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这个深度可以吗(小东西你这才彻底属于我了)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153℃

宝贝像打了鸡血一样的飞快摇头:“你放心,你我夫妇一体……”

前世说过无数次的话,此刻顺其自然的说了出来,还没说完,宝贝的一张脸就红透了。

忙不迭的摇头道:“小东西,不是,王爷,我不是那个意思。”

宝贝这个深度可以吗(小东西你这才彻底属于我了)

宝贝这个深度可以吗

1、心头后悔得很:完了,嘴瓢了,会不会让他觉得自己不够矜持?

2、这门婚事,会不会因为自己过于急切受到什么影响?

3、龙景阳眼神复杂的看着眼前这个战战兢兢的小女子,努力不让自己泄露半分情绪:“你能有这个觉悟,很好,不要让本王失望。”

4、“王爷……”

5、宝贝心情复杂,烈阳郡王龙景阳,原本就是自己高攀。

6、哪怕为他冲喜。

7、如今他还好好的,竟然不在意自己的出身吗?

8、还会坚持这门婚事?她终于彻底属于我了。

9、不知道为什么,之前信誓旦旦的宝贝,此刻倒是多了几分自惭形秽。

10、正想要说几句话挽回自己的形象,就听见外面嘈杂的脚步声。

11、而刚才还龙精虎勐的和自己说话的龙景阳,已经脸色苍白的躺在那边,一副伤重将死,奄奄一息的模样了。

12、吱呀!

13、门被打开,一股冷风灌了进来。

14、五月的天儿,并不算太冷,可对于伤重之人,多吹风,总是不好的。

15、宝贝迅速起身,挡在了龙景阳面前,也不管进来的人是谁,沉声道:“王爷伤重,需要静养,见不得风,也经不起打扰。”

16、“放肆!区区一个丫鬟,也敢阻拦太后的凤驾?来人,给本宫拖出去,杖毙!”

17、太后身边,一位宫装美妇人声色俱厉。

18、只是,宝贝并不认识。

19、很快,就来了两个身强体健、满脸横肉的嬷嬷,想要将宝贝拖出去。

20、能被带出宫,跟在主子身边伺候的奴婢,也是有几分脸面的奴婢,在外头是嚣张惯了的,根本就没将宝贝这样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女子放在眼睛里,一人一边就打算去拽宝贝。

21、后面躺着的龙景阳手指动了动,却很快安静了下来。

22、他微微眯起的眼睛,看见宝贝藏在背后的手心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些白色的粉末。

23、在那两个嬷嬷靠近宝贝的那一瞬间,宝贝上前一步,干脆利落的跪了下去,磕头请罪道:“民女林氏初盈,叩见太后娘娘,恭祝娘娘凤体安康。并不是民女要阻拦太后,实在是王爷的伤势,不容乐观,经不起打扰。”

24、宝贝这一跪,完美的避开了两个嬷嬷来拉她的手。

25、那俩嬷嬷原本以为势在必得,都用了十成的力气,失手的瞬间也来不及收力,相互碰撞在一起,砰砰两声跌倒在地,闷哼了一声,竟然直接就晕了过去。

26、太后身边那位宫装美妇人的瞳孔狠狠的缩了缩,转身对着太后屈膝道:“启禀太后,这丫头有些古怪,来人啦,给本宫拿下!”

27、咔咔咔的声音瞬间响了起来,太后带来的侍卫,一涌而上,直接就将宝贝给围住了,明晃晃的刀剑已出鞘,只等一声令下,就能拿下宝贝的人头。

28、宝贝指缝间,十几枚银针已经到位,做出防御的姿势。

29、虽说她知道,龙景阳不会允许她当着太后的面动手,可她必须具有自保的能力。

30、身后轻轻传来了两个字,点明白了那宫装美妇人的身份,宝贝心中有数,收了那些银针,眨了眨眼睛,等再抬起头来,一双眼睛就是泪汪汪的了:“太后娘娘,民女对王爷一片爱重之心,断然不会罔顾王爷的性命。若柳妃娘娘看不惯民女,想要斥责民女,民女无话可说。只是,如今王爷的伤势,只有民女才能稳定下来。民女求太后,即便是民女有罪,也请太后宽容一些时日,等王爷伤势稳定下来,民女一定上门负荆请罪,任由发落。”

31、宝贝话音一落,倒是真的有晶莹的眼泪缓缓而下,带出几分凄美。

32、柳妃柳眉倒竖,正想要呵斥宝贝,就听见太后澹澹的道:“好了,柳妃,带着你的人,等在门口。没有哀家吩咐,不许轻举妄动。”

33、柳妃还想要说什么,就看见向来十分温和的太后,凌厉了眉眼,冷哼了一声:“哀家面前,容不得你放肆!”

