团?我已经这么求你了,还不够吗?而且昨天晚上你也……”林婉言望着自己身上他留下的痕迹,瞬间觉得自己卑微得不行。

她就如同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不肯答应她。

凌欧文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忽然眯起眸子,用命令的口气对她说道:“过来!”

林婉言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眸子瞬间一亮,正打算出去,却发现自己是全身赤、裸的,环视了一下四周,最后在角落里发现了自己的睡衣,她只好裹着被子一蹦一跳的把她睡衣捡了回来,快速的背对着他穿了起来,这才敢走到凌欧文的面前。

“伺候我穿衣服。”凌欧文冷冽的说道,他站在那伸出健硕的手臂,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王一样,等待着眼前那个女人去给他换衣服。

林婉言站在他的面前,脸色一僵,别说是帮她穿衣服了,就连领带她都没有为他打过,更何况现在他就裹了一条浴巾,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穿内、裤,上半身还好,可是这下半身她实在是无法接受啊。

“哼,就你这态度还想要GI的项目,不过是换个衣服而已,你林大小姐不会这么金贵吧?”凌欧文见她不动,冷哼了一声,脸色也暗了下来,话语里还带着一丝不悦。

“不是的,我,我只是在想该给你挑什么衣服。”

说罢,林婉言急忙去衣柜里挑选衣服,虽然他不住在这,可是备用的衣服还是有几套的。

她看了一下,选了一套深蓝色的西装和白色的衬衫,非常适合他的气质。

她将衣服放在床上,哆嗦的伸出手想要闭着眼睛去解他身上的浴巾。

“怎么,你想闭着眼睛给我穿衣服吗?”

凌欧文冰冷的声音再次在她头顶上响起,吓到她立刻张开了眼睛,双手一拉,就把他浴巾给拉开了。

然后……

然后她就看到了那熟悉的庞然大物,挂在那。

“啊啊啊!变!态!”林婉言立刻捂住眼睛发出了一阵尖叫。

“叫什么,昨天你不是用的很开心么,现在来装矜持了,速度快点,我可没多少耐心。”凌欧文不耐烦的说道,一双幽暗的眸子紧紧的盯着那绯红的脸。

林婉言捂着不断跳动的心脏,平复了好一会儿,才颤抖的拿了一件内、裤给他穿上。

在穿衬衣的时候,林婉言显得有些吃力,因为对方比她足足高出了一个头的啊。

而凌欧文显然是不会坐下来方便她扣纽扣的,他就像是要故意刁难她一样,得意的挑着眉望着她。

林婉言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惦着脚尖,给他扣上面的扣子。

她不知道此刻没有穿内衣的自己,对方只要一低下头就可以清楚的看到她胸前的风光。

扣到一半的时候,林婉言忽然感觉到一阵急促的呼吸,猛然抬起头,却见凌欧文的薄唇近在咫尺,差一点就亲上去了。

而下一秒,凌欧文便将林婉言粗暴的压在床上,强烈雄性荷尔蒙侵袭而来。

“林婉言,你这是在故意勾、引我吗?为了得到那个项目,你倒是用心啊,三翻四次出卖自己的肉体。”

“凌欧文!你有病啊,谁故意勾、引你了!”林婉言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哦,是吗?”

随后,林婉言感觉到一股炽热的目光正紧紧的盯着自己的胸部,她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吊带居然滑了一边下来,露出了半个胸,香艳无比,吓得她急忙整理好衣服。

“凌欧文,你不要太自恋了,明明是你忽然把我推到床上,肩带才会掉下来的。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又不喜欢你,我为什么要勾、引你啊?”

林婉言想要挣脱,可是却被身上的人紧紧的压在床上,根本连动都动不了,凌欧文锐利的眸子紧紧的盯着身下那个一直在挣扎的女人。

她刚才说什么?

对他没兴趣,不喜欢他。

有意思,这世界上竟然还有不喜欢他凌欧文的。

“林婉言,我会让你把今天所说的话全部都收回去的。”凌欧文紧紧的捏着她的下巴,眼神中带着一丝危险,

他的气息离她很近,近到她可以清楚的闻到他身上沐浴露的味道。

他的嘴唇近在咫尺,就在林婉言以为他要吻上她的时候,他却忽然松开了手,自己快速的穿上了裤子,随意的套了外套,往门口的方向走去了,

林婉言见状急忙起身抓住了他的衣服,紧张的说道:“你要去哪里?我已经帮你换衣服了,你是不是应该把GI的项目给林氏集团了。”

“我有说要把项目给你吗?你耳朵出问题了?”凌欧文不屑的扯回了自己的衣服,迈开了长腿。

林婉言站在原地仔细的思索了一番,脸色大变,是啊,他刚才没说过。

他只是让她伺候他换衣服而已,是她自己天真的以为那是他答应给她项目的条件。

“哼,林婉言,你早晚还会回来求我的。”凌欧文冷笑着离开了。

林婉言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终于,绝望的坐在了冰冷的地上。

他不答应。

他不会把GI项目交给她的。

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么?

他刚才说华氏集团?

也许,她可以找华氏的负责人谈谈,让他们把这么项目让给林氏?

这样,会不会比求凌欧文希望大呢。

林婉言望着地上的支票,紧紧的咬着下嘴唇,最后还是很没有骨气的拿了起来。

换了衣服之后,她先去银行给自己的弟弟汇了学费,之后立刻去了华氏集团,不会因为她没有预约前台根本就不让她进去,她只能在门口等,现在已经等了三个多小时了。

中途还接到了她妈妈的电话。

“小婉啊,到底怎么样了,可急死我了,欧文他怎么说呀!”一接通电话,就听到王春丽催促的声音了。

“妈,我已经给小华汇了学费了,你不用急,至于项目的事情我再想办法。”

“什么!意思是你还没拿到项目!这可不行啊,你得赶紧想办法,你现在交了学费,还有下学期的呢,你要是不解决项目的事情,你大妈还会威胁我们的!”

“好了,我知道了,不要再说了,我先挂了,我还有事。”林婉言不想再听自己的母亲说什么,直接就挂断了电话,反正说来说去也就那几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