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我想你了想和你做一件事 坐着吃饭下边是连着的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300℃

「对啊,我下午在家也没事儿干,就收拾了一下。」陆峰的目光落在了江晓燕另一隻手上。

袋子里装着菜、酱油、还有一小块猪肉,中午的白水挂面没啥营养,陆峰现在已经饿得头晕眼花。

江晓燕顺着陆峰的目光看向自己手裡的袋子,开口道:「我跟电子厂的李姐借了八毛钱,买了点菜和肉,你帮我拿一下,我马上做饭。」

陆峰接过袋子,说道:「宝我想你了,你看孩子,我去做饭。」

说完一头扎进了厨房,江晓燕把熟睡的多多放在床上,看着乾淨整洁的家,又看了看厨房裡忙碌的背影,整个人如梦似幻。

宝我想你了想和你做一件事 坐着吃饭下边是连着的

宝我想你了想和你做一件事

想和你做一件事,但不好意思开口。这是真的吗?

是老天爷觉得我太苦了,给我点甜头嘛?

江晓燕从不奢求什麽大富大贵,他看着厨房裡忙碌的男人,只是奢求这样的日子能多几天,哪怕多几个小时,就心满意足了。

陆峰第一次公司上市敲钟都没这麽激动过,现在看着那几两肉,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下来,感叹了一句,现在物价是真的便宜。

八毛钱就买这麽大一堆东西。

八十年代末,一些小地方还在使用粮票,现在的大白兔一分钱叁块,猪肉不到五毛一斤,江晓燕很勤快,以她的收入,足以让一家人衣食无忧。

肉片下锅,滋滋作响,肉香味让人垂涎欲滴,陆峰熟练的把菜下锅翻炒了起来,肉味飘荡出了家门,飘进了楼道里。

另一间出租屋内,一个四十来岁的肥胖女人嗅了嗅,朝着身边的男人问道:「这谁家的肉味啊?」

「你管人家谁家呢,吃饭吧。坐着吃饭也要下边也要连在一起。」

「这楼道里就那麽几家能吃的起肉,又不过节,又没啥大事儿,我得看看去,万一是陆峰家呢?」

「那个陆峰赌鬼一个,穷的连西北风都喝不起了,还吃肉?」

「万一赢钱了呢?他老婆两个月前跟我借了一块二就还了六毛,还有六毛呢,妈的,见了我都躲着走。」

女人说着话推开门走了出去。

陆峰把饭菜放在了桌子上,看向江晓燕道:「吃饭吧,别惊扰了多多,给她留点就好。」

江晓燕点点头,坐在了对面,看着满桌子饭菜眼眶有几分湿润,想要说点什麽,一张嘴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怎麽了?」陆离拿起一个馒头塞进嘴裡大口的吃着,问道:「怎麽哭了啊?」

「没事儿,我就是高兴。」江晓燕抹着眼泪,哽咽道:「你过几天找份工作,好日子会有的,不跟你那帮狐朋狗友来往了,行吗?我求你了。」

「嗯,不来往了。」陆离点点头,至于找工作的事儿,他没答应,吃过这顿饭后,他得回去了。

陆峰看了一眼熟睡的多多,心裡暗暗祝愿这对母女有个好未来,低头吃饭。

女人在楼道里晃悠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锁定了陆峰家,伸手敲了敲门。

「谁啊?」江晓燕问道。

「我!李大芳。」门外的声音很是低沉,彷彿带着一丝火气。

江晓燕听到这个名字神色有些紧张,楼道里的哪一户不知道李大芳难惹,如果不是因为两个月前实在没法过活,她也不会跟李大芳借钱。

本来发了工资就还,可是刚发了钱,就被陆峰拿走跟那帮哥们吃饭喝酒,她硬挤出六毛钱还了一半。

「怎麽了?」陆峰察觉到她的不对劲。

「没事儿,就是有六毛钱没还,我去跟她说一声,这个月发了钱,先还她。」江晓燕说着话站起身去开门。

「我把碗筷收拾进厨房。」陆峰把碗筷拿起来进了厨房。

厨房裡已经接了半盆水,旁边是插座和两根电线,陆峰看着眼前的一切,深吸了一口气,开始摆弄起来,心裡默默在祈祷,一定要成功,希望自己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成为董事长陆峰!

