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一定会感觉到快乐的 他的手动的越来越快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1000℃

孙佳美紧紧地捏着裙摆,一脸紧张无措的看着简若微。通透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期待和惶恐,像是纯良无害的孩子。

“没关系,就当做是普通的训练。”

宝贝你一定会感觉到快乐的 他的手动的越来越快

宝贝你一定会感觉到快乐的文案

简若微跟孙佳美说,其实也是在安慰自己。

说真的,她也忍不住紧张。只要一想到这是个跟司邵晨介绍自己的机会,她就忍不住激动。越是小心翼翼就越是紧张,为了抚平紧张的情绪,简若微离开化妆间快步走到走廊拐角的窗口透气。

因为有入水的镜头,所以拍摄地点是ES大楼的顶层。哪儿有专门建造的豪华泳池,是最合适的地点。

站在三十七层的高度往下望,一切都显得渺小而微弱。

简若微抿着唇,静静地站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简若微离开之后,留在里面的几个人心照不宣的看了看彼此。像是约定好似得,其中一个站起来有意无意的挡在简若微的衣服前面,遮挡住其他人的视线。而另外一个则挡住化妆师等人,最后一个则飞快的拿起简若微的衣服,掏出一个瓶子,把上面的液体洒在上面。

做好了一切,几个人又若无其事的离开。

简若微一直到快要轮到她试镜前才回来,刚刚换好衣服就听到导演在叫自己的名字。

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推开化妆间的门走了过去。

同样的白色纱裙,在简若微的身上却透出一股清纯和妩媚混合的气息。她的气质很符合该化妆品,入水的动作也很漂亮。不仅仅是导演,JK的人也很满意。

接下来就等着简若微的出水动作,然而等了数秒,简若微依旧呆在水底只露出脑袋,一点要上来的意思都没有。

糟糕,衣服竟然散开了。刚刚入水的刹那她听到了背后传来的细微声响,当时就觉得不妙。果然到了水里,衣服就猛的散开。如果不是简若微双手抱着前胸,衣服恐怕会因为浮力而飘在水面。

因为裙子比较贴身,所以她只匆忙贴了胸贴,并没有穿内衣。现在这副摸样,一旦起身就会瞬间走光。

怎么办?

简若微在脑海中迅速的想着应对的方法,脸色有些惨白,浓密的睫毛不断的颤抖着。

看到她这幅模样,泳池边毫不客气的传来轻嗤声,那些幸灾乐祸的眼神毫不避讳的直视简若微。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她怎么还不出来?其他人还等着试镜呢,耽误了时间算谁的。”

“就是啊,好不容易等到的试镜机会,难道要因为她一个人磨磨蹭蹭的给耽误了?”

“我说你们小点声,人家可是司总身边的红人。不久前还陪着司总去参加了酒会呢。”

听着周围纷纷的议论声,刚刚还看好简若微的导演脸色也难看起来。李建是圈子里出了名的苛刻正直,对于靠身体上位的明星一向敬谢不敏。

他脸色不怎么好的转身看向李涵,语气里透出怒火:“让这种人来参加试镜,根本就是侮辱这次广告的清纯主题。ES娱乐难道就是这样做事的?”

听到李建毫不留情的话,周围瞬间响起幸灾乐祸的窃笑声,简若微并不觉得难堪也没空在意,她现在只想着要怎么做才可以解决当前的局面。

如果她继续待在水底不出去的话,自己在李建心目中的印象就会越来越差。

可出水的话……

沉默了数秒,简若微的眼底闪过一抹决然。

“哗啦”

简若微泼水而出,静静地站着。

当摄影棚里的人看到她的摸样,纷纷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贴着乳贴,近乎半裸的身体暴露在数十双视线下,简若微虽然窘迫眼神却依旧清澈倔强。

她勇敢的抬头看向李建,沉声说:“对不起导演,耽误了您的时间。”

李建从怔愣中回过神,他看向一旁负责分发衣服的工作人员:“这是怎么回事?衣服你没有事先检查吗?”