34、柳妃瞬间就懵了,啥也没想,直接跪了下来请罪,为自己辩解,后背冷汗涔涔。

35、大约是这些年,太后的性子越发的温和了。

36、倒是让柳妃忘记了,曾经的太后也是从一众妃嫔之中,一步一步走过来,成为了如今的太后,手腕儿心计,自然都是一流的。

37、平心而论,让柳妃跪太后,她是心甘情愿的。

38、可是让柳妃当着宝贝的面跪太后,柳妃就觉得是将自己的面皮扯下来狠狠的踩了。

39、区区一个宝贝而已,她凭什么?

40、感受到柳妃那怨毒的眼神,宝贝倒是十分坦然。

41、在她的记忆中,这位柳妃,很快就会因为开罪了皇上,被罚去冷宫。

42、前世宝贝冲喜过来的时候,柳妃早就在冷宫里了,所以宝贝并没见过柳妃。

43、方才也是在床上装病的龙景阳提醒,宝贝才能准确的知道柳妃的身份。

44、只是宝贝没想到的是,太后竟然亲自上前,将自己扶了起来。

45、宝贝的眼圈儿瞬间就红了起来。

46、太后是龙景阳的亲祖母,前世对宝贝也是颇为照顾。

47、宝贝没想到,这一生,竟然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和她老人家见面。

48、“多谢太后。”

49、宝贝担心自己眼眸中的孺慕之情过于浓烈,让太后生疑,赶紧垂头,一副不敢窥天颜的模样。

50、太后却是轻笑道:“你是个好丫头,你放心,哀家不是柳妃那样的人。哀家知道,你都是为了阿近好。哀家心头明镜儿一样。”

51、阿近,龙景阳的字,唯有亲近的人,方才有资格称呼。

52、太后如此言说,也就是将宝贝当做是自己人了。

53、太后一面说,一面瞥了一眼门口的柳妃,正好就将柳妃那心有不忿的样子看在了眼睛里,轻轻的冷哼了一声:“来人,关上门,哀家有话要对林姑娘说,不许任何人打扰。”

54、柳妃瞬间就慌了,她今儿可是带着任务来的。

55、若是完不成任务,如何和娘家那些人交代。

56、这会儿的柳妃,也顾不上得罪太后了,忙指着那两个昏迷不醒的嬷嬷们道:“太后明鉴,这林姑娘当真有古怪,这俩嬷嬷现在都还没醒。一定是她用了什么手段。”

57、宝贝的手极为自然的托着太后的手臂,还没抬头看一眼,就感觉到太后拍了拍自己的手,示意自己别紧张。

58、然后才对柳妃道:“这里是烈阳王府,她是未来烈阳王妃。在自己家里,为了保护自己的夫君不被打扰,用任何手段,都是应该的。

59、在哀家看来,奴婢不分尊卑,主子还留他们性命,就是过于仁慈了。”

60、柳妃不可思议的看着宝贝,只觉得宝贝站在雍容华贵的太后身边,就像是一根豆芽菜一样的不起眼。

61、且不说她是罪臣之女,就说她这容貌身段,哪里有资格成为烈阳王妃。

62、如果说之前是冲喜,那也就罢了,谁也不愿意让自家的闺女来跳火坑。

63、可如今,柳妃是得到了准确消息,说烈阳王府已经寻到了极好的郎中,龙景阳的性命,多半都能保住了。

64、柳妃娘家的侄女儿,柳萱萱,倾慕烈阳郡王多年。

65、柳妃今天来,是想要来近水楼台的。

66、她一门心思要为娘家的侄女儿谋求的位置,被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宝贝给霸占了也就罢了。

67、如今太后还这样护着宝贝,眼看着宝贝这个贱丫头就要把这个位置坐稳了。

68、这让柳妃心头如何不恨。

69、更让柳妃嫉恨的还在后面,太后似乎是故意为了给宝贝撑面子,直接判罚那两位嬷嬷杖毙,吩咐人拖到烈阳王府门口,当众行刑。

70、并且公诸于众,这就是在烈阳王府,不尊重未来王妃的惩罚!

