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我们去厨房做好不好 去厨房来一次好不好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284℃

韩烈看得到,所以被电得浑身一激灵。

直到她带着钱包出门,依然在默念阿弥陀佛。

受不鸟受不鸟……

小丫头才18岁啊!

现在就这麽鲨,再大一些,那还得了?!

韩烈并不知道陈宝宝后来过得如何。

没有QQ号、没有微信、甚至都没有共同的朋友圈,两人完全是平行线。

只是隐约听同学提起过,她好像嫁得非常风光,在梦城最好的五星级酒店厨房办了一场盛大的婚宴。

宝宝我们去厨房做好不好 去厨房来一次好不好

宝宝我们去厨房做好不好

只是隐约听同学提起过,她好像嫁得非常风光,在梦城最好的五星级酒店办了一场盛大的婚宴。

很正常,这是她应有的待遇。

这姑娘不止是脸好身材好学习好,接触下来,韩烈发现,她的性格也非常nice。

最nice的一点是——有原则。

其实她是那种强势、冷静、极其不喜欢被人掌控干涉、警惕心超强的女强人类型。

好接触,但是极难追。

正常而言,韩烈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女人。

高中时之所以有点暗恋她,是因为距离太遥远,没有发现她的本质。

二中叁大女神,她的外貌亲和力最高。

结果她偏偏是最难征服的那个。

谁能想得到?

韩烈虽然是条单身狗,但是看多了分分合合,兼之阅读量巨大,对爱情和婚姻有着自己的思考。

在他看来,陈宝宝这种女人,恋爱的时候就够难哄了,等到结婚,麻烦更多。

事业心和家庭的冲突;强势性格的磨合问题;宝宝我们来一次好不好。

掌控欲所导致的碰撞……

等等等等。

总之,不是良配。

不过真正接触下来,他又发现,陈宝宝同时还是一个很讲道理、很讲原则、懂得独立思考的女孩。

这样一来,她的强势就是基于道理,而不是基于情绪的。

所以,既可以说服她,也可以说服她。

这姑娘,能处。

而且处起来肯定特别有意思。

韩烈枯寂叁十年的心开始蠢蠢欲动。

一想到她还是一片空白,可以把她塑造成自己的形状,动得就更厉害。

韩烈只恨破系统没有好感度提示,否则岂不是分分钟搞定?

不过仔细思考之后,他又觉得,没必要急。

陈宝宝不是那种会被一时的浪漫轻易打动的女孩。

想和她在一起,一来需要时间慢慢强化感情,二来需要变得足够优秀,建立一种自发性的吸引力。

常规的追求手段不可能管用。

看看她对潘少航的决绝态度就知道了。

说起来,今天还真是多亏了小潘,他的助攻,给韩烈撕开了一个特别好的口子。

否则哪能建立起这么强的好感度?

证据就是刚才她临走前的那个白眼。

那是好感度相当高、戒心相当低才会有的待遇。

哥算不算是已经提前把坑位占上了?

重生的第一天就大有收获啊……

韩烈越想越美,身上的伤都不那么疼了。

嘿嘿,卡位、卡位,这魔鬼的步伐~~

……

陈宝宝走得并不远,就在医院门口买了几样水果,很快就回来了。

推开门第一句话:「我爸他们下飞机了。咱俩加个联系方式吧,待会儿估计没时间……」

「好。」

韩烈点点头,很平静。

「嗳,你用不用微信?」

「对了你用不用微信?」

两人同时开口,撞得严丝合缝。

「哈!」

陈宝宝眯起眼睛,畅快的笑着:「看来你是用喽……那你加我。」

乾脆利落,一点不扭扭捏捏。

于是两人互相加了微信,继续聊天。

「还没问你呢,你几班的?」

「六班,理科。」

「咦?和狐狸精同班?」

韩烈忍俊不禁:「我真没想到,你也叫她狐狸精。」

「切!」

陈宝宝特别可爱的撇撇嘴:「难道她不是吗?你们能叫,我就能叫!」

韩烈摇摇头:「我可没叫过。」

「怎么,舍不得啊?」

语气是开玩笑,但是她紧紧盯着韩烈,眼睛裡透露出丝丝在意。

「那倒不是,我特别不喜欢她那种类型。」

韩烈果断给了她一个明确的答桉。

小学生都会的题,不可能答错,答错的马上拉出去弹死算球。

可是接下来,韩烈就开始不走寻常路了。

「不过呢,我个人感觉,她只是天生妩媚,再加上一点小女生特有的爱炫耀的性格,才会受到那么多非议。

单看人品的话,她其实是一个很单纯很善良的人。」

陈宝宝听了,眼神有些异样。

表情也变得难以琢磨,意味深长的问:「当着我的面,对她评价那么高?」

「就事论事而已。」

韩烈平静回望,轻声但坚定的道:「我不可能因为外界的声音特别大,就失去自己的判断,跟着非议去贬低一个没犯任何错误的同班同学。」

「哼!」

陈宝宝轻轻哼了一声。

她心裡有一点点的酸,但又觉得这样的韩烈更有魅力了,十分特别,而又可靠。

她就是这样的性格,就吃这套。

韩烈算是彻底把住她的脉了。

接下来她明显还想再讨论点什么,但是韩烈却不打算奉陪了。

到此为止,就挺好的。

看着韩烈疲惫的闭上眼睛,她恍然惊醒:啊,眼前的是个重伤员……

心裡忽然有点歉疚,她吐了吐舌头,拿起手机,悄悄走向病房外。

……

又过去了大约一个小时,走廊里传来一阵嘈杂急切的脚步声。

敲敲门,再轻轻推开,陈宝宝走在最前面,后面跟着一大票人。

韩烈睁开眼睛,平静的看着来人,心裡默默判断着。

身材高大的中年人是陈宝宝的父亲,两人有五分像。

穿着贵气的中年夫妇是潘少航父母。

再后面那个西装男应该是律师。

行啊,来得挺齐。

「让让,让让!」

第一个开口的居然是小护士,她给韩烈换药,又扶他靠坐在床头,最后冲他眨了眨眼睛。

是在给我加油吗?

韩烈回以眨眼。

放心吧,我的大棒早已抡圆!

第二个开口的是潘少航的父亲。

「韩烈同学,你好!」

老潘上前一步,对着韩烈,咔嚓就是一个大鞠躬。

「我是潘少航的父亲,对不起,我对孩子疏于管教,给你造成了巨大的伤害,我和孩子妈妈来给你道歉了!」

这人应该是一个生意做得不小的老板,太会了。

相比之下,小潘母亲的水平就有点差距。

鞠躬倒是跟着鞠了,而且道歉也挺流利的,但就是话不中听。

「我们家航航被我惯坏了,韩同学你千万别和他一般见识,请你原谅他一次,掏多少钱我们都认!」

韩烈眨巴眨巴眼睛,艰难的翕动嘴唇。

「潘少航呢?」

声音低微颤抖,站得稍远一点就听不清。

和之前跟陈宝宝聊天时相比,现在的韩烈太虚弱了。

别问,问就是回光返照。

那点精气都照给陈宝宝了,现在弥留了,科学吧?

只有陈宝宝明白是怎么回事,挽着她爸爸的胳膊,忍不住抿起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