“衣服全部是新的,根本没有问题,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工作人员同样一脸无辜,她拿来的衣服明明全都是好好地。即使是试镜用的,但材质绝对上乘,不可能会坏掉的。

李建瞪了一眼工作人员,然后回头有些歉意的看向简若微:“抱歉,是我们的疏忽。”

“说抱歉的应该是我,刚刚我的态度不够敬业。所以我希望,导演您能够再给我一次机会。”

李建没有犹豫的点点头,让所有人都做好准备。

简若微落落大方的从泳池里出来,走到镜头前重新入水、破水而出。伸手抹去脸上的水珠,湿透了的长发贴着脸颊一直垂落在前胸。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明明是性感的装束,却偏偏透出清纯。

“好。”

李建看着镜头,毫不吝啬的对简若微进行赞美。

简若微笑了笑没有说话,径自走到一旁挂着的浴巾前,抽出一条裹上然后就离开了摄影棚。

站在化妆间的门口,简若微的眼底涌出一抹锐利的光芒。

衣服她之前大致看了一眼,明明是完好无损的,可是为什么会在水里整个裂开?怎么看都不像是质量不好引起的,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性,人为。

有人在她接电话的时候在衣服上动了手脚。

幸好她刚才留了个心眼儿,把破了的衣服也一块儿拿了出来。

简若微打算回化妆间之后再拿出衣服好好研究,她刚刚推开化妆间的门走进去,手腕却忽然被抓住。

“啊。”

简若微惊呼了一声,下一秒下巴就被紧紧的攥住,疼的她眉头紧皱。

扑面而来的冰冷气息让简若微不由的打了个寒颤,她惶恐的看着脸色阴沉的司邵晨。

下一秒简若微就冷静下来,浓密而纤长的睫毛轻轻地颤动着,不卑不亢的开口问道:“司总,您有什么事吗?”

“路过。”

如果忽略捏着简若微下巴的手,眼前的场景倒真的像是老板和员工之间的一次气氛良好的闲聊。

司邵晨眯着眼,复杂而深邃的视线直视着简若微。薄唇边维持着一贯的浅笑,淡漠疏离而又倨傲狂妄。

“这里是化妆间,其他人很快就会回来,司总您待在这里恐怕影响不太好吧?”

司邵晨沉默了数秒,然后松开手,微微后退了半步。饶有兴味的视线扫过简若微身上裹着的浴巾,唇角的笑更加意味不明,隐隐透出嘲讽的味道。

“无论处于任何状态都能够完美的达到导演的要求,具备一个好演员的职业素养。不过,你的运气似乎不大好。”

司邵晨意有所指的看向简若微手里拿着的湿淋淋的纱裙,挑眉说道。

“多谢司总的夸奖,另外,我觉得我的运气挺好的。反而是那些故意陷害我的人,才是真的不走运。”

简若微微扬着下巴,语气自信的说着。俏丽的小脸上带着一抹势在必得的笑,整个人都散发出自信的光彩,耀眼夺目。

司邵晨眼底的兴味更浓,双手环胸,一脸倨傲的看向简若微。

“那就,期待你的表现。”

司邵晨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简若微然后径自离开。

背对着简若微的刹那,司邵晨的眼底飞快的闪过一抹懊恼。他原本在办公室处理公务,楚天煜进去之后却非要打开监控看摄影棚里的试镜。司邵晨拗不过,只抬头扫了一眼,却恰好看到简若微出水的那一段。

看到周围那些男员工看着简若微的眼神,司邵晨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会觉得烦躁不爽。几乎想也不想的离开了办公室,等到他回过神的时候就已经去了化妆间。

该死!

他从未有过如此失态的时候。

在仔细观察了衣服的裂口之后,简若微又找到了装衣服的盒子。还好盒子没有扔掉,简若微从盒子里闻到了一股腐蚀剂的味道。

果然是有人陷害她。

简若微的眼底闪过一抹冷光,她可以不害别人,但也绝对不会让别人害自己。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是简若微的原则。

“脸皮可真够厚的,都露成那样了还敢再试一次。”

“就是就是,换做是我啊,早就羞愧的找条缝钻进去了。”

“不愧是能爬上司总床的人,果然够不要脸的。”

化妆间的门被推开,几个一同试镜的新人走了进来。一个个用鄙夷的眼神看着简若微,毫不客气的出言讽刺。

简若微抬头看过去,脸上带着恬淡的笑。

原本还得意洋洋的几个人,在看到简若微的表情时忽然觉得心底发毛,有一瞬间甚至想要赶紧离开,逃避简若微的视线。

“你,你那是什么眼神!”

其中一个叫胡杏的女生很快回过神来,一副张扬跋扈的模样瞪着简若微斥责。

“能把你们的衣服给我看一下吗?”

简若微没理会胡杏眼睛里的敌意,反而礼貌又诚恳的跟她们借衣服。听到简若微的话,胡杏等人的表情纷纷一变。虽然很快就被掩饰过去,简若微却还是看到了。

“我们的衣服凭什么给你看。”

“就是啊,你的衣服破了又不关我们的事。”

另外一个叫王珍的新人紧接着开口,毫不客气的瞪着简若微拒绝。

“奇怪,我并没有说我的衣服破了啊。你是怎么知道它破掉了的?”

