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路多汁多肉的糙汉烈途 收藏!整篇都是肉的糙汉文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656℃

陆峰一路上在琢磨,自己每天晚上守在这也不是个事儿,需要定下来几个主管,该发展一下管理层了。

何艳丽一晚上没睡好,她没接触过什麽有钱人,不过最近听闻了一下事情,现在的陆峰是真的有钱了。

她太明白了,如果陆峰接触到有钱人的圈子,根本不会搭理她,现在是她最后的机会,至于吴宏宇那种货色。

算是一条后路。

陆峰不退,那就让江晓燕退,大清早她起床敲开了江晓燕的房门,绘声绘色的编造了一段俩人的风流情史。

公路多汁多肉的糙汉烈途 收藏!整篇都是肉的糙汉文

公路多汁多肉的糙汉烈途

沿途一条大公路,陆峰回到家,发现房门开着,江晓燕坐在桌子前哭,多多还在睡觉。

「怎麽了?」陆峰纳闷道:「大清早的哭什麽啊?」

「没事儿!」

陆峰看着她一个头两个大,这段时间他也察觉出来,江晓燕这个人,有什麽委屈都自己往肚子里咽,从来不说。

「你有什麽话就说。我不想叁天两头回家看你抹眼泪,影响心情。」陆峰坐下来乾脆道。

「何艳丽跟我说你俩的事儿了。」江晓燕吸了吸鼻子,哽咽道:「没事儿,你对我和多多已经够好了,我应该知足。」

陆峰瞬间全明白了,自己这几天西装革履的出门,而且给江晓燕叁百块钱的事儿,传的满城风雨,不知道多少人背地裡眼红。

站起身就朝着门外走去。

「你干啥去啊?」

「你别管!」

陆峰到了何艳丽门前,抬脚一脚踹在了闷声!

「砰!」

一声闷响,整个楼道都听见了,不少人探出头看。

「谁踹老娘的门,不想活了?」屋内传来何艳丽的叫骂声,打开门看到陆峰,问道:「你踹我家门干啥?」

「我告诉你,你再跟我老婆说那些有的没的,小心我抽你,还有你们!」陆峰掉过头扫视了一眼,大声喝道:「老子赚多少钱,跟你们有关係吗,一个个背后嚼舌头,惹急了老子,把你们舌头扯出来。」

「我没说啊!」何艳丽一脸委屈道:「我刚睡醒,你别那麽大火气,进屋坐吧。」

她穿着一件弔带,身材若隐若现,很是勾人,目光有几分迷离,加上她少妇的风情,没有几个男人扛得住。

「去尼玛的!」陆峰一把将她推进了屋裡,直接把门关上了,嘴裡骂了一句骚东西。

回到家,把门一关,这段时间裡,江晓燕是第一次看到他发这麽大脾气,往日根种在心裡的恐惧被唤醒,有些惊惧的看着陆峰。

「你不要信外面的鬼话,只需要听我的,知道嘛?」陆峰盯着她一字一句道:「我不会骗你,我看你可怜才留下来的,就算是离婚,我也得让你拿着你这辈子花不完的钱走人,懂吗?」

江晓燕似懂非懂,瞪大眼睛点点头,只是觉得他对自己真好,那种好,就像是一种怜悯!

陆峰也不想多说什麽,直接躺床上睡觉了。

人员两班倒、机器日夜不停的运转着,煮罐头的炉灶火焰吞吐,一辆辆车拉着罐头传递到道路不便的农村裡。

一种不知名的罐头飞速在各大农村成了抢手货,跟供销社裡的罐头比起来,它更便宜,量更大。

哪怕是吃不完,也要攒着,谁知道下次还有没有这种好事儿了。

流水线就像是印钞机,疯狂的转动着,粮食飞速变换成人民币汇聚在了这家简陋的作坊内,如此简单的商业模式,巨额的利润,是四十年后的人们不敢想像的。

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这裡有一家罐头厂,有车的就想来拉点活儿,周豪作为第一个吃瓜的人,保持着绝对的优势。

周建国和孙龙斌感觉出有点不对劲,他不是说随便弄一弄,煳弄他家老爷子嘛,现在这情况声势浩大,裡面的利润简直让人眼红。

陆峰醒来已经是下午叁点了,家裡打扫的乾乾淨淨,床头上折叠着洗乾淨的衣服,桌子上放着饭菜,还有一张纸条:冷了的话,就自己热一热。

上一世陆峰创业都是吃外卖,看着纸条,心裡有着说不出的感觉,有人关心还是挺好的。

吃过饭直奔作坊而去,现场热火朝天,一片忙碌,大头旁边站着周建国和孙龙斌。

「行啊,大头,现在溷的人模狗样了啊!」

「跟着你峰哥没少吃肉吧,你都能管人了。」

「都是峰哥照顾。」大头看到陆峰,开口道:「峰哥来了。」

周建国和孙龙斌对视一眼,迈步朝陆峰走了过去。

「峰哥,摩托车买了,八零车,好的很,花了一千八!」大头高兴的指着不远处的八零摩托车。

陆峰点点头,看着周建国俩人。

「峰哥,你这买卖弄大了啊,这两天也跟兄弟们吃饭了。」

周建国和孙龙斌俩人客气了几句,孙龙斌开口道:「峰哥,你这生意这麽火,你家老爷子应该满意了,我爸那事儿.....」

「忙的要死,你放心,兄弟们的情谊,我都记着呢!」陆峰把文件包夹在胳肢窝说道:「我家老爷子又不在咱市,在省里呢,这才几天,我得这边稳定,去省里跟他说,一切都好办,村裡的果子钱都给了吧?」

「给了给了,我爸还担心,我跟他说,峰哥是大人物,不可能拖欠的。」

周建国看着自己房子,心裡想着,生意这麽火,自己收点房租,没啥问题,开口道:「峰哥,这房子,还有机器....」

「哎呀!」陆峰掉过头朝着周豪喊了两句,摆手道:「过几天再说,忙着呢,放心吧,峰哥能亏待你?改天请你俩喝酒,我请客,就去最贵的,回见!」

俩人被搪塞了一顿,站在当场看了好一会儿,只好回去了。

中午时分,吃饭的时候,大头小声道:「峰哥,就这生意,想不发财都难,我算了,一天八九千,一个月二十五万,一年就是叁百万啊!」

「哪儿那麽容易,商业是有竞争性的,你不能这麽算,这种买卖能做一个月我就笑了,先不说季节水果限制了生产,生意这麽火,眼红的人很多,商业没有平衡点,只有增长点、衰落两种选择!」

「如果一家企业,长时间保持平衡点,它就触碰到了《反垄断法》,明白嘛?」

大头挠了挠头,理解不了陆峰说的话,不过他觉得峰哥很厉害,绝对不是普通人。

「我跟着峰哥干就行了,我爸告诉我,我是狗熊,峰哥是英雄,让我好好跟着峰哥。」大头憨厚的笑了笑。

「哥不会亏待你的!」陆峰吃完饭拿起账本看了起来,已经有小叁万块的利润了,只有封装机的五千块没给,其他的都刨除在外。

掉过头看着忙碌的作坊,陆峰心裡暗暗想,任千博,你再给我十几天时间,我陪你玩儿,就怕你不是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