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老师你多久没做了 老师你的那个好大都出水了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580℃

老师的心越来越绝望,她以后真的不能回港城吗?

泪水滑过眼角,绝望好似一张无尽的沙漏将她包裹,慢慢将她的灵魂吞噬掉。

孩子不能要回来,她该怎么面对自己的内心,又该怎么面对温子安……

收藏!老师你多久没做了 老师你的那个好大都出水了

收藏!老师你多久没做了

1、两个保镖抬着老师进了电梯,于飞眼中的邪念现露出来:“每天都有女人爬上付总的床,真让人羡慕。”

2、老叁回他:“是啊,咱哥俩收拾的女人都有十多车了。”

3、于飞砸了砸嘴:“叁哥你看她这皮肤,嫩的能掐出水来。”

4、“能上付总床的女人有几个身材差的,可惜了,付总连碰都不碰她们。”老叁拧了一下老师的脸。

5、脸颊吃痛,她恼怒的瞪着拧她脸的男人。

6、“呦。”老叁笑了:“还是个倔脾气。”

7、“没关系。”于飞坏笑着看向老叁:“这不是有兄弟我嘛,我帮你调教调教,保证让她乖乖听话。”

8、“你不会是又想?”老叁和于飞眼神对视。

9、于飞淫笑:“你不也是这么想的吗?”

10、电梯门打开,老叁哈哈大笑:“那还不快点上车。”

11、于飞瞪了他一眼,“我提出来的,你想要,后面排队。”

12、老师不是傻子,他们的弦外之音她当然听的出来是什么,只是现在她的连挣扎的机会的没有。

13、她的双手双腿都被床单裹住,就连嘴巴也被付泽洲封的死死的地,她除了像虫子一样蠕动,根本就什么都做不了!

14、原本以为没了孩子的生活就是地狱,现在她才发现,她只是窥探到地狱的冰山一角。

15、两个保镖用力一摔,老师被丢进后车座上。

16、疼痛让她清醒,更让她全身上下都变得敏感起来,她忍不住往夹角里缩了缩身子。

17、她不想,不想被强女干。

18、她还没和温子安结婚,她要是脏了还有什么脸去见温子安!

19、一双粘腻的手滑过她的脸颊,从她的脖子慢慢的朝她的胸身伸进去。

20、那双热乎乎的手还带着劣质的香水味,让她想都没想就咬了下去。

21、“啊!”于飞大叫了一声,他另外一只手薅住老师的头发:“臭娘们儿,你赶紧给我松开!”

22、他都想强女干她了,她干嘛松开,老师嘴下更用力了。

23、于飞疼的滋哇乱叫,老叁朝老师的肚子上狠狠的踹了一脚:“让你松开听不见吗?”

24、疼,五脏六腑都跟着疼,可老师不敢松口,因为她知道一旦松开,她的清白也就没了。

25、老叁见她动,又接连踹了两下,一下比一下狠:“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26、他的力度很重,踹的老师眼冒金星。

27、她倒在后车座的车缝中,嘴角挂着丝丝血渍,胃里、肚子里翻江倒海的疼,好像有什么要炸开一样。

28、于飞看着鲜红的肉倒挂在手骨上,他倒吸了口凉气,又狠狠的踹了两脚:“老子今天玩不死你,就不叫于飞!”

29、老叁将老师身上床单扯下来,他站在后车座外面:“你快点,我帮你望风。”

30、于飞冷哼一声,扯了半截床单裹住手:“快点?老子今天要玩死她!”

31、裹在身上的床单终于没了,这对老师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她现在连胳膊都抬不起来,身体又麻又痛。

32、绝望溢满胸口,她真的要被……

33、撕拉一声,黑色的百褶裙被于飞撕开。

34、于飞双手用力一掰,老师被迫撑开双腿,修长白皙的长腿显露出来。

35、冷汗侵占全身,老师冷颤着身子“不,不要,不要。”

36、她的双眼爬满恐惧,她要逃离,可她被踹的连手都抬不起来,只能任由男人摆布。

37、于飞粘腻湿热的双手覆在她的大腿上,滑嫩的长腿让他忍不住多摸了几下。

38、这一刻,她真的好想,好想,好想死……

39、于飞解开皮带,裤子顺势滑落,他重重甩了老师两巴掌:“我让你狂,看我不干死你!”