71、宝贝明白,太后是觉得自己娘家弱,生怕旁人打自己的主意,特意给自己撑面子。

72、柳妃目瞪口呆的跪下来求情,那两位嬷嬷可是她从娘家带出来的人,代表的是柳家和她这位柳妃的体面,若是今儿折在了这里,她是没办法和娘家交代的。

73、太后居高临下的看着柳妃:“柳妃你忙着替别人求情。你以为,你身边的人犯错,你身为主子,能置身事外吗?”

74、柳妃浑身冰凉,眼神从惊讶到错愕,最终变得怨毒了起来。

75、宝贝,你该死!

76、龙景阳的脸瞬间就黑了下来,等宝贝送了太后回来,他都还是一副脸色阴沉的样子。

77、宝贝摩挲着手里太后给的令牌,说是可以随时出入宫禁的,喜滋滋的收了起来,还没来得及坐下喝口茶,就看见龙景阳脸色阴沉的站在自己面前,一副杀神临世的样子。

78、宝贝被吓了一跳:“这个,王爷,发生什么事情了?”

79、“龙阳之好?嗯?”

80、咳咳咳!

81、宝贝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略有些尴尬的解释道:“这个,道听途说,不可信,不可信。不过是说了哄太后娘娘开心罢了,王爷何必放在心上呢。”

82、“如此没规矩,也是哄太后开心?”

83、宝贝冷哼了一声,十分不屑的道:“一定要像是你们这样,说一句话都小心谨慎的,才算是哄太后开心吗?在自己家里,自己人面前,说话放肆几分,那又如何呢?真正的家人,不应该是互相包容的吗?”

84、龙景阳的脸沉了沉,到底是没再说什么,只十分嫌弃的对宝贝道:“巧言诡辩!”

85、宝贝笑嘻嘻的道:“这么说来,王爷一定不屑巧言诡辩这样的事情了?”

86、看着龙景阳骄傲的扬了扬下巴,宝贝才道:“太后方才说,王爷冒着暴露的危险,进宫去为我求了烈阳王妃的身份。我想问问王爷,我和王爷素未谋面,王爷为何非我不可。王爷可千万别说,我医术超群,只有我才能配合王爷的计划。王爷也别用什么缘分天注定这样的话来搪塞我。”

87、龙景阳脸色略有几分尴尬,看样子,似乎真的被宝贝给猜中了。

88、看着宝贝神色中带着的几分得意,龙景阳心头莫名心塞,眼神复杂的看着她:“你真想知道?”

89、宝贝瞬间就不高兴了:“王爷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做什么?我不过是想知道真相,并不是想作死。”

90、原本宝贝以为,龙景阳还会和自己拌嘴,却不想,龙景阳直接就朝着门外走了,一副不肯多说话,还脚步沉重的模样。

91、宝贝的感觉很奇怪,觉得龙景阳在太后面前,就会多几分烟火气。

92、太后一走,龙景阳身上的烟火气就逐渐消失了。

93、而宝贝自己,也许是因为前世在这烈阳王府,一个人寂寞太久了。

94、如今看见活生生的龙景阳,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必须要一直不停说话,才能让她的心头踏实安定。

95、可当看见龙景阳将自己带到了之前为重伤的副将疗伤的房间门口,宝贝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王爷这是何意?”

96、“这里面,有你要的答桉。”

97、不知道为什么,宝贝总觉得,龙景阳的眼神中,带着深切的怜悯,还有一丝愧疚?

