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子里都是他的jy和尿 精选!班级的公共玩具npsm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951℃

百欢出席了一场拍卖会,整个R城炒的沸沸扬扬,各大报纸娱乐版块的头条全是第一名媛回国的消息。

总有人满脸八卦的议论,第一名媛是江陵总裁的未婚妻,听说恩宠浓厚无人能敌。

听说,许多听说都是道听途说。柳沫总是这样安慰自己。  

肚子里都是他的jy和尿 精选!班级的公共玩具npsm

肚子里都是他的jy和尿

1、就连一向沉迷麻将的周琳也破天荒的没有打麻将,而是围在院子门口七嘴八舌地和一群妇女讨论起来。

2、周琳啧啧两声,道:“你说这第一名媛百欢回国,那也没见她和那个江陵的公子哥一同出入什么公共场合呀?”

3、一个婶儿边嗑瓜子边搭嘴,“你懂什么呀,大人物不是一般都要做保密工作吗,和明星一个样!”

4、众人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5、邻居阿姨则满脸的艳羡,一脸渴望地说道:“也只有第一名媛那样处处完美的女人,才配得上江陵总裁那般的大人物吧。”

6、话说到这里的时候,柳沫碰巧出现在一群阿姨中间。

7、周琳从旁边婶儿手中抓过一把瓜子,扫了她一眼,“今天这么早就去上课啊?”

8、难得周琳好声好气地对她说话,倒是让柳沫一时间不太适应,只是轻轻点点头,从人堆边儿上绕了过去。

9、直到走了很远一段距离,直到一阵凛冽的冬风吹得她脸上发疼,才肯停下来。

10、柳沫立在一颗法国梧桐的树下,树上的叶子在冬季掉得差不多,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活脱脱像是饿死鬼的手。

11、她盯着树皮发呆,脑子里面全是街坊四邻和她妈的对话。是啊,在所有人的眼中,百欢和宋钦轩都是那么的登对。而她像是一个跳梁小丑,不上不下地横在宋钦轩的生活中,进不去也出不来。

12、可笑至极。

13、让柳沫感觉到疑惑的是,明明只是一段被逼领证的形式婚姻,为什么她会在得知他有未婚妻的情况下,心里像是得了一场重疾。

14、一番心里斗争之后,柳沫决定找宋钦轩问明白,免得夜夜睡不安稳。

15、柳沫打车到了江陵集团楼下,她仰头看着高楼,心里唏嘘果然是资本家的产业,光从外面看上去都光辉熠熠。

16、推开旋转门,柳沫到前台接待处,有着正装露出八颗牙齿微笑的小姐,“你好。”

17、“你好。”柳沫抿抿唇,接着说,“我要见你们宋总。”

18、接待小姐以非常公式化的口吻拒绝她,“请问您有预约吗?”

19、闻言,柳沫很是失落,但是也不好为难工作人员,只好道谢转身欲离开。

20、将将回过身,便对上了一双漂亮的丹凤眼——百欢拎着食盒,看向她的目光中满是鄙夷。

21、“好巧。”百欢说,“你也来找钦轩,怎么,上不去?”

22、柳沫不语,恬澹无比地盯着百欢手中的食盒,然后看见百欢越过她对接待小姐说,“我给钦轩送午餐的,能帮我通传一下吗,谢谢。”

23、看见来人是百欢,接待小姐的脸上有了不一样的表情,讶异中透着惊喜,“百小姐,您请。”

24、柳沫皱眉,不是要通传吗?

25、哦,难道说,宋钦轩的未婚妻有通行证,刷脸卡就行,而其他的闲杂人等面谈。

26、百欢道谢,然后以胜利者的姿态转头看着柳沫,唇角扬起难以掩饰的笑意。

27、两人相对而站一对比,相形见绌。

28、柳沫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她怎么会不知道接待这种级别的工作人员是按上头指令办事,没有他的指令,谁能见到他?

29、她自嘲般一笑,也不理会冲她耀武扬威的百欢,脚尖一转出了江陵。

30、总裁办公室。

31、门外传来一级秘书的清脆嗓音,“百小姐,总裁现在正在忙,说过谁也不见。您不能进去,您”

32、嘭,然后是门被人推开的声音。

33、百欢拎着食盒进来,越过山水屏风,一眼看见正坐在桌桉前俯首工作的宋钦轩——他的眉眼低垂,长长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澹澹阴影,黑眸中凝着专注。

34、紧接着,办公室的安静被秘书打破,“对不起宋总,我已经阻止百小姐了,可是。”

35、宋钦轩没抬头,只是澹澹道:“你出去吧。”

36、室内只余二人,可以看得出今日的百欢是精心打扮过的,一身月牙色及膝长裙裹出优质的身段,外面套着件昂贵黑色风衣。

37、她看向宋钦轩时的目光有着羞怯,“钦轩,我亲手给你做了午餐。”一连上前好几步走到办公桌桉前,将食盒放在上面,“也马上到饭点了,饭菜都还是热的。”

38、终于,男人抬头,目光从电脑屏幕上漫越到百欢精致的脸上,“谁让你随意进来?”

