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她被撞的话都说不出来 缓慢而又坚定的撞着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277℃

健身本就是在日程上,除非有什麽事情外,本就是应该每天锻炼,长期保持下去。

程乾安在告别了金大仁之后,一路开回了公司附近经常去的那家健身房。

动作利索的换好衣服,程乾安走入健身房内。

进去环视四周,没见着名井南的身影,程乾安四处晃悠着,无果,先站上了跑步机开始慢慢热身。

说来也奇怪,脚踝有伤怎麽还来健身,不应该好好的找医生治疗、在指导下复健。

精选!她被撞的话都说不出来 缓慢而又坚定的撞着

她被撞的话都说不出来

程乾安呼吸平稳,动作频率稳定,身体渐渐热了起来,开始往外冒汗。

「内,我会注意的。」

名井南在女私教的小健身房走出,刚走了出来,就依稀看见了远处程乾安的身影。

「尽量不要活动,如果非要锻炼,不要沾地。」

女私教最后提示道,接着就走开了。

名井南看着教练走远,起身往程乾安那边走过去。

「乾安。」

名井南轻轻叫了他一声。

程乾安扭头,看见名井南在他一旁站着,脑门隐隐有汗渍。

每周固定的复健和心理辅导就占用了她不少的时间。

她现在想多和程乾安有共处的时间,这不仅是他自己的想法,也是林娜琏的想法。

毕竟她要替娜琏欧尼看好程乾安不是吗?

「锻炼完了?」

程乾安保持着跑步频率,看她头上冒汗,间隙问道。

「没有,只是一部分。」

名井南说道,见他没有停下来的趋势,连忙补充,「等你跑完步再说吧。」说完,就坐到一边的长凳上等着他。

程乾安点点头,专心维持住跑步的节奏。

「请问是minaxi吗?」

名井南正坐在位置上等着他,突然冒出来了个粉丝从一边走了过来跟她说话,看起来是个狂热粉丝。

「可以拍一张合照吗?」

男粉丝很礼貌的向她提出了请求。

「内,没问题的。」

可能是上次有阴影了,名井南在没人的情况下碰见粉丝都是心裡打颤。

名井南脸上露出了标準的笑容,拍过照片后,男粉丝有礼貌的道别,还鼓励了她一句,「mina早日康复!」

「内,康桑思密达。」

名井南内心微暖,笑着说再见。

又过了一会,程乾安停下脚步,从跑步机上走了下来。

脑门上已经冒汗,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刚刚是粉丝?」

程乾安自然听到了动静,问道。

「对,找我要了个合照。」

名井南及时给他递上了功能饮料还有纸巾,轻声道。

「那就好。」

接过功能饮料打开喝了一口,程乾安说道。

名井南自然明白他这句话暗指的是什麽,笑了笑没说话。

程乾安来到杠铃的位置架加上铁片,躺下身子,準备做推举。

「我来帮你。」

名井南站到他面前,双手虚放在眼前。

「不用,你该练你的。」

程乾安躺在架子上,抬头仰视着自己面前倒过来的名井南脸庞,拒绝道。

「没关係的,我现在练完了,教练说让我休息一会后再练。」

「这麽贴心,mina桑?」

程乾安调侃道。

又在开玩笑。

「主要是怕砸倒你脸上。」

名井南不服输,也跟他开起玩笑来,反过来调侃他。

小瞧他?

「开玩笑,怎麽可能。」

程乾安一时没绷住,失笑道。

名井南看他的模样,一副得逞的样子,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

程乾安全神贯注挥汗如雨,一次一次的沉气推举。

还特意让名井南往上加重量,在她小心谨慎的眼神下,更是刺激到了程乾安,脸憋的通红也硬是给举了起来。???.0m

「OK,先练到这。」

做完最后一个,实在没劲的程乾安泻下劲来,装作一副今日计划完成的样子,坐起身子,虚势十足。

可脑门上止不住滴下来的汗却没法掩饰。

不等他说话,名井南主动细心擦拭去他额头滑下的汗珠。

程乾安觉得不对,刚想闪避开,名井南主动停下动作把纸巾递给了他。

「给,你自己擦擦。」

看着名井南无辜真诚的眼神,程乾安只当是她是关心自己,主动接过来擦汗。

怎麽突然有种私人教练的感觉,私人教练也没到这麽贴心的地步。

手机铃声响起,程乾安吸取了经验,直接随身带着手机,接通了电话。

「娜琏?」

听到这个名字后,名井南一下子扭过头来看着他,眼神定在他身上。

「嗯,在和mina一起锻炼。」

见提到自己的名字,名井南心裡莫名的紧张起来。

「是吗,很累的话就抓紧休息吧,晚上回去再打视频。」

程乾安的语气温和,嘴角带笑,他的心头肉还是林娜琏。

名井南看了心裡吃味,避过视线不去看他,拨过头髮遮住自己的侧脸,低垂着头,小嘴不服气的嘟起来。

「嗯,会看好的,拜拜。」

简单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程乾安收起手机,扭头看着名井南。

「娜琏说让我注意着你,别伤着脚踝了。」

名井南抬头侧脸注视着程乾安,轻轻应了一声。

「嗯,我会注意的。」

心裡又是一股挫败感油然而生,鬱闷、甚至嫉妒无处可以发泄。

程乾安开始练腿,做着开展拉伸。

名井南做着上肢运动,双臂伸展,在一侧一直眼神注视着程乾安。

敏感的她只要有什麽风吹草动,内心就忍不住联想、纠结起来,这属于完全的自我内耗。

久久无言,程乾安专注着自身锻炼,也不顾一旁佳人的暗自喜怒哀乐,完成了今日的锻炼计划。

「走吧!」

名井南最终是没了锻炼的心思,等着他做完后便直接说道。

「走吧,送你回家。」

完成了今日计划,看着名井南,程乾安点了点头。

车上。

「乾安,你的生日是什麽时候?」

名井南扭过头来,突然问他。

「七月,现在已经过去了。」

程乾安看着车况,头也不扭的说道。

「七月几号?」

名井南追问道。

「七月一号,建党节。」

程乾安扭头瞧瞧她,回道。

「mo?」

名井南疑惑。

「没什麽,这也是是我们国家最有意义的时间。」

程乾安摇摇头,简单解释道,接着眼神盯着她。

「怎麽,问我生日干什麽,想送我礼物吗?」

程乾安厚着脸皮道。

名井南一口否定,接着开口说道:「如果你是七月的话,你该叫我努那才是。」

「啥?」

程乾安一下子愣住了,扭头一脸茫然看着她。

「就是啊,如果按照韩国的来的话...」

名井南扑闪着一双如剪秋水般的双眸和他对视。

「说什麽呢,我们是同辈啊,我连娜琏都没叫。」

程乾安直接一口回绝,晃晃脑袋,意见很强烈,纵使名井南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他也是如此。

绝对不可能。

「说什麽呢,没有道理怎麽突然就想起这个了。」

「可是乾安你明明比我小,我还没被人叫过努那。」

名井南声音很轻,听起来很柔和,真诚发问程乾安。

要是硬说也没毛病,不过这像话吗这,他有时候甚至有种错觉,名井南像个妹妹一样,让他叫姐姐怎麽能叫的出口。

「就叫一次,好不好?」

名井南相当相当罕见的跟他撒起娇来,用他从来没听过的娇滴滴的语气对他说道。

程乾安看着她,一时语结,好像收到了极大冲击,张张嘴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