98、宝贝来之前,烈阳王府的人就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

99、此刻看着龙景阳带着她过来,就知道两个人之间已经说破了,对她的态度也恭敬了好几分,甚至是帮她开了门。

100、宝贝心头就更加疑惑了。

101、前世,她是烈阳王妃,府里的人,也是用了一段时间,才接受了她的身份的。

102、对她恭敬起来,也是她踏踏实实的守寡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有的事情。

103、况且,如今,他们对自己的尊重,似乎不光是因为烈阳王妃的身份。

104、那唯一剩下的,就是里面,自己刚才救了的那个人了。

105、此刻的宝贝,回忆起自己刚刚看见那个人的时候,确实是有几分熟悉。

106、原本宝贝以为,这是因为自己前世做了龙景阳一辈子的王妃,所以这一辈子看见他,才会觉得熟悉。

107、如今知道自己认错人了,刚才那股莫名其妙的熟悉,就让宝贝找不到头绪了。

108、下意识的看向龙景阳,却只得到四个字:“自己去看。”

109、宝贝再看向里面的时候,只觉得一颗心狂跳不止,呼之欲出的答桉,让她的眼圈儿瞬间红了起来,一颗心也跟着揪紧了。

110、她迫切的想要进去确认这个答桉,却又觉得,应该先弄明白婚约的事情:“里面的人,是我哥哥,对不对?王爷之所以会钦点我为未婚妻,是因为我哥哥的缘故,是吗?”

111、龙景阳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本王是个粗人,不会照顾人。林栋让我照顾你,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给你荣华富贵。”

112、“多谢王爷。”

113、宝贝屈膝行了个礼。

114、龙景阳看不清她的表情,只觉得她的身影看起来十分单薄孱弱,扛不住事情的样子。

115、只怕林栋重伤成那样,对她打击有点大。

116、龙景阳的手抬到半空中,刚到宝贝后背心的位置,就无力的落了下去,飞快的,生怕被宝贝发现的样子。

117、龙景阳心头也是有点无奈的,要是其他女人,在他面前做出这副样子,他就直接打出去了。

118、偏生这人是宝贝。

119、他虽说不知道要如何与女孩子相处,却也知道,一个男人对自己的妻子,应该是温柔体贴的。

120、龙景阳是重承诺的人,他答应林栋要好好对宝贝,就一定会去努力。

121、虽然觉得女人这生物实在是麻烦的紧,好在宝贝和那些动不动就哭哭啼啼喋喋不休的女孩子不一样。

122、尽管她很难过,可还是没开口说多余的话,直接转身就进去了。

123、龙景阳下意识的就要跟上去,却不防宝贝直接就把门关上了,两扇门直接就拍在龙景阳的脸上。

124、龙景阳在自己家里,自己的部下面前,冷不防就吃了个闭门羹,偏生还是不能发脾气的那种,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125、就看见边上看门的几个侍卫,全身紧绷的低着头,肩膀抑制不住的抖动着。

126、他们不想笑,可实在是忍不住啊!

127、“罚一百个伏地挺身,现在就去。”

128、把那几个碍眼的人罚走了,龙景阳心头还是觉得不得劲儿。

129、他记忆中,父王和母妃十分恩爱,是当时的模范夫妻。

130、可惜的是,父王英年早逝,龙景阳没学到自己父王当初哄妻子的绝学。

131、林润听说龙景阳将宝贝接回来了,快马加鞭的赶了回来,一进府,就听说龙景阳罚了几个为林栋看门的侍卫,是因着宝贝的原因。

132、就以为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宝贝闯祸了,飞快的跑过来,想为自家的宝贝疙瘩妹妹求情。

133、还没开口,龙景阳的剑就顶在了林润的肩膀上,吓得林润脸色发白,手脚发颤:“王爷。”

134、龙景阳抬手掩鼻,十分嫌弃的道:“林大掌柜的就这样回话就好。”

135、林润惊讶的看着眼前的龙景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136、平日里的龙景阳穿着打扮都十分的朴素,除了那一身气势,看起来也和一个普通兵士并无太多差别。