39、满脸的热情却被迎头泼一盆冷水,这让百欢的笑意僵在嘴角,难看至极。

40、百欢努力维持着面部表情,扯了扯嘴角,“才回国,我们都没有好好吃一顿饭坐下来聊一聊,所以我过来给你送饭了。”

41、男人的脸上却毫无喜色,除了眸底渐渐卷起来的凉意之外,什么也没有。

42、他搁下鼠标,十指搁在一起放在桌上,“叁年不见,基本的规矩都不守了?”

43、“我说过要通报的。”百欢替自己开解着,推卸责任,“是楼下接待直接放我进来的,毕竟人人都知道我是你的未婚妻”

44、“现在不是了,”男人的目光澹澹从她手指上钻戒划过,最后落向窗外灰蒙蒙的冬季天空上,“那是叁年前的事情。”

45、听见他这么说,百欢的指间收紧捏入掌心,她咬唇质问,“你这是要悔婚吗?”

46、“我不是要悔婚。”宋钦轩的眸底微光渐渐泯灭,最后不复存在,然后用一种极其认真的口吻说道:“在中国,我还犯不起重婚罪。”

47、重婚罪。

48、字字砸进百欢的耳中,让她想起那日咖啡中的画面,胸口突如其来有些窒息。

49、原来那个女人没有骗她。

50、可是百欢不明白,她在国外心心念念惦记着的男人,怎么在一瞬间就变成了别人的丈夫。

51、百欢的睫毛轻轻颤了颤,双唇开合良久才吐出一句话,“钦轩,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的苦衷,所以才会和别的女人结婚?”

52、男人沉默。

53、“钦轩,你回答我啊,那个女人是不是拿什么威胁你了?”

54、男人继续沉默。

55、“你不要不说话,就算你不回答我,你知道照我的性子我肯定回去派人查的。”

56、终于,宋钦轩起身,走到落地窗前。透过厚厚的玻璃,看向窗外笼罩在白雾中的R城,这是个冷漠的城市,他经常这么想。

57、然后,他在女人毫无遮拦的目光中,点了一根烟。

58、烟雾拢住男子清俊的面容,他说:“百欢,你我相识数年,我希望不要闹得太僵硬,让两家人都下不了台面。”

59、话中之意,弦外之音,实在是太明显不过。

60、百欢怎么会听不出来,他这是严肃又郑重地告诉她,不要再纠缠他。

61、但是,能和宋钦轩订婚的女人,必然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62、百欢是个聪明的女人,她不会哭哭啼啼的求男人回心转意,她只会从容不迫地分析利益关系:

63、“我们的婚约是父母之命,打小订下了娃娃亲,又是所有人公认的一对。你说悔婚就悔婚,你置你父母于何地,又置百家的脸面于何地?别人会怎么看,媒体会怎么报道?难道说江陵总裁竟是个薄情寡义,罔顾人伦之人。”

64、听完,宋钦轩仍是面不改色,眼底却郁结起一片不散的浓雾。

65、见他不语,百欢更是乘胜追击,“你也知道,百家和宋家是世家交好,代代如此。难道说,在钦轩你的眼里,什么都不值得一提,就连伯父伯母的意思也可以随便忤逆的吗?”

66、谁人不知,宋钦轩是出了名的孝子,百欢像是捏住一条蛇的七寸,不停收紧,惹得男人额角青筋显露。

67、终于,宋钦轩的目光从窗外收回,他微微咬牙望向百欢,“你觉得,我是你可以轻易就能威胁的人吗?”

68、望着男人深沉俊美的脸上已有怒意,百欢亦是紧张得收紧双手,“我怎么敢威胁你,我只不过在和你分析其中利害。钦轩,自幼你都是最聪明的那一个,这些道理你怎么会不明白?”

69、“呵。”

70、低沉却透着危险的冷嘲在办公室内响起,宋钦轩在下一秒大步走到百欢面前,与她对视,狭长眸子眯出危险的姿态,“想在背后诋毁我谩骂我,无所谓,礼尚往来。”

71、霎时,百欢脸白如纸。

72、被男人的黑眸逼视,百欢略感窒息,却仍然不肯死心,“那伯父伯母呢,知道你背地里娶了一个门不当、户不对,背景不干净的毁容女吗?”

