扯掉衣服两只小兔子跳出来了 胸前一对兔子跳了出来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576℃

张秀娥姐妹两个这才并肩出了铺子。

“姐!你真的是太厉害了,竟然有了这么多钱!”张春桃激动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扯掉衣服两只小兔子跳出来了 胸前一对兔子跳了出来

扯掉衣服两只小兔子跳出来了

张秀娥好笑的看着张春桃,然后把目光落在了面摊上,那是一个圆的用土砖打成的炉子,上面放着一口不大不小的锅,摊主正在煮面,面条在汤里面翻滚着。

暗白色的面条,浓郁的汤汁,格外的吸引她的注意力,口水忍不住的往出落。

她想了想,就扯着张春桃过去了。

“姐,还是别了,这太贵了。”张春桃有些不安的看了一眼那面摊说道。

张秀娥却已经扬声说道:“要两碗猪肉面,每份面里面再加三个铜板的肉。”

这个时候肉才十个铜板左右一斤,三个铜板的肉,可是老大一块呢。

面是七个铜板一碗,算在一起正好凑个整数。

这里却是先收钱后给面的,张秀娥就摸出了那小的银角子递了过去,一两银子能换一千个铜板,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了。

摊主用更小的银子,找了张秀娥的钱,这才给姐妹两个做面。

没有多大一会儿,两大海碗喷香的猪肉面就上来了,看着上面那肥厚的五花肉,张秀娥觉得食指大动。

夹起一块放在嘴里面,味道好的让张秀娥想把自己的舌头都吞下去。

还别说,古代这没有催熟的猪肉,比现代的好吃多了。

这身子也是很久都没吃过这样的好东西了,如今早就是饥渴难耐。

那边的张春桃更是双眼放光的看着这面,她这一辈子都没吃过这样的好东西呀,往常过年的时候,家中也会做一点好吃的,但是这些东西,哪里会落到她这个赔钱货的口中?

一时间,姐妹两个都忘记了说话,只有吃面的声音了。

一碗吃完,还有点意犹未尽,又要了汤来喝。

摊主也大方,随手就舀了飘着油花儿的汤给两个人满上。

等着汤喝完了,姐妹两个这才心满意足的站了起来。

“这面真好吃,要是咱娘也能吃到就好了……”张春桃感慨着。

张秀娥想了想说道:“这面不好往回带,咱们给娘和妹妹买包子吧。”至于便宜爹?哼,还不在她的考虑范围里。

张春桃连忙点头说道:“这样好!”

肉包子两文钱一个,张秀娥想了想买了五个。

又割了半斤熟肉,熟肉要贵一些,这半斤就要八个铜板,但是没办法,她不能买生肉回去做。

回去的路上,还没等着张秀娥开口,张春桃就一遍一遍的说着,这钱无论如何也不能给张婆子知道的话,这让张秀娥有一些哭笑不得,她当然不可能给张婆子知道!

那老虔婆要是知道了,不但会把银子拿去,说不准还揍她们两个一顿,傻子才做这样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回去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张婆子当然不可能给两个赔钱货留饭菜,此时正关门吃饭呢。

姐妹两个不吭不响的就溜回了屋子。

小小年纪的张三丫此时正给周氏喂饭,说是饭其实都没几个米粒。

张秀娥的心一酸,母亲这都大着肚子呢,老妖婆竟然还要苛待,不过没关系,如今有她,她一定会把自己的娘和那还没出生的弟弟喂养的白白胖胖的。

周氏的情绪不是特别好,有了孩子的她不但没有多开心,反而更加的忧心忡忡了。

要是这一次生下来的还是一个丫头,她在这个家……怕是更难过下去了。

“三丫,你把这碗饭给你两个姐姐吧,娘吃饱了。”周氏的声音沙哑。

她哪里能吃饱?如今不过是不舍得自己的女儿挨饿罢了。

张春桃此时已经牢牢的把门给关上了,然后神秘兮兮的把她怀中藏着的东西拿了出来。

油纸里面包着五个白胖的大包子。

周氏瞪大了眼睛,然后脸色一黑:“这东西哪里来的?你们是不是偷家里钱了?”

张秀娥叹息了一声:“娘,你别乱想,这银子是我们两个赚来的。”

张春桃补充了一句:“就算我们想偷钱,那也找不到奶奶藏钱的地方呀!”这到是一句实话。

“娘,你快吃吧,别给人发现了,若是给人看见了,我们两个少不了要一顿揍,你一边吃我一边说给你听。”张秀娥催促着。

一边说一边把怀中的肉拿了出来,这熟肉已经切成了片,因为一直放在怀里面,还没有彻底的冷掉。

周氏此时也回过神来了,她还是相信自己这两个女儿的,她们不可能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刚刚她只是被这东西惊到了,才会有那一番话。

张秀娥已经开口说道:“我今日上山的时候,采到了三朵灵芝,卖了三十个铜板。”

这是姐妹两个商量好的,真正卖了多少钱那是秘密,谁都不会告诉!

