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扒开粉嫩的小缝亲吻 小雪第一次尝到又大又粗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953℃

莫娜脸色一白,伸手下意识的去拉夏末的手,“秋姐,她才刚刚十八岁……咱能不能想想其他的法子?”

“你可真是单纯,”秋姐淡笑道:“你说做什么能一下子得了一百万?就是想出去当小姐,也没有这么快的来钱道。”

莫娜当然知道秋姐说的是真话,可是让她眼看着夏末去做代孕妈妈,她怎么能舍得下心?以下是小编为大家准备的小雪第一次尝到又大又粗,一起来欣赏吧。

老头扒开粉嫩的小缝亲吻 小雪第一次尝到又大又粗

老头扒开粉嫩的小缝亲吻文案

这么多年了,她只有夏末这么一个朋友,可是自己要怎么帮她?

“秋姐,有没有人想找情妇的?”莫娜一咬牙,问道。

“你,还是她?”秋姐好看的丹凤眼一挑,“实话实说,若是你,想找个大款,得靠运气,若是她,说不定得陪人家玩多长时间,而且还闹的满城风雨,可如果给人做代孕的话,她只要把孩子怀上,找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悄悄的呆到把孩子生下来,就算完事了,而神不知鬼不觉的,除了少了那层膜,对她并没有什么影响。哪个好,哪个坏,你们自己好好想想。”

夏末本来就白皙的小脸,刹那间白的没有了一丝血色。

“咱们还是再想想办法吧!”莫娜伸手拉住了她的手,安慰道:“我再去找朋友,想想办法。”

“一百万,一般人可掏不起,就算掏得起,也不可能白掏,”秋姐语带怜悯的提醒道:“而且高利贷……可真不是闹着玩的。”

莫娜的手指微微的颤了颤,她当然知道高利贷有多恐怖,并不是夏末的妈妈想的那样,想躲就能躲得了的。

“好,我同意。”夏末忽然紧紧的握了握莫娜的手,扬声跟秋姐说道:“但我着急用钱,能把钱先借我吗?”

“好。明天早晨你来,这件事情,我做担保,先把钱借给你,” 秋姐忽然寒意乍现的笑了笑,“但我得提醒你们,莫娜是了解我的,你们不答应可以,可若是答应了,就别再想着反悔,否则的话,把我惹急了,我可是比高利贷的人更狠呢。”

莫娜拉着夏末颤巍巍的走出了酒吧,去了莫娜的出租屋。

她给夏末倒了杯热水,两人面对面的坐在椅子上。

直到天空发白,夏末才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吧!”

“你可想清楚了,开弓没有回头箭,”莫娜看着她娇好的面容,说道。

“莫娜,你知道的,从小到大,最爱我的人,就是我的妈妈,我不能看着她再受伤了。”夏末的小脸迎着窗外的晨光,“还钱的事情,你就不要跟她说了,让她跟我爸离婚吧!只是接下来的这一年,你要帮我好好的照顾她,可以吗?”

“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的照顾她的。”莫娜伸手抱住她,心疼的哭了起来。

两人再回到秋姐处时,秋姐先带着她们去了一家私人医院,给夏末做了个全身的检查,然后才让人带着莫娜走。

“我的人会跟着莫娜一起去把钱还了,”秋姐道:“也顺便让他们以后不许去骚扰你母亲。”

“谢谢秋姐。”夏末真心的感激道。

“我不用你谢谢,我只要你能按照答应我的去做,别动些没用的心思就行了。”秋姐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我能帮你,我也能毁了你。”

“嗯。”夏末满身发冷,不寒而栗的点了点头。

接着她就住进了一个独门独户的小院,在那里住过了漫长的十天。

第十天晚上,她被佣人摁在了满是鲜花的浴缸里,泡了一个多小时,然后被带进了房间。

第二天清晨,夏末浑身酸软的从床上醒来,刚想翻身,就感到了一股刺痛传来,昨晚的种种记忆就翻江倒海般的涌进了她的脑海里。

她趴在床上,任性的哭了半天,才爬起来,去浴室洗了个澡,然后,就坐在飘窗上发着呆。

吴妈端着餐盘轻敲了两下门,走了进来。

看着飘窗上坐着的女孩,心里有那么一丝丝同情。

如花儿般的年龄,象花骨朵似的娇柔,却偏偏为了钱而出来做代孕,也是怪可怜见的。

“吃点饭吧!”

