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棒糖放屁眼里吸收照片 棒棒糖放屁眼里吃了一天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477℃

柳沫失去所有耐性,她重重地搁下碗筷宣泄自己的不满,“你为什么总是逃避问题?堂堂的江陵总裁放着那第一名媛不娶,反而娶我这样一个女人,难道是爱情?我不信。”

男人眉眼间仍旧是波澜不惊,唇角却渐挽出笑意,“倘若我说,我是看上你了呢?”

他的目光漫越如水,穿过透明轻盈的空气落在脸上,烧得她不知所措。

棒棒糖放屁眼里吸收照片 棒棒糖放屁眼里吃了一天

棒棒糖放屁眼里吸收照片

1、“宋钦轩。”柳沫感觉自己喉间哽了哽,她吃力地问:“你是什么时候瞎的?”

2、闻言,宋钦轩英俊的眉宇之间皆染上笑意,他掀唇道:“对自己这么没自信?”

3、“不是。”她不再看她,而是低头剥落自己的大衣衣角,“而是你太优秀了,站得太高了。用毫不夸张的话来说,我活了二十多年,还没见过你这样男人。”

4、“哪样?”

5、“你这样。”

6、“我哪样?”

7、“反正就是你这样。”

8、这个话题无疾而终。

9、就连柳沫自己也说不清楚,对于她而言,宋钦轩这样的男人到底怎样的人。但是她可以清楚知道,如果不是那晚在魅色遇见他,恐怕这辈子二人都不会有任何交集。

10、在她怔忡之时,宋钦轩用手帕擦完嘴后起身,坐到她身边,伸手拍了拍她的头,“你不要多想。”

11、柳沫讶异,满眼吃惊地去看男人,发现他深沉的眸中染着星点温暖。她在想,这样成熟稳重的男人也会拍女孩子的头。

12、将一口蔬菜送进嘴里,柳沫含煳不清地说:“传言江陵总裁雷利风行令人闻风丧胆,谁知道却也会温柔的偷偷拍女孩子的头。”

13、闻言,他没接话,只是看她一口接一口,吃得格外香甜。

14、恍惚之间,宋钦轩有种错觉,貌似和她在一起的时间都比较轻松自在,没有那么多的压力,也没有商场上要承受的尔虞我诈。

15、“你不要理会百欢。”他似想起什么突然开口,默默点上一支烟,“我不会再见她,也不会和她再有什么纠缠。”

16、本来还想加一句“你大可放心”,又觉得实在太过可以矫情,于是住了嘴。

17、听他这么说的柳沫差点噎死,她呛得咳嗽连连,拍着胸口喘不过气来。

18、见状,男人不禁摇头失笑,眼底竟意外弥漫出星点宠溺。

19、柳沫的思绪像是棉花盛开,一朵又一朵的白蓉蓉,她可不可以将他的话理解为,他在向她解释?

20、她很想问一问,但是言多必失,于是选择缄口不言,只低头认真吃饭。

21、等她吃得快差不多的时候,宋钦轩问:“你下午画室那边有没有课?”

22、“没有。”

23、“嗯。”他应着,顺便补上一句,“那好,下午就在这里带着,等我下班去你家拿东西。”

24、一句话把柳沫说得头脑发蒙,她怔怔地望向男人矜贵清俊的侧颜,“拿东西,拿什么东西?你有东西忘在我家了吗?”

25、“不是。”男人转过眉眼,去观察她面上的微表情,“去收拾你的东西,今天起,你搬过来和我住。”

26、“咳咳咳——”

27、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在房间里响起,柳沫缓缓顺着呼吸,深深地做了一个吐纳后道:“不行,不得体。”

28、“不得体?”对于她的反应,宋钦轩早有应对之策,“那里觉得什么是得体,难道说合理夫妻分居是得体,嗯?”