周氏听到这,心中一惊,三十个铜板呀!

还没等周氏说话,张春桃已经可怜兮兮的说道了:“娘,我们两实在饿得慌,就在镇子里面吃了面,剩下的钱有一文补贴了药钱,之后的就买了这些东西。”

意思也就是,三十文整整花完。

周氏本想训斥姐妹两个乱花钱的,可是听到这心中就是一酸。

这两个孩子今日要不在外面吃一口,怕是又得饿肚子了。

知道了东西的由来,周氏虽然安心了,但是还是有一些舍不得,只吃了一个包子就不动了:“留着你们明天吃吧。”

“娘,你肚子里面还有弟弟呢!要是饿到了怎么办?”张秀娥连忙说道。

周氏抿唇不说话,她是真舍不得吃,她苦点没什么,但是这几个丫头受了太多的委屈了……这东西还是留给她们吃吧。

张春桃此时哼哼了一声:“娘,你现在要是不吃,回头这东西给爹知道了,没准就送给奶了,到时候咱们谁也别想吃一口,可怜我和姐姐还要挨揍……”

周氏听到这也是心中一惊,当下也不犹豫了连忙就开始吃。

她本来也是想给张大湖留点的,可是她的心中还气昨日张大湖一直看着她挨揍的事情,人心都是肉长的,她也会寒心。

再加上怕张大湖把事情给张婆子说了,连累两个孝顺的孩子挨揍,周氏哪里会让张大湖知道了?

张三丫此时已经吃的满脸是油。

等着东西吃完了,门外也传来了脚步的声音。

张秀娥吓了一跳,利落的把油纸拿了过来,揉成一团装到了自己的衣袖子里面。

此时张春桃已经悄无声息的把门闩打开了。

张大湖推门而入,其实张大湖除了愚孝这点,其他都不错。

在村子里面也是数一数二能干的,对媳妇和闺女也从来不打骂,只是可惜……有那样一个娘。

他嘟囔了一句:“这屋子里面怎么有肉味?”

张春桃笑了一声:“爹,你是馋肉了吧?”

说着就拉着一脸油的张三丫出去了。

好在家中舍不得点灯,此时屋子里面昏暗的很,什么都看不清。

姐妹三个人到了小河边,洗干净了这才回来。

张家的人此时都在自己的屋子里面准备睡觉呢。

姐妹三个人路过张婆子的屋子的时候,就听见张婆子正和张玉敏说着话。

“玉敏,你别担心,我不会让那小赔钱货耽误你的亲事的。”张婆子的语气笃定,带着承诺的意思。

姐妹三个人听到这句话,忍不住的就放轻了脚步,停在这了。

张玉敏此时不满的说道:“可是她克死了聂公子,肯定要耽误我了……”

“娘已经联系了你舅母,把张秀娥和张春桃两个卖给人牙子,少说也能得十两银子,到时候我给你置办一份嫁妆,有了这嫁妆,你就等着风风光光嫁人吧!”张婆子的语气含笑。

张玉敏惊声说道:“娘,你真是这么打算的?”

“当然。”

张玉敏的语气很是兴奋:“娘,你对我真好。”

“你是娘的宝贝疙瘩,和那几个赔钱货不一样,娘不对你好对谁好?”张婆子的语气之中满是慈爱。

这屋子里面母女两个其乐融融,可是屋外面无意间听到这个的姐妹三人,脸色却是灰白一片。

张秀娥此时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今日她说要出去一次的时候,张婆子竟然那么痛快,敢情儿打算把她卖了!所以才没为难她!

姐妹三个人这个时候没有回到西屋去,西屋本就不大,被一个隔断隔开,一边睡着姐妹三个人,一边睡着张大湖和周氏。

隔音不好,姐妹三个人没办法说话。

于是三个人又回到了屋子后面的小河边。

张春桃拿了石子往河里面丢,显得心情格外焦躁。

春夏交际,夜晚还是有点冷的,张秀娥对于张婆子要卖掉她这件事情并不怎么感觉到难过,她对张婆子也没有什么亲情,当然不会难过。

但是这心中还是少不了愤怒的。

若不是亲眼所见,她根本就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竟然还会有这么狠心的奶奶。

就算是张婆子不待见她们,觉得她们是女娃,那也不能卖掉她们啊?

张春桃此时却是红了眼睛:“姐,你说咱奶的心肠怎么这么硬?”