40、“你们快看,这是付总的车,他一定和孟小姐在一起!”一个男记者招呼其他几个记者跑过来。

41、十几个记者蜂拥而至对着跑车拍照,将跑车围得水泄不通。

42、老师含泪,双腿保持着叉开的羞耻姿势,于飞只穿一个底裤站在她的两腿之间。

43、“这画面,真刺激!”刚开始的那个男记者咽了下口水。

44、“咦,这不是柳家大小姐吗?”

45、“对啊,柳家大小姐怎么在这里?”

46、“这两个男的不是付总保镖吗?柳大小姐怎么和他们在一起?”

47、“他们该不会是一女俩男,车震吧?”

48、众人怎么也没想到会在付泽洲的车里抓到老师的料。

49、老师脑袋嗡嗡的,身上的痛已经不算什么了,她更在乎这些记者的这些话。

50、就像是凌迟的刀子,将她的心一片一片的割下来,痛的她难以呼吸。

51、老师硬着头皮将于飞踹开,推开众人,捂着肚子,颤着双腿往前跑。

52、“这玩的也太刺激了吧?”

53、“是啊,老师连路都不会走了。”

54、“那温子安岂不是被带了绿帽子。”

55、“对啊,老师是温子安的未婚妻!”

56、话越来越刺耳,她虽然跑的快,但还是听到了。

57、已经千刀万剐的身体好像又被摸了一层咸盐,又涩又疼,宛如窒息般痛苦。

58、老师跑到自己的小公寓里,她打开花洒,拿起澡巾,嘴里不停的嘟囔。

59、“没有的,没有的,他们没有碰我,我是干净的,我不脏,我真的不脏……”

60、付家。

61、染着果香的书房陈列着好几排的书架,男人从书架中抽出一本,柔和的灯光将他颀长的身影拉的和书架差不多高,可能是因为看书的关系,他少了几分阴沉,多了几分干净的书卷气息。

62、助理推门而入,将手机递给他:“付总,有您的消息。”

63、伴随着书页沙沙的声音,付泽洲余光扫着了一眼手机,看到照片时,眉头不自觉的皱了一下。

64、那张照片上是一张很不入目的照片,女人头发凌乱,双眼发肿,眼尾勾着泪珠,嘴边还带着血渍。

65、最让人不舒服的是她的裙子被扒掉了,白嫩的长腿还呈现着被扒开的动作。

66、而扒她衣服的那个男人正站在她的前面,一脸的无措。

67、付泽洲瘪眉,他合上书:“于飞人呢?”

68、“在楼下候着。”助理低着头。

69、“送到缅甸去,让那边的人好好招呼招呼。”他语气温和,笑的白牙森森。

70、“是,付总。”助理朝外走。

71、“等一下。”付泽洲叫住他:“老师人呢?”

72、“听他们说好像是跑了。”助理回。

73、“去查。”付泽洲顿了顿,又道:“叁分钟,找到她!”

74、当付泽洲找到老师的时候,她还在浴室里,那种粘腻的感觉就像是蜗牛的粘液,不管她怎么擦都擦不掉。

75、老师气得将澡巾丢到马桶里,她看着被擦的又紫又红的大腿,双手重重锤在地板上。

76、她好脏,真的好脏,全身上下都好脏!