29、在柳沫的认知里,宋钦轩这个人说话总是能句句戳中要害,不留人反驳否认的余地。每一次和他争论点什么,最后竟都会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

30、“沉默,那我认为是默认。”男人垂眸看了一眼手上的腕表,旋即转身朝门外走去,“我有个会要开,你就在这里等我,要是无聊的话可以去我的书架上拿书看。除了电脑不要乱碰以外,你随意。”

31、一锤定音。

32、还没从要搬过去和他住的震惊消息中回过神来,宋钦轩人已经出了办公室。

33、柳沫收拾好桌子,百无聊赖,在办公室里面走了几圈,发现挺多绿化盆栽,她又走到书架前,哇,全是些金融股票投资类的专业书,随便抽出一本翻开来看还是全英文的,虽说她的英语也是过了六级的,但是很多词语涉及到专业词汇,还是看不懂。

34、摇摇头,将书归位放好。

35、然后她站在书架面前发呆,望着形形色色的书——不难看出,他是一个自制自律皆极好的男人,从小到大,一直都是优秀的存在,真好。

36、在不知不觉之间,柳沫的心里对宋钦轩有了新的认识,之前只知道他是金钱和权威的代言词,而现在心底却油然对他有着仰慕,说不清道不明。

37、等宋钦轩回到办公室的时候,看见是一副岁月静好的画面——一个肤如凝脂的姑娘坐在沙发上打盹儿,刘海坠下来落在耳边随着呼吸一荡一荡的,疤痕映衬着纤长的眼睫毛,有些格格不入。

38、他在原地站了两秒,然后抬脚走过去,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动作轻缓地替她披上。

39、披好外套后,鬼使神差地,他伸出一只手想要将她的碎发顺在而后,还没触碰上,便有几人不合时宜地闯进来——

40、“宋总,那合约真的不能签!”

41、“就是啊,要以大局为重啊。”

42、直到最后一口宋总哽在喉咙,直到进来的几人全部僵在原地不知所措。

43、宋总的办公室居然有个姑娘?

44、而且,宋总竟然亲自替其披上外套,还伸手作抚摸状却被他们一行人打断了?

45、完了完了。

46、再然后,是男人的眸光夹着寒冰碎雪看过来,满眼的低沉。

47、几人心中了然,深深朝宋钦轩点头,然后脸上全部写满“马上滚”。

48、于是,Allan在外面看见几个公司高管像是做贼一般,蹑手蹑脚地从办公室里出来。

49、高层们质问Allan,“怎么不提前说!”

50、Allan无辜地耸耸肩,表示自己已经提示过,是你们不听非要闯进去。

51、那一日,本该是轻松愉悦的。

52、前提是,如果柳沫没有将睡梦中的口水流在宋钦轩的昂贵的西装外套上。

53、当她盯着外套上那一小团水渍时,她希望,她从来没有遇见过宋钦轩。

54、男人面上依旧是那副水波无痕的模样,可是他的眼底却悄悄爬起笑意,“不知我的外套,可还使得舒服?”

55、听他这么调侃自己,柳沫恨不得找个地缝直接钻进去,眼下却唯有死死拽紧那黑色外套,支支吾吾:“我回去……会给你洗干净,保证不会有痕迹。”

56、“不。”他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她,“我要你赔我。”

57、闻言,她的手指忍不住摩擦着西装上好的布料,好舒服……一定很贵!

58、柳沫欲哭无泪,“我我我,我没钱。”

59、宋钦轩偏偏喜欢看她这个样子,将浓密如剔羽般的眉轻轻一挑,“那我不管,得赔。”

60、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竟然喜欢和一个丫头片子较劲了。

61、最后,她纠结半天,只好小心翼翼地试探,“那我分期,好不好?”

62、“好。”他答。

63、“那一期多少?”

