捅了英语课代表一节课 将英语课代表按在地上C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670℃

韩烈突然一拔高,主题瞬间升华,英语课代表扛不住了。

听听,梦想!

多麽振奋人心的辞汇!

18岁的少年少女,正是相信梦想的时候。

你跟他们说社会黑暗,他们马上全盘相信、义愤填膺,好像整个世界都已经无可救药一般。

可你再和他们提起梦想,他们又会双眼放光,恨不得马上去拯救世界。

这是年龄的必然。

捅了英语课代表一节课 将英语课代表按在地上C

捅了英语课代表一节课文案

英语课代表是个相当冷静理智的女孩,却依然被韩烈搞得心情激荡。

关键不在于狗男人是怎麽吹牛哔的。

关键在于,狗男人确实做到了。

没有人能够平白无故的懂得那麽多,什麽宏源总裁、什麽固定收益部孙明霞,英语课代表听都没听说过。

哪怕扩大到整座学校,或许都没有第二个人关注那些消息。

韩烈一定是经过了艰苦卓绝的学习,长期跟踪新闻热点,坚持独立思考,才会拥有现在的高度。

而他今年只有18岁。

那麽,他是从什麽时候开始以此作为梦想的?

最少应该是在叁年前,高一时!

明明那麽聪明,学习成绩却不好的真正原因,终于找到了!

韩烈懂事得真早,怪不得那麽成熟稳重。

此人胸怀大志、早立早行,又视美女如浮云,日后必成大器!

霸道总裁的幼生期,就应该是这样的。

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席大作家又开始脑补,而且把韩烈脑补到了一个相当扯澹的高度,偏偏还坚信不疑……

就很滑稽。

但是英语课代表一点都不觉得有问题,反而满心欢喜。

狗男人主动问我欸!

而且和我聊天时一点都不遮遮掩掩,有什麽讲什麽,这难道不是好感吗?

对待馀韵和方菲菲时……

嗳?!

狗男人对软饭是来者不拒啊?!

一想到大柰韵和放飞菲,英语课代表勐的从那种旖旎的遐思中惊醒,暗骂自己——

喂!争点气!

别被狗男人迷惑了,丫不是好人!

她悄悄摸了一下发烫的耳垂,随便翻出一个问题:「所以,我们这些没什麽关係的小散户,也可以在市场里赚到钱?」

纯属没话找话,就硬聊呗?

韩烈心裡暗暗发笑,但表面上还是一本正经。

「当然可以,现在是最好的时代。

国家对大资金的监管越来越严格,对操纵市场的打击越来越严厉。

市场环境日趋公平,可是大部分股民的技术,却没有迭代进化到相应的高度。

因此,一定会有数不清的草莽英雄乘势而起,吃到一块甜美的大蛋糕。

你我为什麽不能是其中的一员?」

英语课代表只是随口一问,却再次被韩烈的野心震着了。

因为,这一次,狗男人故意带上了她。

英语课代表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可以在A股市场里赚到钱。

在她看来,这个市场是神秘的、凶险的、充斥着内幕交易和权力寻租的、高度被控制的大赌场。

所以,在前世,当牛市来临时,前期她漠不关心、后期一直犹豫挣扎。

等到终于有足够的桉例证明确实能够赚到钱的时候,最好的时机已经过去了。

进场不到一个月,就被牢牢套死。

整个一站岗的哨兵。

蠢么?

确实有点。

不过这不是她一个人的问题。

哪怕到了2025年,依然有不少人认为股市是被操控着的,没有内幕消息不可能赚到钱。

持有这种想法的人,不乏大学生、教授、其他行业的精英。

阴谋论是人类的天性。

然而,只要看过券商的后台,自然就会明白——不管在什麽时期,始终都有百分之五的股民能够稳定盈利。

熊市少赚或者亏一些。

牛市加仓,大赚。

牛熊转换期利润回撤,把大部分资金撤出,继续小玩。

任何一家营业部都有这种技术不高,但是风格稳健的老股民。

新时代的高手们更可怕。

未来十年间,至少有不下叁十个知名游资杀出赫赫威名,从一万五万八万的小资金做起,做到大几千万甚至两叁亿。

然后规规矩矩的活跃在短线交易中,有时候吃肉,有时候也被散户埋。

另外,张建平、杨连明、樊辉、李星华、哥卫东等等牛散,做长线做趋势,经常一支股票暴赚五亿八亿。

他们每次吃大肉都会被证监会审查。

其中,樊辉被查出来一点小问题,罚了3000多万,其馀牛散乾乾淨淨,赚的都是认知之内的合法钱。

我判断新能源行业有发展,提前埋伏进去,老老实实等着,哪裡有问题呢?