江晓燕打开门,看到李大芳黑着脸,她陪着笑脸道:「李姐,这麽晚了,有事儿嘛?」

「你家日子不错嘛,吃肉啊!」李大芳靠在门框上道;「还欠我六毛钱,什麽时候给啊?我这个借钱的都吃不上肉,你脸皮厚,借钱大鱼大肉的。」

江晓燕满脸的尴尬,说道;「李姐,我家日子不好过,今天是跟人借了八毛钱,改善一下伙食,您再容我几天,发了工资,肯定还您。」

「少他妈说那些废话,你都拖多长时间了?我给你脸了是吧?就现在,还钱!」李大芳得理不饶人。

江晓燕急忙摸兜里,八毛钱还剩下叁毛,为难道:「我先还您叁毛,发了工资,肯定还您。」

李大芳一把将叁毛钱抢了过去,喝道:「还有叁毛呢?今天要是不还钱,别怪我骂街。」

「李姐,你容我几天行吗?」江晓燕的声音里满是恳求,已经红了眼眶,她的生活终于看到了希望,相信未来肯定会好起来的。

「我求你了!」

李大芳一把甩开江晓燕的手,冷眼道:「少他妈来这套,还钱,就现在,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李姐,你容我几天行吗,就几天!我给你跪下了。」江晓燕声泪俱下,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她实在没办法了,除了恳求。

厨房裡陆峰已经把两根电线插在插孔里,冒出一阵火花,门口的对话他全部都听在耳朵里,心裡暗暗告诉自己,一切都跟自己没关係了,自己要回去。

「少他妈来这套!」李大芳在楼道里扯着嗓子大喊道:「都出来看看啊,江晓燕欠钱不还!」

各家各户纷纷打开门看热闹,嘀嘀咕咕说个没完。

「这人是真不要脸,欠人钱厚着脸皮不还。」

「你不知道吧,还有更不要脸的呢。」

「有人看见她出去卖!」

「在哪儿看见的啊?」

「别管在哪儿看见的,肯定是真的,她那个男人吃喝嫖赌占全了,哪儿来的钱啊?」

「就是啊,长得漂亮也就这点用处。」

各式各样羞辱人的话,让江晓燕无地自容,站起身把门一关,跑到床上抱头痛哭起来。

「开门,躲裡面当什麽缩头乌龟啊?欠钱不还你有理?」门外响起了李大芳的吵嚷声,紧接着是一阵踹门声。

「这个楼层谁不知道你是个老六?没钱就去卖啊,借钱不还,你脸皮怎麽那麽厚?」

「开门!」

「长得漂亮有用啊?有种找个男人来把钱还上啊?」

江晓燕抱着膝盖痛哭,她不敢出去吵,对方一句还钱就能让她哑口无言,只能默默的承受着,这几年来不知道多少次被人这样骂过。

陆峰看着水盆里电线滋滋冒烟,心裡一团糟,他不停的告诉自己,别心软,自己必须得回去,自己十年的拼搏才换来的成功,还没等享受就没了。

可是厨房外江晓燕脆弱无助的哭声让他有些痛苦,深吸一口气,他还是决定要把手伸进水盆里,如果回去了,这裡的一切都跟自己无关了。

「砰砰!」

「**!开门!还钱!」

巨大的砸门声直接把多多从梦中惊醒过来,醒来后嚎啕大哭起来。

江晓燕急忙把多多抱在怀裡,母女二人蜷缩在床角,她不停的拍打着多多的后背,告诉她没事儿。

「爸爸!我怕!」

「爸爸!」

多多的喊叫撕心裂肺一般!

陆峰的手刚要触碰到盆里的水,听到多多的嘶喊,勐的收了回去,深吸一口气自语道:「老天爷,你赢了!」

「我如果不让这母子二人过上好日子,我不姓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