张秀娥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张春桃了。

“大姐,二姐,你们要是走了,我可怎么办?”张三丫此时也跟着哭了起来。

张秀娥咬牙说道:“咱们不能就这么认命!”

那张婆子想要卖掉她,简直就是做梦!

“可是咱们反抗不过她……”张春桃的语气之中满是苦涩。这个能干的女孩子,还是争不过命运。

张秀娥想了想说道:“姐现在是寡妇,可不是张家的女儿了!她没有权力卖掉我,明日我就去找里长自立门户去!至于春桃……你要是愿意和姐走,不怕被姐坏了名声,那就跟着姐走!”

这是张秀娥早就想过的了,她不可能一直在张家生活!

张春桃连忙说道:“姐,要是能和你走,我肯定不会留下来的!”

那边的张三丫已经开口了:“大姐,二姐,我也和你们走!”

虽然说现在奶奶还没说要卖掉她,可是等着两个姐姐都不在家了,她的日子能好过吗?

张三丫的年纪虽然小,但是还是知道这个道理的。

张秀娥也明白张三丫的想法,于是就道:“姐想把你们每一个人都带走,若是有办法的话,不会留着你们在家的。”

姐妹三个人静默了一会儿,张春桃开口了:“可是奶不会那么容易放人的……”

张秀娥揉了揉自己的额角,事实的确是这样的,那老妖婆,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放人呢?

她还好说一些,有了寡妇这个身份,张婆子也没办法拿捏她,只是这两个妹妹怎么办?

来到这之后,她虽然不是原来是张秀娥,可是对这两个妹妹已经有了深厚的感情,尤其是张春桃,她永远都忘不了张春桃对她的照顾……

不,她绝对不能看着自己两个妹妹被推倒火坑里面。

张秀娥最终有了一个主意,和姐妹三个人合计了一会儿,大家这才去睡觉。

第二日张秀娥没有去割猪草,而是悄悄去了集市,割了十斤肥瘦相间的猪肉,切成了两份。

其中一份,直接就拎到了里长的家中。

这一切都是在暗中进行的,因为张秀娥的故意躲闪,路上也没被什么人撞上。

青石村的里长姓宋,如今年纪不小,头发已经花白了。

她到里长家的时候,里长的媳妇在家,宋婆子生的干瘦,一脸刻薄的模样。

她看到张秀娥的时候微微的皱了皱眉毛,村子里面谁不知道张秀娥是一个克夫的人?这可不吉利。

不过当她看到张秀娥手中的肉的时候,就没把人往外赶。

张秀娥把肉递给了赵婆子。

宋婆子的心中雀跃,但是并没有接下这肉,而是开口说道:“找你二爷有事儿是吧?你等我一会人,我喊他回来。”

村子里面的人多少都沾亲带故的,张秀娥按理应该喊宋里长一声二爷。

宋婆子当然不可能放心张秀娥自己在家,吩咐了自己的儿媳妇陪着张秀娥。

这是宋婆子的小儿媳妇,约莫二十多岁的年纪,人长的很是秀气,听说是秀才家的女儿呢。

她也不和张秀娥多说话,只是闷声绣着东西。

没多大一会儿,里长就回来了。

他叼着烟斗,看了一眼张秀娥,最终着重在篮子里面的猪肉身上流连了一会儿,这么大一块肉,还不得六十个铜板?

“二爷。”张秀娥起身,客气的给宋里长行了礼。

宋里长吧嗒了一口旱烟,然后开口说道:“有什么事情说吧。”

宋里长看着张秀娥拎着东西来了,那心中和门清儿一样,肯定是有求于他。

张秀娥这才开口说道:“是这样的,您也知道我现在已经不是没出嫁的女儿了,我这样总在家中也不是个事儿,我想自己立个户……”

宋里长听到这个,点了点头:“这也是情理之中的。”

大顺的律法特意写明白了这件事情,寡妇是可以自己立户的。

不过宋里长还是问了一句:“这件事情,你家里人知道吗?”

