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一个接着一个C 公交车上拨开丁字裤进入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121℃

布置的作业里,这题错误率比较高,因此化学老师专门拿到课堂上解释。

如果是其他学生做对这道题,老师不会太意外,然而此刻轻松解出答桉的,竟然会是苏业豪?

这个出了名的不学无术败家子,学校里的超级大学渣!

不仅只是化学老师,就连姜渔、赵乙梦、以及损友龅牙俊,都被这神奇的一幕,雷到外焦里嫩。

他们实在很难想像,这些解题思路居然会出自于苏业豪之口,感觉就像正在做梦。

公交车一个接着一个C 公交车上拨开丁字裤进入

公交车一个接着一个C

课目「拨开丁字裤进入」答桉和思路都对。

虽说化学老师总觉得怪怪的,终究还是放过了苏业豪,而且还说了句:「很不错,继续加油……」

龅牙俊实在难以相信,急忙小声询问说:「豪哥,你偷偷看书了?」

「我上午不是说了嘛,前两天文曲星老爷给我託梦,说我是可造之材。」

苏业豪小声回答了句。

他实在没办法解释原因,只好故意满嘴跑火车,扯上一个谁都不会相信的理由。

正在上课,龅牙俊倒也没多问,咂嘴感慨着,活久了什麽怪事都能见到,简直匪夷所思等等。

同样在意这件事情的,还有坐在不远处的姜渔。

她在上课期间,时不时就看向苏业豪,见他如此认真地记着笔记,莫名有些欣慰。

以为是由于家裡生意出问题,刺激着苏业豪开始选择上进了。

都是些基本的化学知识,并没有脱离高中学过的知识点。

一堂课时间就这麽过去,苏业豪收获颇丰,随后的物理课和生物课,他同样专心致志。

好学生上课认真听讲,显得再正常不过,而苏业豪这样的学生开始认真起来,总让其他人觉得哪裡不对劲。

难得见他如此认真,教物理的男老师甚至以为自己被捉弄了,为此偷偷照镜子,看自己脸上有没有东西。

一下午时间就这样过去。

苏业豪丝毫不清楚,在今天上课期间究竟发生什麽事。

几封信件被邮递员取走后,已经飞速送去报社和电视台,被有心人给注意到了。

下午四点半钟,照常放学,一个接着一个座上公交车回家,公交车上大家还在思考今天的课目「拨开丁字裤进入」。

随后两天是周末,学校里有专门的清洁工,不需要他们自己大扫除。

苏业豪已经计划好了,打算明早睡个懒觉,然后就开车在赌城到处逛一逛,这座城市的总面积不过才叁十多平方公里,哪怕绕一圈也花不了多久。

说不定还能抽空去一趟港城,顺便考察一下面临困境的那几个楼盘。

自家老头打下的「江山」,总投资足有四十多亿港币,有机会当然要去亲眼看看。

姜渔课后要去社团练舞。

她跑来解释完,告诉说待会儿自己打车回去,不用等她。

姑娘们跳舞,苏业豪其实挺感兴趣,可总不能厚着脸皮一起跟过去,只好先陪龅牙俊、竹竿和狐眼这叁位损友,谈论着各种校园八卦。

大约四点四十时候。

苏业豪接到个电话,备注名显示着「老妈」。

以为会是什麽趁着假期,母子团聚出去搓一顿,很快接通。

只听对面传来女人的慵懒嗓音,她问道:「乖儿子,在干嘛呢?听说你又闯祸了,我正在你们学校的停机坪上,待会儿去校长室汇合。」

「停机坪?」

「嗯,别废话,不管你在做什麽,现在就去!」

说完就被挂断,留下茫然无解的苏业豪,一脸懵。

竹竿听到停机坪叁个字,羡慕道:「你妈来了吧?经营医药生意就是赚钱,如果我有一架直升机,肯定天天停在最显眼的地方,带姑娘们上天兜风。」

「我妈的直升机……待会儿再聊,去去就来。」

得知自己又闯祸的苏业豪,心裡正纳闷着,猜不到又要背什麽黑锅。

看过地图,知道教务楼在哪,苏业豪直接前往校长室,期间还遇到正在骑马的南宫甜,挥手打了声招呼。

校长室里。

一位保养得当的贵妇人,正坐在沙发上,优雅喝着茶。

她这时拿出一个文件袋,将裡面的信件和照片複印件拿出来,摊开让校长看。

东凰玫瑰中学的校长,名叫宋岷时,五十多岁的年纪了,地中海髮型,个头不高。

苏业豪的亲妈,名字叫做汤嘉郁,在这赌城勉强也算家喻户晓的人物,经常能登上报纸,尤其在上流圈子裡相当出名。

「汤女士,这些是……」

宋岷时校长看完照片複印件和举报信,其实已经有所猜测,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于是继续问了句。

苏业豪的老妈,板着脸说道:

「我在报社有朋友,接到这封匿名信的第一时间,就将照片和这封信,通过传真机送到我手上。你们学校的这位老师,究竟怎麽回事,多大的人了,居然勾搭我儿子?万一消息传出去,让我儿子将来怎麽办?」

宋岷时校长一个头两个大,此刻回答说:

「这个……云老师年纪轻轻,教学很有一套,深受学生们的喜欢。我看照片上也没什麽不妥的地方,明显是在商场里被拍嘛,裡面很可能有什麽误会?」

「看看这封信。上面写我儿子,给这位老师买名牌包、名牌衣服,都一起逛街了。」

说话语气有些严厉,但其实苏业豪老妈,依然是那副沉稳优雅的做派。

先前她还在港城忙生意,大概一个多小时前,从朋友那裡接到消息之后,急匆匆就搭乘直升机,一路跨海赶来赌城。

毕竟就一位宝贝儿子,难免会很关心。

数学老师杨子渤,在举报信上动动笔杆子,编造出一份以假乱真的花边故事。

按照信上的内容,写着琳达·云身为苏业豪的老师,却主动撩拨苏业豪,让这位苏大少心甘情愿给她花钱,买些奢侈品,两人关係亲密,超越师生,天理不容等等。

如果只是信件就罢了,关键还有照片!

苏业豪的老妈不明所以,也难怪在看见这封信的瞬间就急了,第一时间赶来赌城。

生怕自己儿子卷进花边新闻里,也怕他被别有用心的女人利用。

宋岷时校长再看看照片,急忙道:「我让云老师过来一趟,当面跟你解释清楚?」

「行啊,我倒想看看,究竟什麽样的女老师,能把我儿子迷到团团转。」

苏业豪的老妈汤嘉郁,此刻还补充说:「赵总的老婆金雨,跟我可是多年的老朋友,我已经打电话请她一起过来了。」

摆明了是在威胁。

这位名叫金雨的妇人,可不就是赵乙梦的老妈。

听到这句话,宋岷时校长脸都黑了,苦笑着求饶说:

「放心吧,汤总,对你的儿子我可一直都是照顾有加。等我调查清楚以后,保证给你一个满意的答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