吴妈把餐盘放到了房间的桌子上,回头就要去收拾床铺。

夏末一下子从飘窗上跳了下来,伸手就拦在了床前,动作迅速的吓了吴妈一跳。

“床上的东西,我自己收拾。”夏末苍白的小脸上浮起了两朵红云,灵动而俏皮。

“好。”

吴妈把手伸进衣兜里,拿出来一个白色的小瓷瓶,放到了夏末的手上,“一会儿把这个涂上,能消肿止痛。”

夏末懵懂的看着她。

“夫人说,这几天是你的排卵期……得连续五天。”

夏末的脸色一下子就涨的通红,连眼圈都红红的。

“谁这一辈子都不是顺风顺水的,都得经历一些事情。”吴妈叹了口气,道:“其实事情想开点,你现在不过是用你有的东西,去换你没有的东西而已,这还算得上是一场公平的交易,这样想,你也就能少伤心点了。”

夏末看着吴妈走了,哭着把床上的床单掀了起来,上面那抹干涸的红色,是那么的刺眼,刺的她不光眼睛疼,就是心脏也跟着针扎似的疼。

从今以后,她跟纯洁二字,再也没有一丝的关系了。

她坐在马桶上哭了半天,用吴妈的话,不断的安慰着自己,觉得心情好受了一点以后,才把那药膏涂在了私、处,清清凉凉的感觉顿时舒服了不少。

她洗了手脸,先吃了饭,然后自己把那条床单泡在浴缸里洗干净,晾在了衣架上。

到了晚上,吴妈过来,看着她洗完澡,换上了睡衣以后,在她的眼睛上戴上了一个眼罩。

“有些事情知道了,还不如不知道。”吴妈苦口婆心的说道:“十个月以后,走出这里,你就要忘记这里所有的事,重新做回原来的你。”

“我知道。”夏末能感觉到面前这个女人的善意,她温顺的点了点头,“就算不戴这个东西,我也不会睁眼看他的模样的。”

昨天晚上,他的粗暴已经吓到她了,她可不想记住他的样子,免得被他吓死。

“一会儿把窗帘拉上吧,那个窗帘很挡光。”夏末指了指窗户。

“好。”吴妈依然把窗帘拉严,然后看着夏末在床上躺好了,才给她盖上一床薄被,温声的提醒道:“试着让自己放松,要不然受伤的总是你。”

“嗯。”夏末点了点头,可还是忍不住的紧张。

吴妈离开后,只有她一个人的房间,安静的出奇,连窗外不时响起的风声,都能让她不禁颤抖。

她就跟一个等待行刑的犯人似的,胆颤心惊的躺在那。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房门口传来了“哒”的一声响,让躺在床上的夏末不由的瞪大了眼睛,眼罩的下面便透进来了一点点的光亮。

但光亮一闪而过,接下来的,就是无尽的黑暗,她忙又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她能感觉得到,那个男人停在了床边,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应该是在脱衣服。

接着床的另一边一沉,她身上的被子被掀开,她就被人拎着腿,拽了过去。

她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叫出声。

男人的有力的大手扯开了她的上衣,毫不怜惜的将她压在了身下,动作跟昨天她看的片子里的一样,难道他也看了那部片子?

夏末还在怀疑间,男人已经把她的裤子也给扯了下来,抬起她的腿,直接就一贯到底。

“啊——”那尖锐的疼痛,让夏末忍不住尖叫出声。

她伸手想推开身上的男人,“你放开我!”

“别忘了,你是为了什么!”男人的声音冰冷刺骨,“你为了钱,就得给我挺着!”

夏末所有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无力的放弃了所有的反抗。

男人不管不顾的在她的身上做着机械的动作,没有一丝的感情,如同对待玩偶似的,将她摆成不同的姿势,狠绝而冷厉的把对妻子的不满,对恋人的愧疚,都统统的发泄到了她的身上。

次日,夏末再起床的时候,浑身比前一日疼痛更甚,特别是下面,竟然连腿都合不拢。

她自艾自怜的在床上躺了半日,直到中午吴妈推门进来,夏末才从床上坐了起来。

“给你送早饭时,你还没醒。”吴妈解释道。

“先放那吧!”夏末的声音沙哑的厉害,头发乱糟糟的,衣服扣子也被扯掉了两颗,眼睛红肿的象桃子,就像被人强暴了似的。

先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粗暴?

看的吴妈心里大惊,面上却不敢显露分毫。

她又给送进来了一壶汤以后,才跟还坐在床上的夏末,说道:“身体要紧,先起床吃点东西吧,我一会儿来帮你按按,身子也许能舒服点。”

“谢谢,我没事。”夏末有些艰难的下了床,看了眼在旁边想扶自己的吴妈,道:“我真的没事,您忙您的去吧。”

吴妈犹豫了一下,还是退了出去。

夏末放了满满一浴缸的热水,脱去衣服,看着月匈前的青青紫紫,不怕烫的坐了进去。

一直到水温渐凉,她才从浴缸中出来,擦掉身上的水珠,换上了一套新的家居服。

吃饭,坐在飘窗上看蓝天白云,然后喝着补汤,再接着看蓝天白云,看夕阳西下,接着吃饭,看月亮升起……

吴妈站在一楼的客厅跟陆宛如正说着话。

“早晨我一进去,吓了我一跳,那头发就好象跟人打架,让人给拽了似的,小脸瘦的只有那么一小条,那眼睛肿的跟桃子似的。”吴妈一边说,一边用手比量着,“连衣服都给扯坏了!”