张秀娥红了眼睛:“我没说,我娘舍不得我走,我奶……她嘴上也不说什么,可他们越是这样,我这心中就越难受,我家中还有小姑和妹妹们没出嫁,若是我在家中,肯定是会连累到她们的亲事的。”

张秀娥可不敢当着里长的面吐槽张婆子的恶行,在孝子当先的古代,她要是这么说那就是不敬不孝。

单是这样一顶帽子下来,她就吃不消。

自然,等着她脱离张婆子的管控,在这村子里面安家落户了,也就不用说这样违心的话了。

现在这不是还没站稳脚跟么?凡事都得忍耐一二。

张秀娥的遭遇本就是让人有一些同情的,如今再这样放低姿态,着实让人狠心不下来。

张秀娥立户本就是依照律法来的,他这个里长也不能阻拦,如今张秀娥这一番话,又是句句为人着想,而且还拿了大礼来……

宋里长想着,也就没有什么理由想要阻止张秀娥了。

于是里长就说道:“如此,那就按照你说的办吧,你既然已经嫁了人,那自己完全可以给自己做主。”

张秀娥给了宋里长好处,宋里长办事也利落,直接写了文书给张秀娥。

只要拿着这文书到镇子里面登记下,这件事情就算是成了。

只不过张秀娥是女子,没有宅地,要是想以后有宅地的话,是需要用银子买的。

宋里长不知道张秀娥以后要住在哪里,不过想着张家人应该不会让张秀娥流落在外,也就没多管了。

张秀娥离开了里长家,哪里还会犹豫,又去了一次镇子里面。

不过这一次张秀娥可不是自己走着去的,而是拦了一辆牛车,给了两个铜板,就轻松的到了镇子里。

又花了二十文钱,给录入的丁籍的掌事打了酒,张秀娥很利落的就把这事儿给办好了。

之后张秀娥又坐了牛车回来。

她的时间很是紧张,可耽误不得。

回来了,张秀娥又拎着自己藏起来的猪肉,和张春桃一起找到了隔壁村子里面的孟郎中。

这就是给张秀娥娘医病的那个郎中。

青石村的人有个头疼脑热的,都是找孟郎中给医病的。

孟郎中的年岁不大,三十出头的年纪,面相斯文,气质温沉。

孟郎中的医术算不上多高明,但是人品还是不错的,比如给周氏医病的时候,考虑到周氏的情况,都是尽量少要诊金,开药也是挑着便宜的来。

此时他瞧见姐妹两个来了,一脸疑惑的问道:“是不是你们娘又难受了?”

张秀娥和张春桃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就摇摇头道:“这次来找你是别的事情。”

说着张三丫就一下子跪了下来,张秀娥还没有跪人习惯,这个时候就站在旁边抹着眼泪。

这一下就把孟郎中给吓到了。

“孟叔!如今只能有你能救我了!”张春桃的声音哽咽。

“你这也不像是有病的样子,快点起来,哪里不舒服和我说说。”张郎中看着这样的张春桃有点揪心。

他也去过张家几次,自然知道张婆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张春桃此时咬唇说道:“我没生病。”

“那你这是……”孟郎中彻底疑惑了。

张秀娥此时抹着眼泪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我奶要把春桃卖掉。”

孟郎中听到这,心疼不已,这张家怎么能卖孩子呢?

“孟叔,我们这次就是求你来帮忙的!”张春桃开始磕头。

“大侄女,你快点起来,我也有心帮忙,可是我就是一个郎中,也说服不了你奶奶……”孟郎中可不想和张婆子打交道。

这样的人,就是谁沾染上都得惹一身腥气。

张秀娥哀声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孟郎中听完了,迟疑了一下。

“孟叔,求求你了,我真的不想被卖……”张春桃苦苦哀求。

张秀娥此时把猪肉,并着二两银子递给了孟郎中。

孟郎中迟疑了一下说道:“好吧,不过东西我不能收。”

“叔,你帮这么大的忙,这些东西就拿着吧。”张秀娥连忙说道。

孟郎中想了想,把猪肉接了过来,至于那二两银子,则是给了张秀娥:“你们姐妹两个人要离开张家,少不了有用钱的地方,还是留着吧。”

张秀娥有一些哽咽,孟郎中的确是个好人!

姐妹两个人从孟郎中家回去的时候,心情轻松了不少。

张春桃叹息了一声:“只是这次不能把三丫一起带出来了。”

“过犹不及,这次要是把你们两个人都带出来,奶肯定起疑心。”张秀娥安慰着。

至于张三丫,她的年纪还小,张婆子也就欺负她一些,不可能把她卖人,她就算是想卖,也不会有人要这个年纪的丫头。

等到时候她赚了钱,只要给足了张婆子钱,她就不信带不走张三丫!

这一点姐妹三个人也商量过了,张三丫的心中虽然难过,但是也懂事,没有要求着一定要带她走。

这一整天,姐妹两个一直在折腾。

猪草和野菜也没割多少,她们拿了东西回到张家的时候,心中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准备。

这刚刚到张家,姐妹两个人就皱起了眉毛,家门口停着一辆马车,很显然是来客人了。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心知肚明这客人是来做什么的。

张秀娥没想到,张婆子的动作这么快,不过也幸好她也没闲着,紧赶慢赶的把事情都给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