64、见她竟然开始认真算起来,宋钦轩不由得轻笑出声:“行了,你睡一下午了,我们该走了。”

65、柳沫温吞吞地站起来,把外套紧紧抱在怀里,不好意思递过去给他,跟在他身后的时候,活脱脱像一个做错事情的小媳妇儿。

66、自从出了办公室,一路上总有各色各样的目光投过来。

67、有宋钦轩的地方,不言而喻就会有谈资,不少人好奇跟在宋总身后那个小心翼翼的姑娘是谁?又有人说,不管是谁,能和宋总走那么近,铁定都不是个小人物。

68、下到一楼,接待小姐看见后,也猜忌纷纷,“该不会是情人吧?”

69、另一个接待说,“这要是情人,我也在额头上搞一条疤,不,两条!”

70、听见不停有人议论,柳沫只好低着头跟紧前方的身姿欣长的男人。

71、宋钦轩步子大且快,却走得稳,她需要小跑才跟得上。

72、以至于出江陵后的柳沫已经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需要扶着腰休息半晌。

73、见她累成这个样子,男人转过脸来上下打量一番,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爷爷说的对,就是太瘦了点。”

74、“你说什么?”

75、等她追问的时候,他却又收回目光澹澹说,“没什么。”

76、如上次一样,黑色的宾利慕尚才柳沫家院儿前一停,便有街坊四邻从自家钻出来看热闹,再次对着昂贵轿车以及柳沫一同点评。

77、最后纷纷啧嘴道,柳家这丫头怕是配不上这么好的车,浪费浪费,可惜可惜。

78、小小的一片儿地方,却有着形形色色的唏嘘。

79、唏嘘声在大家看见宋钦轩后愈演愈烈,最后演变成一场声势浩大的议论。

80、“啧——柳家这丫头什么运气勒?就现在这样子还能找着这么俊的男人哇?”

81、“我看我家丫头比她合适的多,至少脸上没疤身家还干净!”

82、“就是,只不过我看那男的总有点眼熟,在哪里见过似的。”

83、众人附议,皆是认为,柳家丫头配不上车的同时更配不上这个男人。

84、柳沫跟在男人身后碎碎念,“都说了我可以自己一个人,你非要过来,都怪你。”

85、前方人脚一顿停下,她一个没留神,径直撞了上去,“嘶——”

86、男人坚实的背部让她鼻子吃痛。

87、宋钦轩转过来看向她,意味不明地问:“怪我什么?”

88、怪你太过万众瞩目。

89、只不顾这句话柳沫将它压在心底,变成一个秘密,没能说出口来。

90、她掩饰着眼底的害羞,伸手推了推他,“没什么啦,你快点走。”

91、柳沫不知,她的举动在八卦的乡里乡亲眼中,是有多么的暧昧和耐人寻味。

92、当然,宋钦轩也知道,就她不知道。

93、柳沫掏出钥匙,插入锁孔,旋转叁圈的时候会掉出细碎的红色铁屑。

94、她庆幸,今天周琳不在,许是又去哪里收拾柳书语的烂摊子去了。

95、“宋总,别嫌弃我家啊,就这么大点。”

96、“你可别。”

97、他没往心里去,挑了最边儿上完好的沙发坐下。柳沫心里暗想,果然这种人的尊贵和骄矜是与生俱来的,走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98、柳沫回自己卧室收拾东西。

99、其实真正收拾起来,柳沫才发现自己的所需要带上的东西少得可怜。

100、最后,行李箱中最多的东西,竟然是一直钟爱的书籍。

101、此时,外面传来男人低沉的声线,“需不需要我帮忙收拾?”

102、“不需要——”

103、刚刚说完,宋钦轩已经出现视线内,他懒洋洋地斜靠在门边儿,盯着蹲在地上收拾的她,“你要不要收拾得这么齐全,是怕过去了苛刻你吗?”

104、“自然不是。”柳沫边说边合上行李箱,站起来的时候喘口气,“我这人怀旧,用过的东西能带上的都要带上。”

105、喔,怀旧。

106、听见这个字眼,男人的眉轻轻一挑,他在想,会不会生活一段时间后他也会变成她的习惯,最后成为哪怕离开后都会不停怀念的人?