77、“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是我……”她颤着嗓音,低声哀鸣。

78、那一声如小兽般的哀鸣声传进付泽洲耳朵里,就像是一条透明的鱼线,将他的心一圈一圈的缠住,勒出丝丝血痕。

79、付泽洲烦躁的从兜里拿出一根烟,白色的烟雾缠绕指尖,迷离的烟雾中好像出现了老师的影子。

80、他好像在烟雾里看到了,看到了她蹲在浴室的一角,抱着头,一声一声的呜咽着。

81、掐灭烟头,他烦躁的吩咐了一句:“去门口守着。”

82、“是。”助理带着十几个保镖走出客厅。

83、付泽洲走到浴室门口,他敲着门说:“出来。”

84、侵入骨髓的声音传入耳中,老师的身体莫名的抖了一下,她缩了缩身体。

85、这里可是她的家,他不可能在这里,她一定是出现幻觉了。

86、“老师!”男人冷声叫她。

87、她吓得血液骤凉,是他,他竟然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家里,老师更害怕了。

88、她将身体缩在洗衣机和马桶的夹缝里,呼吸放慢,逐渐放低自己的存在感。

89、老师希望付泽洲能赶紧离开,因为她现在害怕,害怕他会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事情。

90、外面的男人听见里面没了动静,又放了句冷话:“不想让我踹门就自己走出来。”

91、这话一出,老师怂了。

92、因为她知道付泽洲真的能做的出来。

93、他当初能一句话不说的将她关十个月,现在踹门又能算得了什么。

94、老师想穿衣服出去,却发现自己只拿了浴巾进来,她咬了咬牙,只能畏畏缩缩的穿着浴巾打开门。

95、刚打开门,就看到付泽洲紧抿着唇,充满戾气盯着她,老师本就惨白的脸色更加难看,浑身上下哆哆嗦嗦,就连牙齿也在打颤:“你,你想要干什么?”

96、看到女人害怕的样子,一股莫名的怒气在付泽洲的心口盘踞,堵的他心口发胀:“洗澡有用吗?”

97、老师身形一晃,差点摔倒,她很想质问他,你找上门说这些,是为了看我笑话吗?

98、可是她不敢,因为她是真的害怕。

99、她的孩子被他抢走了,他的两个手下差点将她强女干,还有那么多的记者,她现在已经完了,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100、“那两个被我处理掉了。”他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

101、“处理?”老师不解,联想到男人以往的作风,再看他现在的冷漠样子,她脸色惨白的瘫软在地上,付泽洲竟然杀了他们,他是魔鬼吗?

102、男人烦躁的拽了拽领带,想抽根烟,瞥见地上的女人,又大步走了出去。

103、“等一下。”老师稳住心神,压下心头的恐慌:“走之前,可以把孩子还给我吗?”

104、付泽洲眯了眯眼,宛如利刃般的眼神砸向她:“你已经拿了钱。”

105、“你等我把钱给你。”老师跑进卧室,将叁年前撕坏的两千万支票拿出来。

106、“这是你的两千万,你把孩子还给我。”

107、他盯着她,眸光深沉又带着探究。

108、随后,拿起她手中的支票,掏出兜里的火机点燃:“别做梦了,我永远都不会让你见到他!”

109、青蓝色的火焰在老师的眼中灼烧,她伸手去抢。

110、付泽洲后退一步,将烧掉的支票丢进垃圾桶。

111、老师眼见着支票一点一点变小,心也渐渐的空了,她盯着火光,回想叁年前。

112、她将支票撕了,醒来以后翻了五六个垃圾桶才将所有的支票碎末找回来。

113、她像是玩拼图,每天不吃不喝的拼支票,她花了十天将所有的支票一点一点的粘起来。

114、这张支票是证明她没有要钱,又能换回孩子的证据,他怎么可以直接烧了。

115、小家伙讨厌她怎么办?

116、小家伙会不会骂她是一个只认钱不要孩子的坏女人。

117、可她明明没有那么做,付泽洲怎么可以把她最后的希望毁掉,老师呆呆的看着垃圾桶。

118、那滴落在地板上的泪花,像是灼热的蜡油,滴在他的心口上。付泽洲眸色闪了闪,的心里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拉扯开。

119、铃铃铃,铃声打破沉静。

120、付泽洲掏出手机,看到人名,他急匆匆的离开……

121、次日清晨,柳家。

122、柳伟忠生气的将手机摔出:“不像话!”