137、可如今的龙景阳,竟然穿着一身暗金色的锦袍,锦袍上金丝银线绣着大团大团的祥云,端得是富贵大气。

138、按道理来说,龙景阳这烈阳郡王的身份,如此穿着,也是符合身份。

139、只是他腰间挂了一圈儿……嗯……荷包,玉佩……

140、荷包玉佩也就罢了,偏生那荷包上还挂着各色宝石,看起来富贵是富贵了,却是格外的累赘。

141、尤其是玉佩,寻常人也就挂一枚,他足足挂了十枚。

142、另外这一手执扇,一手仗剑,也是让人十分迷惑。

143、看样子,几乎是将自己所有的荷包玉佩都挂上了,整个低级暴发户的行为。

144、林润心头疑惑,憋着笑,却不敢吭声,生怕这位暴躁的爷,直接将自己对穿了,那才死得冤枉。

145、龙景阳飞快收回了剑,脸色略有几分不自然的整理了一下衣袍,歪着头看了林润一眼:“林大掌柜的来的正好,瞧瞧本王这一身装扮,可还算富贵?”

146、“富贵?”

147、林润表示,自己还没摸到这位爷的脉门,便忐忑斟酌着回答道:“王爷年纪轻轻就战功赫赫,又是当今皇上的亲侄子,这天底下,比王爷还富贵的少年公子,只怕是少之又少了。”

148、“可算得体?”

149、林润憋着笑,忙不迭的点头,正准备捞个人问问,今儿王爷是咋回事,就又听见龙景阳问道:“那你瞧着,可还欢喜?”

150、“欢喜?”

151、林润瞬间就懵逼了,想到这些年关于这位爷的传言,只觉得腿肚子都在转筋。

152、难不成,传言都是真的?

153、这位爷,果真是位好男风的爷?

154、那这么说起来,这位爷钦点自家妹子做未来王妃,也是为了掩人耳目?

155、光是这样想着,林润后背的冷汗就是一层又一层,膝盖也不由自主的就软了下去,声音也变得惶恐不安:“求王爷放过我们兄妹。”

156、龙景阳额头上的青筋突突的跳动着,深深的看了林润一眼。

157、就在林润以为自己完了的时候,龙景阳却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

158、林润瞬间瘫倒在地,额头上的冷汗涔涔的流了下来,心头想着,要如何才能为宝贝回绝了这门婚事。

159、这可是太后赐婚啊。

160、一个弄不好,林家被赦免的旨意还没捂热乎,就又要被发配关外了啊。

161、“哟,林大掌柜的,您怎么在这儿呢?王爷呢?王爷方才让我去找一条富贵的抹额来着,怎么人不见了?”

162、林润回头,就看见烈阳王府的侍卫统领小七站在自己面前,手里拿着一条坠满各色宝石的抹额,那五彩斑斓的样子,和之前龙景阳腰间的荷包如出一辙。

163、心头不由得疑惑,看着那蜜汁审美的抹额,脸色十分难看:“小七,王爷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

164、小七笑着抚掌道:“还能怎么?自然是要恭喜林大掌柜的了。”

165、林润听着这话,只觉得欲哭无泪:恭喜你妹啊,我恭喜你全家!

166、小七看着林润那如丧考妣的模样,一脸疑惑的走开了。

167、这都要成为王爷的大舅子了,难道林大掌柜的还不高兴吗?

168、如此想着,在进门之前,小七还特意回头看了林润一眼,很认真的道:“林大掌柜,你看,王爷多用心,这还特意去打扮了。”

169、林润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对着小七挥手,示意小七自己去忙。

170、然后自己在那边琢磨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171、他来往这烈阳王府也多次了,就从未看见过女性出现在烈阳王府。

172、想到这位高高在上的冷血王爷看上了自己,林栋心头就有了一种怪异的感觉。

173、飞快的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发现自己,就打算脚底抹油。

174、至于重伤的林栋,他家小妹都来了,想必也是没什么事情的了。

175、至于宝贝,林润就更加不担心了。

176、从来都只有宝贝让旁人吃亏的,哪里有人有本事让宝贝吃亏去。

177、至于叁皇子龙景明,旁人不知道,林润作为宝贝的亲哥哥,是知道的。

178、宝贝原本就看不上那桩婚事,就算是龙景明不找她,她也会去找龙景明的。

179、而且根据宝贝说,龙景明欠她的,她会亲手讨回来的。

180、只是林润万万没想到,这烈阳王府的大门,是好进不好出,他刚蹑手蹑脚的打算出去,就听见后面有个清脆的声音喊道:“林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