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房被教练啪到腿软H 和游泳教练的水下运动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967℃

吃完饭,教练很热情的想要「带着」韩烈去逛街。

原话是:「走,亲爱的,我带你去逛街!」

那意思是要花自己的小金库给韩烈打扮打扮,很有金主的大气。

可惜韩烈并不领情。

哥们是个有职业道德的人(?),只收现金,不收礼物。

区别在哪儿?

你给钱,我自己买,有经验。

你花钱把我需要的东西都买了,降低我的消费需求还没经验,闹呢?

健身房被教练啪到腿软H 和游泳教练的水下运动

健身房被教练啪到腿软H

再说了,谁知道你拉着我逛街是不是想要假公济私,熘我一下午……

女人逛街的实力,烈哥并不想体会。

于是韩烈拒绝得很乾脆,但是,话说得特别漂亮。

「宝贝,虽然我很想陪你去,但是你要考虑到你的魅力——今天上午我翻来覆去一分钟都没睡着,我得回酒店补个觉。

你呢?困不困?」

态度那叫一个体贴温柔。

然而教练似笑非笑的回道:「我家司机在外面等着我,你确定真要带我去酒店?」

那算了。

烈哥立即改口:「那,回学校休息?你来参观男寝或者我去参观女寝,都可以。」

「噗!」

教练咬着牙竖起大拇指:「狗东西,你真行!」

擦擦嘴,起身便走。

「不逛拉倒,我找姐妹玩去,你悠着点浪!」

韩烈顿时不困了,兴緻勃勃的问:「嗳,你的姐妹们好看吗?」

「好看啊!怎麽可能不好看呢?」

教练似笑非笑的看着狗东西:「当初尚德私立的八朵金花,全是我姐妹。小时代你看过没有?林萧、顾里、南湘、林泉、袁艺……什麽类型的都有。」

「那你可千万防着点她们,别让她们看到我。」

韩烈的态度竟是如此自然而然顺理成章,哪怕教练已经很熟悉他了,依然会感觉离谱。

「毕竟我的魅力你很清楚,而我的抵抗力你也清楚……」

于是教练马上便明白了:「哎哟!烈哥你这是在给我打渣男预备针呢啊?」

「什麽渣男不渣男的。」

韩烈面不改色的摆摆手:「你要是能够满足我,我至于吗?主要不是因为你太废?小趴菜。」

教练顿时又羞又气,板着脸把墨镜往鼻樑上一挂,转身走人。

讲不过又打不过,我……我不理你了!

韩烈一点不急,悠哉悠哉的结账,还对着她的背影挥挥手。

像这种闷气,她生不过10分钟,哄都不需要哄。

富家女呢,一般有叁种形态。

第一种的共性是天真不谙世事,满脑子幻想,最需要浪漫、需要哄、需要用细节打动她们,年轻的时候对爱情义无反顾。

比如丁香。

第二种的共性是娇气事儿多,以自我为中心,爱作,这种就不能哄了,越哄越作。

比如hn玛莎拉蒂醉驾女。

第叁种的共性是善于调节情绪、适应性强,陈妍妃和教练都是这一挂的。

区别是陈妍妃更大气,教练更小心眼儿,不过都不需要太惯着,你一味的讨好她们,她们反而瞧不上你。

当然,不能完全不哄,而是要站在支配者的高度上适度的哄。

如果能力不够,撑不起支配者的高度,那麽至少要做到人格上的平等。

初高中的小溷溷之所以总能搞定乖乖女和白富美,就是因为人家溷不吝胆子大,根本不在乎什麽地位成绩,无意间满足了这个基础条件。

到大学这种情况就少了,是因为虽然人格平等,但是眼界和阅歷越发不平等,只有基础条件,没有高阶条件。

高阶条件太多,言谈举止、知识涵养、叁观匹配、展示技巧……下次再开班。

总之,烈哥成功「止损」。

敲黑板!

没有任何明确目的去陪女人逛街,是一种重大损失!

如果是你花钱砸姑娘,那尽管逛,逛得越多、越澹定,买的东西越贵、越贴心,那麽加分就越高。

如果只是单纯的陪逛,尽量不要去。

一来会显得你的时间很不值钱,个人价值比较低。

二来,没有计划的逛街最容易碰到突发情况,太考验你处理问题的能力,也容易和其他男人形成对比。

叁来,她看到喜欢的东西却买不起或者舍不得买,再怎麽善良的姑娘心裡都会不好受。

你给她买吧,伤钱,而且显得太主动。

不给她买呢,又容易被迁怒。

不是男女朋友的时候她会想——这男人真抠、真没眼力见、对我不够真心等等等等。

是男女朋友的时候想法更简单了——这男人不能要了!

只有极少部分的姑娘会单纯的享受和你一同逛街的乐趣,碰到这种,要好好珍惜。

教练应该只是想拽着韩烈熘腿,甚至享受给他花钱、养小白脸的乐趣。

但是,我堂堂烈哥,得有鸭王的身价,对吧?

不能你想去我就同意,出场费你给了么?

追女生的最高境界是真诚,但前提条件是——你得碰到一个真正值得的人,还得有足够的个人魅力,并且打算一心一意的和她走下去。

如此一来,真诚比任何套路都管用。

除此之外,99%的情况都是技巧为王。

不得不承认,在各种人际技能纷纷提升到3级之后,再有经验和心理学打底,如今的韩烈俨然已经是一个情感理论大师。

融会贯通,一跃从死直男变成狗渣男,路是越走越宽啊……

结完账,慢慢走到马路旁,和教练告别。

「女朋友,要不要来个吻别?」

叁个字,顿时让教练的眉梢起飞。

「哼!」

她微微扬起下巴,发出一声好像带着不屑的冷哼,但是侧脸的角度就很微妙。

韩烈懂,太懂了。

于是果断隔着帽子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瓜,笑盈盈道:「不要拉倒,待会我找席鹿庭去。行了,回家吧,车来了。」

结果教练居然没生气,狡猾狡猾的一笑,灵动慧黠,可爱极了。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席鹿庭和你闹彆扭了,有能耐你就把她叫到酒店去陪你,我保证不生气。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