123、手机滚落在正要进门的老师脚边。

124、碎裂的屏幕上能看到狼狈的自己,老师的眼睛好像被针刺了一下,有点疼,但又好像没昨晚那么疼了。

125、柳伟忠拿着佣人打扫的鸡毛掸子走到她身边:“你还有脸回来?”

126、压抑的感觉扑面而来,她彷佛回到了小时候,因为一块橡皮和柳不染争执,爸爸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

127、柳伟忠拿着鸡毛掸子打过去:“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放!”

128、她垂下眼眸,拳头掩藏在衣袖里,那种痛伴随着她的童年,再次降临,后背的细胞随着鸡毛掸子的抽打,好像一个一个的炸开,又痛又麻。

129、“叁年了,连个电话都不打,刚回来就给我惹事,老师你还有将我这个父亲放在眼里吗?”柳伟忠气得胸腔起伏。

130、老师沉默着,她想就算她的爸爸不喜欢她,事关名节,这种事他应该也会站在她的身边。

131、可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个时候他在意的只是他的面子。

132、他没有问这叁年她去哪了,也没问这叁年她做了什么,更没有问这叁年她过的好不好。

133、他上来就斥责,没有理由的斥责,心口都觉得酸酸的。

134、“你还敢跟装哑巴!”柳伟忠更生气了,他拿着鸡毛掸子打过去。

135、火辣辣的疼布满整个后背,她疼的冷汗直冒,老师本能的抓住身边的高立花瓶,痛感宛如海浪一潮高过一潮,耳边还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

136、老师再也站不住了,她将全身的重量压在花瓶上。

137、一人多高的花瓶随着老师靠近倒在地上。

138、花瓶碎裂,老师扑在陶瓷碎片上,鲜血染红了白色的裙子。

139、温热的液体从身体流出来,老师感觉身体越来越冷,她甚至听不到柳伟忠的骂声,就连鸡毛掸子抽打在身上也没有那么疼了。

140、“你这个不孝女,给我站起来,不要给我装死!”这一次柳伟忠将鸡毛掸子打在她脸上。

141、本就苍肿的脸现在肿的和气球一样高,痛,浑身都很痛,她摇摇欲坠的从花瓶碎片上站起来,鲜红的血像一朵朵梅花在她的裙摆上晕染开。

142、她一步一顿的朝外迈步,每一步都像是走在刀刃上。

143、柳伟忠的鞭子没有停,见她要出去,又狠狠的朝她踹了一脚。

144、老师迈着沉重的步伐,嘴角蔓延着苦涩,这就是她的家人,这就是她的爸爸。

145、“老师你给我站住!”柳伟忠停下手中的动作:“你要是敢出这个门,就永远也不好回来!”

146、她嗤笑,现在的她回来不回来又有什么意义,眼前越来越黑,老师整个人倒了下去。

147、金色的夕阳透过窗纱落在柔软的被子上,躺在柔软的席梦思丝床上老师不安的嘤了一声。

148、她揉了揉眼睛,紧接着是浑身一震。

149、她的身边躺了一个人,一个有着大饼脸,酒糟鼻,厚嘴唇的肥胖男人。

150、老师吓得冷汗直冒,她连忙从床上爬起来,这一起来,她才发现自己的人和男人的手用铁链子拴起来了。

151、链子牵动的声音吵醒了睡梦中的男人,他伸出如猪蹄般的胖手揉着眼睛:“漂亮老婆,你怎么才醒。”

152、男人不满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油腻,让老师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我不是你老婆?”

153、男人生气的拿出电击棒,对准老师的腰戳了下去:“妈咪说你是,你就是!”

154、老师并不知道那是电击棒,棒子打到身上,刺痛般的电流涌入全身,就像是被蚂蚁啄咬般难受。

155、她抖着身子:“你到底是谁?”她记得自己明明在和爸爸吵架,怎么会在这里?