“是吗?”陆宛如一脸的难以置信,接着神色一暗,道:“他这是在怪我呢!”

“先生是了便宜,夫人才是受了委屈的,他有什么可怪的?”吴妈现在对先生可是极度的不满。

“他在怪我挡了他心上人的路呢。”陆宛如温柔的脸上闪过一丝淡淡的冷笑,“有我在一天,她就休想光明正大的进凌家的门!”

“对,让她就永远去做那上不得台面的小三儿!”吴妈同仇敌忾的握了握拳头,“也就先生把她当成块宝!”

“能蒙蔽人的双眼的,除了仇恨,还有爱情。”陆宛如轻声说完,就转身跟吴妈说道:“让厨房给夏末多做点好吃的,再问问她,有没有想看的书,或者想听的歌?她还是个孩子呢,好好的待她吧!”

“吴妈知道,我今天已经给她送了三次汤了,”吴妈道:“今天晚了,明天我再去劝劝她。”

“嗯。”陆宛如抬手在起了雾气的落地床上,写下了“18”,“多好的年纪,我现在竟然想不起来我十八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了。”

“夫人十八岁时,可是咱们D市首屈一指的名媛千金,多少好男儿天天守在咱们陆府门前,只为能远远的看您一眼。”

吴妈那自豪的神情,引的陆宛如脸露笑意,好象自己真的回到了十八岁似的,连白皙的脸颊上,都难得的带上了一丝红晕。

“我怎么不知道,咱们家门口,还天天有人在等着?”

“您当然不知道了,”吴妈看着面前自己从小照顾到大的小姐,心里柔柔的疼惜,“吴妈那时天天出去取牛奶和报纸,他们总围着问:陆小姐在吗?陆小姐今天出去吗?陆小姐今天去不去画画?有一次,他们几个还差点没打起来呢。”

“是吗?”陆宛如好笑的问道:“你当时怎么不跟我说呢?我也好去见见,万一其中有好的呢?”

“他们当中还真有一个出色的,往那一站,就跟明星似的,可带派了,我都引不住多看几眼。”吴妈说着,好象又看到了当年的样子似的,脸上的皱纹都象菊花似的绽开了,“我当时就想着,小姐要是跟这个小伙子站在一起,一定特般配,可是我当年怕老太爷,害怕他知道我跟你说了这件事情的话,会对于施家法,就一直不敢跟你说,现在想来,还不如跟你说了呢……”

吴妈说到这里话音一顿,但陆宛如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如果自己当年有喜欢的人了,也就不会非得嫁进凌家了,也就不会跟凌亦琛过着这样半死不活的日子啦。

吴妈看见陆宛如情绪低落了,就补救的看着窗外,说道:“夫人,外面下雪——”

吴妈话音未落,就跟活见鬼了似的,瞪着眼睛看向了窗外。

陆宛如也忙回头也看向了窗外。

在大雪纷飞中,高大的凌亦琛亲密的挽着一个娇弱的女子,正一步步的走向她们……

陆宛如的脸色大变。

凌亦琛想干什么?这是想逼宫造反?还是想让自己效防娥皇女英?

凌亦琛穿着黑色的立领大衣,高大英俊。

陆宛秋穿黑衣的过膝风衣,系着红色腰带,妩媚动人。

两人站在一起到真是俊男靓女的组合,可看在陆宛如的眼里,却更象奸夫淫妇、勾搭成奸。

如果说陆宛如本来对凌亦琛还有一丝的爱意的话,现在也已经荡然无存了。

“大姐。”陆宛秋跟陆宛如一样,都有着陆家女人特有的温柔,只是陆宛秋的声音有点发嗲,柔甜的能滴出糖浆。

陆宛如的嘴角不由的就翘了起来,凌亦琛就喜欢这样的货色,也不过如此。

“宛如,宛秋非得要来看看你。”凌亦琛的眉头轻皱。

“来即是客,那就请进吧!”际宛如眸深如海的看着凌亦琛的眉头,轻笑了下,转头跟身旁的吴妈说道:“给咱们陆家二小姐,榨杯苹果汁,少放点蜂蜜。”

“真是难为姐姐还一直记得妹妹以前的口味,只是妹妹现在不爱喝苹果汁了,”陆宛秋把身子往凌亦琛的身边靠了靠,道:“妹妹现在比较爱喝咖啡,只加一块糖。”

跟凌亦琛的爱好一样!