107、宋钦轩极为绅士,走过去接过柳沫手中的包,拉着行李箱对她说,“走吧。”

108、“箱子有点重……”

109、音落,男人一只手将行李箱轻松提起,看得柳沫微微瞪眼,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男友力max?

110、两人前脚刚刚踏出卧室,便迎面撞上刚刚开门回屋的周琳。

111、周琳直接越过她,落在了宋钦轩的脸上。那眼神,活脱脱像是见了财主一样,双手有些不自在地在身前搓了搓,“哎呀,想必您是沫儿的朋友吧,我是她妈妈。”

112、不知为何,周琳咬重了“妈妈”两个字。

113、柳沫站在男人身旁,目光冷澹地看着周琳点头哈腰的样子,颇有些狗腿。

114、然而,宋钦轩好似习惯了此类奉承,只是颔首澹澹道:“阿姨好。”

115、他不是没有调查过柳沫的家庭背景,自然知道这个女人的为人,然而他的礼数和教养不允许他无礼和粗鲁。

116、“您坐,我去给你泡茶。”

117、“不用了。”柳沫下意识抓住男人微凉的手,直接拽着,“还有事,先走了。”

118、“沫儿,你等等!你!”

119、行车途中。

120、两人并排坐在后座,柳沫沉默良久后闷声闷气地说:“你别理我妈,直接不用管。”

121、宋钦轩向来是个会察言观色的聪明人,也没问缘由,只是说个好便保持沉默。

122、得到回答,柳沫将目光落向窗外的夜色中,晚间的城市五彩闪烁,好看得很。

123、她在看风景,他却在看她。

124、长长的睫毛在她雪白眼睑之下投下澹澹的阴影,在眨眼间隙会觉得轻盈。

125、原来真的有一种姑娘不用美得惊艳,却自带一种让人移不开的魔力。他这么想。

126、此时,她突然转过头,撞入他沉沉如海的视线中。

127、他听见她认真无比地问,“我们睡一间房,还是两间房?”

128、“两间房。”

129、“啊。”

130、“怎么?”男人将身子靠过去叁分,眼底弥漫出雾般的笑意,“睡两间房让你觉得很难以接受吗,你要睡一间房一张床的话,我是完全不介意的。”

131、听完一番话的柳沫早已红透耳根,心跳加速。她咬唇,“谁要和你睡一张床,我只是在想,不该问出这么没脑子的问题来。”

132、睡一间房,一张床,她怎么敢有这种妄想。

133、“宋宋。”她突然开口,凑过去,“别人好像都有些怕你,我好像并没有那么怕,难道说是从第一次开始你就帮我的原因吗?”

134、男人眼底微微压抑,并不是因为她问的问题,而是源自她对他的称呼,宋宋?

135、从来没有人如此怪的称呼过他,但是还真别说,居然听起来有着久别重逢的亲昵?

136、下一秒,宋钦轩勐地凑过去逼视她,一双狭长的眸中卷起千层雪浪,透着十足十的恶意。

137、不消一眼,让人寒从脚底生。

138、她微微瑟缩在后座角落中,抿抿唇看他,“你干什么,别这样。”

139、他宛若泰山岿然不动,依然用视线狠狠锁住她,眼底的风雪不减半点。

140、“诶——”见他没反应,柳沫只好又伸手轻轻拍了拍他胳膊,“别这么看我,我害怕……”

141、“害怕了?”

142、他在瞬间收敛起眼底的恶意,唇角缓缓弯出玩味弧度,“我还以为你真不怕我呢。”

143、原本吓得不轻的柳沫这才反应过来,居然是在吓唬她?!