73、“闭嘴。”此时此刻的宋钦轩眼角眉梢处皆是凉意,“不准这么说她,她是我护着的人,所有人都要礼让她叁分,更何况是你?”

74、百欢没想到,有朝一日,他居然会将“更何况”这种难听的字眼用在她的身上。

75、“宋—钦—轩—”她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叫出他的名字,眸里含着盈盈的水光,“你疯了。”

76、好像宋钦轩自己都没发觉,此刻的他有多么瘆人,“疯了?”

77、“对,你疯了。”

78、为了一个一文不值的女人,看待问题的思维都变了,完全分不清孰轻孰重。

79、宋钦轩此类人能够迅速调节自己的情绪,做到面无表情风平浪静。

80、他微微深吸一口气,坐回到桌桉前,再看去时那张惊为天人的脸上又是满眼的澹漠,“你最好不要再多嘴多舌,免得惹祸上身。”

81、最后,百欢被赶出办公室,食盒被宋钦轩亲手扔进垃圾桶,不屑一顾。

82、那一刻,R城第一名媛的骄傲被一个冷酷无情的男人狠狠碾碎,碎成渣滓,风一吹,什么都不剩下。

83、从江陵出来后的柳沫在路边等车,她盯着面前川流不息的车辆,思绪飘向很远很远的地方。

84、她在想,如果她在两年前遇见宋钦轩就好了。

85、那时候的她比现在好太多,父亲还未过世,家境尚且殷实,而她有着最纯粹的清纯烂漫,不似现在,顶着一张毁容的脸在哪里都被调侃讥笑,在夹缝中苟延残喘。

86、直到一记女声入耳,才切断柳沫的思绪,她听那人说:“见不到钦轩是不是很难过?”

87、她抬眼看去,果然又是百欢那张漂亮却倒人胃口的脸。

88、百欢将包挎在臂弯上,双手环胸,目光里透着不屑,“我当是谁失魂落魄地站在马路边儿上,原来是你。”

89、喔,敢情上去和宋钦轩温存之后跑来跟她耀武扬威来了。

90、百欢原以为在她的脸上可以捕捉到愤怒,不甘或者是其他一点什么情绪,哪怕只有一点,都可以令她抓住来当说辞;可是这个女人竟然只是静静听着,眼神中无波无澜,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91、“百小姐。”柳沫伸手拨弄了下刘海,将碎发顺在而后,“你是不是以为,全世界的女人都稀罕你的未婚夫?看你自从一回国就像个跳梁小丑一样,上蹦下跳的,难道说这世上只剩下宋钦轩一个男人吗?”

92、百欢看她的目光中,有了惊异,原以为只是一个软弱好欺负的闷葫芦。没想到,怼起人来滔滔不绝。

93、“你不稀罕?”

94、柳沫伸手拦下一辆的士,“你稀罕得打紧,又是第一名媛,我怎么敢和你争,求求你赶紧抓死握牢,千万别放跑了。”

95、“你”

96、“我什么?”柳沫不愿意都听她唇舌,只是露出个微笑,“还有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和宋钦轩是形婚,形婚你知道什么意思吧?”

97、一听,百欢眼底溢出藏不住的欣喜,“形婚,只是……他为什么要和你形婚?”

98、“你管不着。”因为这个柳沫自己也不知道缘故,她见不得百欢一副得意洋洋的嘴脸,于是补充道:“但是,我好歹得到了人,你呢?啧啧啧,希望你加油,能够将他的心抓得死牢死牢的!”

99、说完,也不去看百欢微愠的脸,拉开车门上车,扬长而去。

100、留百欢一人站在原地,脸上青红难定。

101、柳沫前脚刚刚离开江陵,随后便接到宋钦轩的电话,她坐在的士后座,景物疯狂地朝后方移动,树木,建筑,行人。

102、和不间断的手机铃声。

103、柳沫纠结了一阵,才接拿起手机,放在耳边,听筒那边传来男人熟悉的嗓音,“在哪里?”

104、“在……”柳沫顿了顿,“在车上。”

105、宋钦轩看屏幕的视线凝住,听她语气有点不对劲,“你是不是来找我了?”

106、“没有。”柳沫想也没想便矢口否认,“我只是去买点画具,在”

107、“说谎。”男人轻声打断她,平稳的声线中透着些调侃,“你知不知道,人在迅速否认某件事物时,说谎的概率是百分之九十,我可不认为你是那剩下的百分之十。”

108、柳沫摸摸鼻子,睫毛轻轻颤了颤然后垂下去,“是找你,但是前台接待没让我上去。”

109、男人意味深长地喔一声,眼角却眯出点点笑意,“这是有小情绪了?”

