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你把水弄得到处都是 小东西才几天没做水这么多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933℃

只用了一天时间把水弄得到处都是,席鹿庭就把作业交给了韩烈。

小东西特喵的整整一万字!

哎我去,写得简直详细极了。

那些心理描写和具体感受到底对不对,韩烈也不知道。

毕竟咱们烈哥是一个处长,只擅长干手艺活,没经歷过真正的大场面。

反正就挺传神的,特别像那麽回事,贼吉尔刺激。

把韩烈看得直敲桌底板。

你看你把水弄得到处都是 小东西才几天没做水这么多

你看你把水弄得到处都是

韩老师一个字一个字的批判着,一万字整整看了半个小时。

最终,向小黄瓜同学提出热烈的表扬。

「几天没做却写得非常好!远远超出我的想像!」

讲真的,这事儿就离谱。

韩烈捏着3级文学+3级写作+3级车技,依然没有席鹿庭的水平高。

要是能够换算,席鹿庭的特殊写作技巧至少是4级。

可是她才看过多少书、写过多少字?

韩烈不得不再一次承认,这个世界是属于天才的。

天赋这东西,就是不讲道理。

但是席鹿庭的天赋……额,歪得真特么厉害……

韩烈摸着下巴思考了好一阵儿,总觉得事情不会如此简单。

有没有一种可能……

席鹿庭写小黄雯的天赋,其实只是某种大天赋的延伸?

烈哥好奇死了。

席鹿庭忐忑而又兴奋的等了整整半个小时,终于等到火腿土豪的夸奖。

整个人一激灵,过电似的颤抖起来。

一根曂呱的寂寞:「我过关了?」

火腿换黄瓜:「是的,我的小兄弟告诉我,那叁分之一的分成非你莫属!」

明明是夸奖,但是听着怎麽那麽奇怪?

席鹿庭红着脸,心情有些奇妙。

似愉快、似激动、似羞恼,并且带着一丢丢的刺激。

嘶……

席鹿庭啊,你可真是一个变态!

她暗暗嘀咕着,强行冷静下来,搞正事。

一根曂呱的寂寞:「那我们需不需要签个合同?」

火腿换黄瓜:「你是怎麽想的?」

席鹿庭咬着下唇,陷入纠结。

她想要个保障,但是又不想签正式合同。

主要是不愿意暴露自己的身份证号码和照片。

她希望和火腿土豪保持简单一点的关係,不要因为自己的颜值而产生什麽变化。

可是如果书的成绩特别好,那叁分之一的分成是很大一笔钱,没有合同怎麽保障自己的利益呢?

一根曂呱的寂寞:「我不知道……」

韩烈暗暗发笑,故意问:「你是不是有什麽顾虑?」

一根曂呱的寂寞:「额……我长得很丑,不想暴露照片。」

火腿换黄瓜:「没关係啊,我在意的是你的才华,而不是外表。」

一根曂呱的寂寞:「(感动)(感动)」

火腿换黄瓜:「那这样吧,我向你开放作者后台,你可以随时查询真实收入。

然后把你的银行卡号告诉我,每个月稿费到账的那天,我会第一时间把你那份儿转过去。

怎麽样,愿不愿意相信我?」

席鹿庭并不天真,可是她真没觉得这本书能在订阅方面赚什麽大钱。

晋江的大部分暴富神话,都来自于出售版权。

于是她痛快的同意:「好,我相信你!」

火腿换黄瓜:「(大笑)这就对了,我的小黄瓜!」

一根曂呱的寂寞:「(大笑)合作愉快,火腿哥!」

火腿换黄瓜:「爱你哟,黄瓜妹~」

一根曂呱的寂寞:「(害羞)(害羞)(害羞)」

接下来的日子,韩烈过得安静而又充实。

早上锻炼,中午蹭方菲菲,晚上蹭馀韵,上下午学习,8点之后码字,11点半準时撩骚小黄瓜。

小说的进度飞快,每天都能写出至少5000字交给席鹿庭润色。

而席鹿庭的日子,过得刺激而又充实。

她会花费一整天的时间来修改文字,为了躲开寝室里的窥探目光,她每天都要在图书馆和教室之间打游击。

直到她在上外本校的图书馆裡找到一个小房间,才终于安稳下来。

7号正式上传新书第一章的时候,两人已经攒下2.5万字存稿。

作者名:火腿换黄瓜。

作品名:《霸道总裁的复仇女神》

女主角:席梦珺。

男主角:韩烈野。

故事内核:狗血、矫情、文艺范、黑暗男主、大女主、虐恋情深……

看到男主角名字的时候,烈哥到底没忍住。

「男主角的名字有什麽含义吗?」

一根曂呱的寂寞:「额……」

席鹿庭纠结了好久,最终,出于对火腿哥的信任,她还是讲了部分实话。

一根曂呱的寂寞:「我认识一个可能是出身于豪门的公子哥,就姓韩,我觉得他身上有很多可以观察借鉴的点,有助于我描绘霸道总裁……」

火腿换黄瓜:「(惊讶)厉害!你居然认识现实中的霸道总裁?!」

一根曂呱的寂寞:「没有啦!那家伙现在还是个学生,不过他的行事风格,确实有点霸道总裁范儿。」

韩烈强忍着笑,好心指点她。

「那你要和他打好关係,平时里多接触一些,仔细揣摩他的内心世界,会对你的写作有巨大帮助。」

一根曂呱的寂寞:「嗯嗯嗯,我会的!」

一根曂呱的寂寞:「不过我不大喜欢他,太骄傲了,总是拽得跟什麽似的,看不起我们这些学渣!」

火腿换黄瓜:「(坏笑)所以你就要在书里YY他?」

一根曂呱的寂寞:「我没有!!!」

一根曂呱的寂寞:「烦人,给老子爬!」

韩烈哈哈大笑。

哥一般不这样,除非实在忍不住。

火腿换黄瓜:「好好好,你没有~~~」

一根曂呱的寂寞:「本来就没有!」

火腿换黄瓜:「那你要加油喽,好好写,到时候把成绩摔在那家伙脸上:你跟我傲气什麽?老娘是知名作家!」

一根曂呱的寂寞:「哇!好想法!(星星眼)」

火腿换黄瓜:「乾巴爹!」

一根曂呱的寂寞:「(奋斗)(奋斗)(奋斗)」

结束了聊天,韩烈摸着下巴,嘿嘿一阵坏笑。

很显然,席鹿庭对自己的好感度不低。

平时藏得再怎麽好,刚才那一下子就全都暴露了。

而且,随着书里男女主角的感情进展,她的代入还会越来越深。

这就有意思了,嘿嘿嘿嘿……

韩烈心情愉快的抻个懒腰,起身收拾房间,7天宅居,寝室里攒下不少垃圾。

一边收拾,一边幻想着以后与席鹿庭的接触画面,又忍不住坏笑起来。

「大哥!我们回来了!」

寝室门突然被推开,丁丁和小东北拎着大包小包杀了进来。

兴高采烈的小哥俩,突然顿住脚步,愣在门口。

昏暗的、未开灯的房间里,加烈大哥蹲在最裡面,拉着那麽老大一个黑塑料袋,一边往裡装着东西,一边发出阴测测的低笑……

笔记本的屏幕闪烁着微光,照在大哥的侧脸上,勾勒出一个光影交错的恐怖表情……

妈耶!

大哥你在装什麽?!

韩烈侧过头,笑着和两个小兄弟打招呼:「回来啦?」

看到那个一半藏在阴影里的笑容,哥俩浑身一激灵,腿肚子彻底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