阴谋论患者可能又要问:主力不拉升,想黑吃黑怎麽办?

狗屁!

在新时期,一支股票暴涨靠的是共识,是资金合力,是集体情绪,哪裡还有那种高度控盘的庄家?

该涨的东西一定会涨,没有人能够压制。

不该涨的东西偶尔也会涨,然后经侦部门喜提奖金,每次都能抓到一大串,什麽徐翔、叶飞、老牛、吴承泽……全是窝桉。

韩烈经歷过后世的监管,因此比谁都更明白,什麽事能做、什麽事不能做。

带小黄瓜飞,就属于能做的那部分。

飞太高那不可能,但总得给她喂点甜头不是?

她社死之后自个儿能不能活,全看她飞得尽不尽兴、嗨不嗨皮了……

把她伺候爽了,是烈哥唯一的活路……

英语课代表不知道狗男人心裡居然转着如此恶毒的念头,还在那儿兴奋着呢。

「我也可以吗?可是我什麽都不懂啊?」

「你那麽聪明,为什麽不可以?」

「嘻嘻!那你教我?」

英语课代表越来越兴奋,看着韩烈时,眼睛裡绽放着媚人的光。

换个心急的菜鸡,恐怕已经控制不住寄几,想要更进一步了。

但是心理学二把刀、拉扯小能手、蔫坏的韩大师,显然不会如此孟浪。

关键时刻,大师烈果断拉开距离。

「教是可以,但是你得交学费。」

英语课代表被一盆冷水浇下来,再次恢复冷静。

「怎麽交?你现在又不缺饭票!」

啧啧,这话明显带着些怨气。

韩烈绝对是把脸皮落在寝室里了,理直气壮的回道:「你和她们能一样吗?她俩请客是情分,你请吃饭是孝敬……」

「啪!」

英语课代表气红眼了,一巴掌抡到韩烈的后背上,疼得自己手掌都麻了。

「我孝敬你个粑粑!烦不烦人啊你?!」

她急了她急了!

屎尿屁一出口,那就是真急眼,不是开玩笑了。

「卧槽!你谋杀亲师傅啊?」

韩烈疼得脑瓜皮一激灵,不过骂归骂,心情倒是不赖。

小黄瓜越来越不见外了,多好。

可能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但是韩烈和她四年同学,太清楚她的性格了。

这妞骂人是常事,却从来没和男生动过手。

要不怎麽夸她擅长保持距离呢?

照现在的状态持续下去,底线一点点降低,迟早有一天,距离会突破到负数。

嘎嘎嘎嘎……

「师傅?你配么?我同意了么?闲聊两句真把自己当大头蒜了!就今天的早饭,多一顿都没有,少做梦!」

英语课代表涨红着脸,小嘴嘚吧嘚一阵哔哔叨,反抗得老激烈了。

不过,听听就好。

下次韩烈再找她,她肯定还哔哔,然后乖乖掏钱。

这还是没有什麽实战成果的时候,等到韩烈真正做出来成绩,局面还会更加失衡。

当然,局面怎麽样都不影响她嘴上继续强硬。

谁还不是个永不言败的傲娇小宝贝来着?

韩烈嘶嘶哈哈的蹦躂两下子,疼劲儿终于缓过来了,正要再调戏她一句,小黄瓜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一大早的,谁打电话?」

她掏出手机,发现是个陌生号码。

「您好,哪位?」

「席梦?啊啊,对,我是!」

「嗯,我在上外,你直接到东门口吧!」

「好好好,麻烦您了,谢谢!」

韩烈听到她的回应,心裡一动。

哟吼!原来是火腿好哥哥的那份厚礼到了……

英语课代表压根不知道寄来的是什麽,心情特别轻松。

挂断电话,轻轻对韩烈一歪头:「走吧,先陪我拿个快递去,回来再吃饭。正好在食堂拆开看看,那玩意我急着用……」

她的动作真的特别美、特别飒。

但是烈哥突然捂住脸,浑身直哆嗦,差一丢丢就忍不住笑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