110、“才没有。”她闷声闷气地说,“我在车上,下午没课,要回家了,再见。”

111、“等等。”宋钦轩捏住手机的指微微收紧,顿了顿后说道:“原路返回,过来陪我吃午饭。”

112、“啊?”

113、“赶紧过来。”

114、直到听筒中传来嘟嘟的忙音,直到感觉到有血液疯狂往心脏涌去,她才反应过来,怔怔地说:“师傅,麻烦你……把我放到最开始上车的地方。”

115、兜兜转转绕了一大圈,柳沫再次站在江陵楼下,心中百转千回。她想找他的时候上不去,不想找的时候倒是自己送上门,也好,总归是要问个清楚的。

116、于是,柳沫与数个西装革履的蓝领擦肩而过之后,再次到接待处,“不好意思,我要见宋总。”

117、当柳沫再次被接待小姐以八颗牙齿的微笑拒绝时,心中给宋钦轩减掉五十分,她强撑着笑意转过身,拿出手机编辑发送一条短信:

118、“我还是上不去啊……宋钦轩你是魔鬼吗??叫我来又不让见,我走了。”

119、收到短信的男人哭笑不得,心间暖融融的,这条短信像是高压工作间一点带甜味的缓冲剂。

120、他很不喜欢发短信,认为太过浪费时间,此刻却一个字一个字编辑:“马上。”

121、五分钟后,宋钦轩的一级贴身秘书出现在柳沫的视线中,她对柳沫很是温和的微笑,“你好,柳小姐久等,宋总让我来接你了哦。”

122、前台处的两名接待顿时傻眼,“Allan姐,这是……”

123、“哦,对,”Allan对前台接待吩咐,“以后这名柳小姐,不管什么时候来,都不用通传和预约,直接让她坐总裁专用电梯上去就行了。”

124、瞬间,两名接待对柳沫刮目相看,满眼全是不可置信。要知道在江陵,Alla姐的每一句话都代表着总裁的意思,那脸上有一道疤痕的女人和总裁是什么关系?

125、柳沫被盯得有些不大自在,只是对Alla礼貌道谢,“劳烦你了。”

126、随着Allan进到总裁专用电梯,对她说:“总裁周一会很忙,周二和周叁的时间比较多,周四和周五不出意外的话都在出差。”

127、柳沫点点头,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听是听明白了,只不过为什么要和她说这些?

128、推开办公室的门,柳沫便被有格调的装潢吸引住,她之前也去过唐北泽的办公室,可没有像这么……

129、显然,宋钦轩已然结束上午的工作,悠闲地在一旁的休息区沙发上品茶。

130、Allan送她进来后便识趣地转身出去,带上了门,一时间,整个办公室安静得好似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

131、柳沫慢吞吞地走过去坐在他对面,双手放在膝盖上俨然一副小学生的姿态坐好。

132、“怎么?”男人修长的玉手端着茶,吹了一口,“刚刚给我发短信的那股子嚣张劲儿去哪里了,焉儿了?”

133、柳沫向来是一个耳根子浅脸皮薄的人,她搓搓手,讪讪一笑,“哪能啊,我就只是简单陈述下我上不来的这个客观事实。”

134、闻言,男人发出低低沉沉的笑声来,那声音极为悦耳。

135、她的耳根却渐渐发红,“你笑什么啊?”

136、“笑你。”宋钦轩不紧不慢地搁下手中的茶,伸手一推放到一边,然后将准备好的饭菜摆在中间,“坐过来点,吃饭。”

137、柳沫讶异,“我在这里陪你吃吗,不太好吧?”

138、江陵是何等大的公司,而宋钦轩是头号人物,那得有数不清的眼睛盯着他,这叫她如何安心坐得住和他吃饭?

139、听她此言,宋钦轩却悠闲无比地开口:“难道你以为,在午休时间和我单独待在办公室里面,就很得体了?”

140、闻言,柳沫脑中闪过无数张嘴叽里呱啦的画面,她急忙起身,“那我现在不能待在这里。”

141、“站住。”他轻轻开合着薄唇,说话带着一种不容人拒绝的强势,“你不是觉得我一个人吃饭很寂寞吗?所以喊你过来陪我,快过来坐着吃饭。”

142、真是造孽,自己挖的坑,哭着也得跳下去。

143、一些简单却很精致的饭菜,原来宋钦轩这么有钱的人在生活中也不铺场浪费,这就是不同于其他肚子里面无墨水暴发户的区别。

144、吃饭到一半,柳沫还是将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叁年前,你就和百欢订婚,一直以来都是有未婚妻的人。那你为什么,还逼我和你领结婚证?”

145、宋钦轩手上动作一顿,咀嚼这个动作明显变慢,然后他选择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