“那就给先生和二小姐煮点咖啡吧,”陆宛如不急不怒的跟吴妈说道:“顺便看看厨房给夏小姐熬的汤,好没好,如果好了,就赶紧送上去,还有那个新做的抹茶慕斯,也给她送上去两块。”

陆宛如回眸正好看到陆宛秋脸上一闪而过的恼意,和陆亦琛脸上的窘迫。

她的心情顿时愉悦了不少。

“二小姐从国外回来快一年了吧?这么长时间了,可算是想到了我这个姐姐,今天还特意跟你姐夫一起回来的,不知道是要在这里住几天?还是只是来看看我,坐坐就走?”

“坐坐就走。”凌亦琛说。

“准备住几天。”陆宛秋说。

陆宛如脸上的笑意更浓,她不看凌亦琛,只看着陆宛秋,道:“老宅现在正装修呢,这个宅子太小,只二楼还有一个客房,正好跟夏小姐的房间挨着,妹妹要是没意见的话,正好可以住在那间,我还可以介绍夏小姐跟你认识认识……”

“宛秋,我送你走吧!”凌亦琛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两人,“你姐姐现在好的很,你也可以安心的去学画画了。”

“我还想着要陪姐住几日呢。”陆宛秋嘟着嘴,有些撒娇的说道:“我和姐姐从小一块长大,一晃都好多年没见了。”

“是呀,上次见面,还是五年前呢,那年我正好怀着孩子,陪妹妹逛花园子,却跟妹妹一起失足落了水,你姐夫为了救你,却让我们的孩子……”

凌亦琛眼神一冷,胸膛忽然剧烈的起伏起来,这件事情他确实做的不对!

“宛秋,我送你出去!”凌亦琛也不管两人是什么表情,拉着陆宛秋就大步的走了出去。

陆宛如看着他们的背影,眼角一红:陆宛秋,有我在一天,你就只能当你的小三儿吧!

“小姐,”吴妈从楼上下来,有些担心的看着她,“二小姐就是这样的人,您跟她生气不值得!”

“可是凌亦琛那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就发现不了呢?”陆宛如有些苦涩的笑道:“除非是他不想发现,舍不得发现!”

当年的凌亦琛和陆宛秋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你先去劝劝夏末吧,让她顺从着点,免得自己受苦……若是实在不行,把上次博文拿来的药,给她少吃点吧!”陆宛如暗咬了下牙,说道:“博文说对人身体没有害,那就是没有害。”

但博文却说了,那药能让人变得异常敏感,而且是永远。

永远就永远吧,反正博文说了,女人的身体越敏感,男人越喜欢。

“若是真的因此而让凌亦琛迷上了夏末的身子,那也是件好事,起码可以恶心一下陆宛秋。”陆宛如的心里恶毒的想着。

她一直都自认自己是个好人,可陆宛秋就是她心头上的那根刺,只要一面对陆宛秋,她就忍不住激起全身的斗志,想跟她死斗到底。

凌亦琛送走了陆宛秋,盛气凌人的走了回来,看着站在窗前的妻子,他吸了口气,才沉声说道:“宛秋明天就出国了,她心里一直惦记着你,想要来看看你,你就不能对她态度好点吗?”

“我看在你的面子上,对她的态度已经够好了。”陆宛如波澜不惊的看着丈夫,“只是你我之间‘好’的概念不同而已。”

凌亦琛被她的态度弄的有点怒火中烧,态度也中着变得异常恶劣。

“陆宛如,我答应了你的要求,我也希望你不要出尔反尔,是你们陆家对我有恩,而不是你陆宛如,我敬你,是人情,我若不敬你,你们陆家也说不出任何话来!”

陆宛如站在窗前,始终都是不气不恼的看着他,好象他就是个跳梁小丑似的。

凌亦琛最受不了的,就是她的这个态度,风清云淡,好象一切尽在她的掌握之中。

可是他凌亦琛凭什么要掌握在她的手中?

他伸手把自己脖子上的领带扯了下来,扔在了沙发上,然后怒不可遏的吼道:“你是我娶回来的妻子,不是我找回来的妈!你不要总是什么事情都管着我!你不要总是拿我妈和我奶奶来压我!好不好?明明是咱们两个人在过日子,你为什么总是要把别的人牵扯进来?咱们就简简单单的两个人,不行吗?”

“亦琛,你该上楼睡觉了。“陆宛如的态度始终都是温柔如水。

凌亦琛就好象一拳打在了海绵上,连个水花都没有激起,让他一下子就颓败的没了精神。

他目光沉沉的看着陆宛如:“你凭什么总是这么信心百倍?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我只想要个你的孩子。”陆宛如轻轻的勾起了唇角。

“呵,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有的是,你想要几个?”凌亦琛冷笑了一声,就转身上了楼。

那“嗵嗵”的脚步声,每一声,都在显示着他的愤怒,直到他高大 的背影消失在楼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