简若微故意做出一副大吃一惊的模样说道,刻意加重的语气让王珍的脸色顿时变了。她的眼神变得慌乱起来,神情极其不自然。

“我……我又不是没长眼睛。你从水里钻出来的时候都没穿衣服,不是衣服破了是什么?”

“那也可以是肩带松了导致裙子在水里脱落,为什么你就认定了是衣服破了呢?”

简若微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说着,眼神中却满是精明锐利的光芒。

“你……我瞎猜的不行。”

王珍恼羞成怒的瞪着简若微,说完就直接无视她的存在径自往里面走去。剩下的胡杏和张楚楚也收起嚣张跋扈的模样,像是逃避似得走开各自忙自己的。

简若微笑了笑,低头整理着装衣服的盒子。

她没有再去看胡杏等人,但是她肯定,那三个人一定在偷偷地注意着自己。

让她们紧张就是简若微的目的,她故意在胡杏等人进来的时候提到衣服,又故意抓着王珍的话头强调,就是为了试探她们。

呵,果然做贼心虚。

简若微故作漫不经心的整理着湿漉漉的衣服,把背后因为腐蚀剂而破损的地方拉拢起来对比着。

在注意到胡杏等人小心翼翼的视线之后,简若微的眼底闪过一抹精光。

“我刚才在装衣服的盒子里闻到了腐蚀剂的味道,而且还找到了装腐蚀剂的瓶子。”

“不可能,瓶子我早就丢掉了。”

简若微的话音刚落,胡杏就迅速的站了起来反驳。说完之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失言,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恼羞成怒的瞪着简若微,眼底满是怨恨的光芒。

“这么说,我的衣服真的是你们故意弄坏的。”

简若微依然在笑,只不过她的笑很冷,让人不敢跟她的视线对上。

胡杏慌乱的浑身颤抖,却还硬撑着,死死地瞪着简若微:“又不是我一个人做的,王珍和张楚楚也有参与。”

被提及的王珍和张楚楚脸色白了白,狠狠的瞪着胡杏,眼底满是抱怨。

如果不是她沉不住气的话,事情怎么会败露。自己没用,还要把她们拉下水。王珍和张楚楚自然不甘愿,纷纷站起来指责她。

“明明是你提议这么做的,还说什么看不惯简若微的嚣张要让她出丑。”

“就是,腐蚀剂还是你弄来的呢。我们两个充其量不过是配合你一下,也是看在大家朋友一场的份上不得已才这么做的。”

听着王珍和张楚楚的指责,胡杏立即怒瞪着她们。

“你们胡说什么,要不是你们两个撺掇,我会这么做吗?”

简若微一脸淡然的看着互相指责的三个人,眼底透出讥讽的笑。

“你们谁是主谋跟我没关系,这次的事情我也可以不追究。不过,绝对不会有下次。”

简若微的话让争吵成一团的三个停顿下来,各怀心思的看了一眼简若微,然后就灰溜溜的离开了化妆间。

她们走了之后简若微才松了口气,她坐下,怔怔的看着桌子上破掉的衣服。

这次是她运气好,是在公司摄影棚的时候出现状况。如果是在拍摄中,照片很有可能会流出去,这对一个演员来说是一个难堪的污点。

相信经过这一次的事情,那些企图陷害她的人会先掂量一下自己。至少短时间内,她不用担心再出现类似的状况了。

“若微,你没事吧?”

孙佳美一脸担忧的看着面色苍白的简若微,把手里的热水递过去。

“谢谢。”

简若微礼貌的道了谢,接过水却没有喝。

孙佳美张嘴准备说什么,简若微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对着孙佳美抱歉的笑笑,然后起身出去接电话。

保姆的孩子生病了,今晚她必须回家去,所以不能在公寓里照顾简浩。简若微不放心哥哥一个人在家,所以决定晚上回公寓去住。

负责照顾新人的是ES的一个普通经纪人,简若微已经跟她联络过了。

一直到走出ES的大楼简若微才知道下雨了,看着外面阴沉的天色和瓢泼大雨,简若微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已经七点了,保姆应该已经回家了。如果她不抓紧时间回去的话,简浩一个人在家肯定会不安全。

简若微顾不得那么多,去前台借了把为客人准备的雨伞就转身冲进雨幕中。

雨比她想象的要大的多,公交站一个人也没有。街上除了匆忙疾驰而去的车子,不见一个行人。看起来格外萧条,简若微紧紧地缩在角落里,用雨伞护着,尽量不让太多的雨浇到自己身上。