156、爸爸?

157、老师脑子嗡的一声,他该不会是把她……

158、“我叫喜喜。”男人歪着头仔细回想:“就是喜欢的喜,因为妈咪说大家都喜欢我,所以我才叫孟子喜。”

159、老师心像是被踩了一脚,他叫孟子喜,他是港城房地产大亨孟家的儿子,从小就又傻又痴。

160、老师稳住声音,让自己尽量看起来没那么害怕:“你为什么说我是你老婆?”

161、“因为妈咪说你爹地把你卖给我了,你现在就是我老婆。”孟子喜得意的看着她。

162、妈咪说你爹地把你卖给我了。

163、声音回荡,泪眼不由自主的流出来,老师气得浑身发颤,他怎么可以,他怎么可以把她卖掉!

164、她可是他的亲生闺女,他就算是在不喜欢她,也不该将她卖给一个傻子。

165、“漂亮老婆,你,你怎么哭了,你别哭好不好?喜喜把喜喜珍藏的巧克力都给你吃?”孟子喜闪着亮晶晶的眼睛。

166、老师抹了把眼泪,强装镇定:“喜喜,你能把铁链子打开吗?”

167、“不可以!”孟子喜将头摇的像拨浪鼓:“妈咪说你会跑掉,漂亮老婆要是跑掉了,妈咪就不给喜喜找漂亮老婆了。”

168、“我不会跑。”老师说:“我想去厕所,你放开我好不好?”

169、孟子喜琢磨了好一会儿,才将钥匙递给她:“那你要快点回来哦,不然会被妈咪发现的。”

170、老师心里松了一口气,她接过孟子喜的钥匙,轻松的解开了链子,“喜喜,你在床上等着我,我去厕所马上就会回来。”

171、“嗯嗯。”孟子喜乖乖点头。

172、老师心里闪过一丝羞愧,她知道骗傻子不好,但眼前她必须要逃出去。

173、她揉了揉解开绳索的手腕,朝厕所走,余光扫着窗外,正门不能走,她要从窗户逃出去。

174、进了厕所后,她迅速将厕所门锁上,然后打开厕所窗户。

175、“漂亮老婆,你嘘嘘完了吗?”

176、外面传来孟子喜的声音,老师的心抖了一下,她赶紧朝楼下看,这里大概是叁楼。

177、厕所在别墅中间的夹角,她想下去只能跳到木棉花树上,再从木棉花树上爬下去。

178、形容起来很简单,但是做起来很难。

179、因为那棵木棉花树不是很高,只长到了二楼的位置,而她在叁楼,如果她没跳到主树干上,很有可能会被摔个半身不遂。

180、老师紧张的手心冒汗,平时还不觉得自己恐高,再往下多看几眼,心里越来越没底。

181、“漂亮老婆,你再不出来我就进去咯?”

182、她不能被抓住,老师心头一紧,拼了。

183、她推开纱窗,踩着浴缸登上窗沿,刚刚结痂的伤口因为剧烈动作拉扯着,老师忍住疼痛,闭上眼睛用力一蹬。

184、树枝摇晃,老师荡在树枝上。

185、“漂亮老婆?”

186、听到了身后传来孟子喜的声音,她顾不得被树枝刮伤的身体,压着树枝,晃晃悠悠的爬下去。

187、拖鞋掉落,老师捡都不敢捡,她像只无头苍蝇拼了命的跑,朝一个方向跑。

188、忽然拐角处出现了一双长腿,熟悉的气息让老师心里顿时生出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她抬起头来却对上了付泽州那双紧盯着她揣测的眸子。

189、在付泽州那双漆黑双瞳的注视下,她一下也不敢动,甚至她希望他现在不认识她。

190、因为,她的样子太狼狈了。

191、头发乱的像是鸡窝,身上的白色裙子因为树枝刮蹭而变得血淋淋的,露出的皮肤更是有许多大大小小的结痂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