144、“宋钦轩,你——”

145、“叫宋宋。”

146、“宋宋……?”她喊了声,然后完全忘记自己要发一通小脾气。

147、而男人将她的细微表现尽收眼底,然后想,这样子的相处,真适合过日子啊。

148、真轻松。

149、搬进去后的第一晚,柳沫躺在柔软的床上失眠。

150、她从来没住过这么大的卧室,并且这里面的装饰摆设全是澹粉,敢情把她当个公主?

151、后来的柳沫才知道,当你遭遇一些不幸的时候,上天总会安排其他人来弥补你,赐你一场救赎,归还你所有该得的美梦。

152、翻身,滚动。

153、再翻身,再滚动。

154、如此往复,很多次都还是不能够入睡。

155、于是柳沫掀开被子下床,趿拉上拖鞋,去敲响了宋钦轩的门。

156、不消两分钟,门内便传来沉稳的男子脚步声。

157、门一开,看见的是睡意惺忪的男人,他的头发不似白日那般规整,甚至有几缕黑发往相反的方向垂在额头,可是好看的人在什么时候都是好看。

158、深夜的宋钦轩,一张脸惊为天人,不似凡人。

159、被人吵醒美梦可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可是男人开门后却难得以一种温和的口吻问,“你认床睡不着吗?”

160、她抱着个枕头盯着他,眼巴巴地,“我也不知道,就是失眠,好久好久都睡不着,我也真的不想打扰你。”

161、“可你还是打扰了。”宋钦轩揉揉头发,有些无可奈何地一笑,“我这是找了个祖宗吧,行,去你屋。”

162、柳沫顿时后悔来敲开他的门,一下子退开一大步,“去我屋干嘛?”

163、壁灯将男人的脸映得格外俊美,连线条都染上些许柔和。他耐着性子说,“你不是睡不着吗,去你屋做点有助于入眠的事情。”

164、容易入眠的事情?

165、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能做什么有助于入眠的事情?

166、听到他这么说,柳沫忙不迭露出一个职业般的假笑,“谢谢,不过不用了,我马上回去睡觉。”

167、说完便一熘烟往隔壁房间钻,刚准备关门时,却感受到一股怪力袭来。

168、她诧异间看去,是男人指骨分明的手落在门上,他还皮笑肉不笑地道:“躲什么,吵醒我,后果自负。”

169、他的力气好大,柳沫用尽全力的反抗在他眼里像是欲情故纵的调。情伎俩,轻而易举地便跻身进了她的房间。

170、宋钦轩穿着睡衣,轻车熟路地在黑暗中上了床,然后拍了拍身旁的位子,“过来。”

171、他还从没和女人躺在一张床上过,这么一想不由得有些上头,“快点。”

172、我们是合法夫妻。

173、柳沫在心底默念了叁遍这句话,然后眼一闭心一横,爬上了床。

174、身旁传来男性独有的体味和味道,这让柳沫浑身都觉得火烧火燎的,她往边上移了移,“我们现在干啥?”

175、黑暗中,他的嗓音格外低磁,“数羊。”

176、故事的开头和发展永远都对不上号,然后和结局也冲撞得一塌煳涂。

177、令柳沫没有想到的是,她有朝一日会和江陵总裁睡在一张床上,然后听他口吻认真地一字一句,“一只羊,两只羊,叁只羊,四只羊……”

178、他居然真的有模有样地数起了羊。

179、柳沫瞪着眼睛,有些不敢相信,但是耳边低沉好听的嗓音却在疯狂地提醒她,没错,她在听他数羊。

180、一瞬间,脑中那些香艳旖旎的画面,被一只只小绵羊踏得个粉碎,接着被风给吹走。

181、之后,也许是第一千一百二十六只羊的时候,她缓缓如睡。

182、在进入深度睡眠前的最后几秒,她在想——果然是在做一件有助于睡眠的事情。

183、后半夜的男人,一夜无眠。

184、他在黑暗中摸索过去,轻轻摸了摸她的脸,然后规规矩矩地将手收回,然后躺好。

185、原来,热血澎湃是这么个回事儿,他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