足足等了半个多小时,平时多的频繁的公车今天却一辆都没有。暴雨天,就连出租车也是客满的。

眼看着要八点了,简若微却还等在公交站。

雨势丝毫没有减弱,再等下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公车。简若微咬咬牙,打算走回去。从这里到她租住的小公寓走路大概需要半个小时,走回去总比一直待在这里浪费时间要好的多。

简若微下定了决心,努力的撑着伞走入雨幕中。

“嘀嘀。”

就在这时,简若微的身后忽然响起了车喇叭的声音。一声声,固执又急促,像是为了引起简若微的注意力。

下一刻,车子在简若微的面前停下。车窗摇了下来,简若微下意识的看过去。

“上车。”

司邵晨的脸映衬着车子里橘黄色的灯光,显得模糊不真切,然而眼神却依旧锐利、光芒耀眼。他的语气里满是霸道和专制,丝毫不给简若微拒绝的机会。

简若微沉默了半秒,果断拉开车门上去。

反正是司邵晨邀请的,就算她的湿衣服把他真皮的沙发座椅给弄湿了也是他自找的。而且她确实抓紧时间回公寓,也担心简浩,在这种情况下就不需要哪些矫情和骨气了。

对于简若微的干脆,司邵晨也没有丝毫的意外。

“麻烦总裁送我回家,谢谢。”

简若微毫不客气的报出目的地,语气平静的像是在回答出租车师傅的那句‘去哪儿’。

司邵晨一愣,眼底飞快的闪过一抹笑意。

堂堂ES娱乐的总裁却被人当做出租车司机,说出去恐怕要让人笑掉大牙。这种事没有人敢做,除了简若微。

却偏偏她本人丝毫自觉也没有,一副坦然自若的模样舒舒服服的靠在真皮的座椅里。

司邵晨收回视线,再次觉得他对简若微的容忍度足够高了。

一路无话,很快就到了简若微租住的公寓楼下。

“我到了,谢谢总裁亲自送我回来。”

简若微礼貌的跟司邵晨道谢,然后就准备开门下车。

“吧嗒。”

车门的中控锁忽然打开,简若微松开手,回头看向司邵晨。

“你很特别。”

简若微没想到司邵晨会这么说,就像司邵晨没想到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样。两人看着彼此,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怔愣。

司邵晨很快就回过神来,随手打开中控锁。

简若微匆忙的说了声再见,然后神色平静的快速打开车门下车。

一直到简若微的身影消失在视线范围之内司邵晨才收起脸上的笑,表情变得阴沉起来。

在面对简若微的时候,他似乎越来越容易失控了。

这是一种危险讯息。

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只是在考验简若微,在测试她是否有足够的资格跟自己做等价交换。同时他也是在打磨简若微,努力让她能够达成自己的期许。

他只是,不想让她超脱自己的掌控所以才在投入的演戏。

为自己找到了解释的理由,司邵晨阴沉的心情顿时放松下来。双手不由自主的抓紧了方向盘,眼底闪过意味不明的光芒。片刻之后,黑色的迈巴赫再次冲进雨幕中,然后消失。

简若微放下窗帘,转身靠在窗户上,有些微微地怔愣。

司邵晨居然会送她回来,还有他最后说的那句话,这一切都让简若微茫然了。她不懂司邵晨在想什么,更不懂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简若微没有允许自己迷茫太久,很快她的眼神就再次变得坚定起来。不管司邵晨想要做什么,只要她能实现自己的目的就足够了。

很快###第一轮试镜的结果就出来了,简若微和孙佳美都在复试的名单里。

“若微,你有没有发现今天少了三个人?”

听到孙佳美的话简若微这才注意到,平时总是挤在一起的胡杏王珍和张楚楚三个人竟然都没有来。

不过她也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并没有想那么多。

顶楼,总裁办公室。

“啧啧,冲冠一怒为红颜。竟然一下子踢掉三个新人,ES娱乐总裁果然大手笔。”

楚天煜吹了声口哨,一脸挪揄的看着司邵晨说着风凉话。

面对好友的刻意挖苦,司邵晨完全不在意,微眯着的眼睛里透出锐利的寒光。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明天楚家的大首长就要回来述职了。到时候楚家肯定会大摆筵席,ES娱乐少不得会收到请柬。不如到时候,让你去赴宴?”

听到司邵晨的话,楚天煜脸上的挪揄顿时变成哀求,十分哀怨的看着司邵晨。

“好兄弟,好兄弟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吧。我明天有很重要的事情,至于那什么楚家的宴会,总裁您还是自个儿去吧。”

说完,楚天煜脚底抹油直接开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