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你把水弄得到处都是(你看看到处都是你的水)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742℃

陆峰看着她,也伸出手道:「你好!」

「不用介绍了,快点坐吧!」王兰掉过头看都不看陆峰一眼。

江晓燕看了一眼陆峰,小声道:「你别给我惹事儿啊!你把水弄得到处都是。」

说完抱着多多坐在了小丽身边,陆峰看着王兰如此神态,心裡暗想,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嘛,上一世老子几十个亿也没这麽嚣张。

不过他还是替江晓燕着想,毕竟是她厂子里的主任,免得给她小鞋穿,什麽都没说,坐了下来。

你看你把水弄得到处都是(你看看到处都是你的水)

你看你把水弄得到处都是

「晓燕,一会儿你敬兰姐一杯,这是个好机会,知道嘛?」小丽窃窃私语道。

江晓燕点点头,说了一声谢谢,今天的聚餐王兰本来就没叫江晓燕,是小丽自己做主把她叫来的。

几个女人小声聊着天,目光时不时的往陆峰这裡飘,桌子上已经摆上了一些凉碟,多多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沙棘雪梨,不停的用手拉扯着江晓燕的衣服。

「你这孩子懂点事儿啊。」江晓燕瞪了她一眼。

多多很是懂事儿的不在有多馀动作,只是瞪大眼睛看着,陆峰看到她这幅样子,伸手把多多抱了过来。

「想吃啊?」陆峰问道。

多多看着沙棘雪梨点点头,又摇摇头。

「这是想吃,还是不想吃啊?」

「想吃,可是妈妈不让我吃,我要听话。」多多说着话小脑袋靠在陆峰的胸口。

陆峰笑了笑,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放在了多多的嘴裡,桌子上其他人看到这暗暗皱眉,小声嘀咕道:「什麽素质啊?」

「一个二溷子能有什麽素质!」

「早知道这一家子来,我就不来了,简直掉档次!」

「就是,要不给他们打包一份儿,让他们回家吃去吧。」

刻薄的话语传入了江晓燕的耳朵里,掉过头轻轻拍了一下陆峰,看向众人有几分歉意,很是尴尬。

楼梯口的位置走上来一个叁十来岁的男人,西装革履,平头,气势很足。

「我男人来了。」贺珍站起身挥了挥手。

男人朝着这边走过来,先冲着王兰客气道:「兰姐也来了啊!」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啊,这是我男人,现在在国营单位当科长,不值一提!」贺珍嘴上说着不值一提,可是脸上却洋溢的傲然。

尤其是面对江晓燕的时候,这种傲然更加盛气逼人。

贺珍一个个介绍着,当轮到陆峰的时候,不屑道:「这是我们厂一个小工的男人,大家坐吧。」

牛科长看着陆峰,目光里流露出不少故事,感觉的出来,贺珍没少在家裡说关于陆峰的事情。

「孙老班和郑总也来了,一会儿就上来,通知上热菜吧,聚在一起不容易啊!」牛科长说着话看向王兰问询道:「怎麽没见赵总啊?」

「他公司里这几天挺忙的,估计得一会儿到。」

没一会儿走上来两个男人,一个身材魁梧,是李娇月的男人,孙老板,另一个个子不过,大腹便便,是魏佳佳的男人,赵总。

随着各自家属到来,饭桌上热闹了起来,彼此寒暄着。

只有江晓燕、小丽、陆峰叁个人坐在那显得格格不入。

「赵总在哪儿发财啊?」

「发什麽财,今年快赔上万了,孙老板的生意才稳赚不赔呢。」

「那个就是江晓燕男人啊?怎麽打扮人模狗样的,不是说全靠老婆养着嘛?」孙老板挤眉弄眼道。

「也好意思来蹭饭,这种货色也就是脸皮厚了。」

几个人嘀嘀咕咕,声音并不大,可是都在一个桌子坐着,谁听不见?

江晓燕的脸色难看,低着头,让自己假装听不见,陆峰抱着多多靠在椅子上冷眼看着这几人,他倒是想知道,这些老板们有多大的优越感。

「各位老总们,聊啥呢?」陆峰开口问道。

在场的人都是一愣,没想到陆峰居然敢开口说话,而且听语气还挺冲。

郑总皮笑肉不笑的哼哼两声,脸上的横肉颤了颤,说道:「就是聊点商界的事儿,不知道陆总在哪儿发财啊?」

几个女人听到郑总对陆峰的称呼,捂着嘴笑起来,陆总,真的是莫大的讽刺。

「没发什麽财,也就是随便弄了个厂子干着,刚起步而已。」陆峰随口说道。

「噗嗤!」

贺珍忍不住笑了出来,其他人都忍俊不禁,饭桌上的气氛一时间欢快了起来,小丽有些皱眉,小声道:「晓燕,你让你男人少说两句吧,别丢这个人。」

江晓燕悄悄的打了一下陆峰的手,给了他一个眼色,可是陆峰就像是没感觉一样。

「陆总真不是一般人啊,你的大名我是如雷贯耳,就你还开厂子?按照这麽说,给狗丢个包子,它都能开厂子了。」孙老板笑着道。

众人哄堂大笑起来,小丽在一旁附和的笑了笑,她跟江晓燕关係是好,可也没到为了她得罪这麽一桌子人。

王兰笑呵呵的看着陆峰,就像是看着最大的笑料一样。

陆峰面色沉了下来,盯着孙老板道:「你得给我道歉,把你刚才的话收回去。」

全场的笑容戛然而止,陷入了死寂之中,李娇月第一个觉得难堪,自己男人是什麽身份,不过是调侃他几句,还敢拉下脸?

「你说什麽?」孙老板恼羞成怒,呵斥道:「有种把你刚才的话再给老子说一遍。」

江晓燕急了,拚命的抓着他的手,压低声音道:「你瞎说什麽啊?快给人家道歉,这些人都是咱家这种穷人能惹得起的。」

陆峰丝毫不搭理,反而一脸澹然,抬起手,用手指指着孙老板一字一句道:「你得给我道歉,把你刚才的话收回去。」

「我他妈给你脸了是不是?」孙老板勃然大怒,站起身喝道:「你是个什麽东西,用手指着老子,你有资格跟我坐一块嘛,穷鬼!」

「江晓燕,你什麽意思?」李娇月喝道。

江晓燕急的都快哭了,站起身连连鞠躬道歉:「你看看把水弄得到处都是,对不起啊,他...他喝了点酒,您别跟他一般见识。」

陆峰一把将江晓燕按在座位上,开口道:「我没喝酒,怎麽了?穷就得让你在这冷嘲热讽?」

「哟呵,你都不知道吃着谁的饭,挺横啊,陆总!」王兰开口了,盯着陆峰道;「我叫你陆总,够尊敬你了吧,你说你开厂子,多大的公司啊,多大的产业啊,给我们讲一讲呗,来,给陆总鼓掌。」

王兰都开口了,孙老板也不能不给面子,坐下来冷眼看着,现场响起来稀稀拉拉的掌声,伴随着讥笑之声。

江晓燕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这不是看他出丑嘛,叫他陆总,不就是把他架在火上烤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