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英语老师做了一节课作文(胸前的小兔子抖来抖去)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962℃

英语通识课上。

琳达·云老师见苏业豪又在睡觉,无奈地叹了口气。

搁在以前,他想睡就睡了,但上次见识过苏业豪的口语功底,说情诗一套一套的,这让琳达·云意识到这家伙还有救。

既然有救,当然不能放任不管。

所谓通识课,大概就是人文、社会以及自然科学的整合课程,重点培养学生们的逻辑关係、想像力、沟通理解、适切思考能力之类。

和英语老师做了一节课作文(胸前的小兔子抖来抖去)

和英语老师做了一节课作文

亲自将试卷送到苏业豪面前,琳达·云老师胸前的小兔子并敲了敲桌子。

等见到苏业豪一脸茫然,嘴边还带着口水,她的眼角抽动,提醒说:「该醒了,起来写完这张试卷。」

梦裡跟人打架。

姑娘在追,苏业豪在逃,好像身体被掏空。

同样的。

尹琉璃那边,此刻既期待苏业豪再露面,纠结要不要打个电话,又很怕太阳,不敢随便离开。

擦了擦口水,苏业豪下意识点点头。

接过试卷看完,发现许多题目作文都不会,先挑会写的选择题认真做完,不会写的直接选D,毕竟C没D好。

选择题之后就是作文,题目竟然是从社会角度,评价现任总督。

呵呵一笑。

大葡都要卷铺盖走人了,点题立意的角度当然不可能是夸讚,苏业豪连草稿都不打,一顿冷嘲热讽,洋洋洒洒写了七百多个单词出来。

除了琳达·云,没人关注他。

就连坐在前面的死党龅牙俊,也不会在考试时候,对苏业豪有任何多馀的想法,哪怕是全蒙,正确率可能也比抄苏业豪答桉高。

许多题目确实不会做,为了自家老头承诺的两千万创业款,是该抽点时间认真看看书。

努力两叁个月,就能拿到旁人一辈子都挣不到的钱,这种好事到哪找去。

走神发着呆。

苏业豪已经开始考虑照葫芦画瓢,去老妈那边也骗一笔钱。

很快意识到什麽,暗呸一声。

怎麽能说是骗,一笔写不出两个苏字,都是自家人,独生子!

有那麽瞬间。

苏业豪已经幻想出了自己继承遗产时候的风光。

至于自己创业之类,既要等机会,也要凑本钱。

家裡父母有钱,但他暂时还没办法动。

从苏老爹的态度上就能看出,每次提到生意就很不耐烦,丝毫没有培养亲儿子的意思,就跟防贼差不多。

也就是说家裡的资产等于是定期,而且还存在被父母败光的可能性,经常听说哪个富豪破产跑路之类,虽然概率不高,但也不是绝对稳了。

倘若有资本,苏业豪倒是想去浦东、去南山、福田、四九城的叁环内等地囤积不动产。

当个包租公,僱人拿着麻袋去收租,开开心心吃一辈子,继续传家。

很难忘记被房子支配的恐惧,也难怪苏业豪先想这些。

玩金融、互联网那些确实赚钱,但苏业豪都不会,要看运气、碰机会才行,一旦有机会也能去投资……

正做着财色兼收的美梦,面前试卷被琳达·云抽走。

继续趴在桌子上,侧头看看,视线受阻。

苏业豪微微抬起头,才看见琳达·云的整张脸,她今天戴着副黑框眼镜,或许是那些谣言的缘故,粉色衬衫搭配牛仔裤,保守多了。

热情笑了笑,苏业豪问道:「写完了,我想出去喝点水。」

「……错了好多。」

琳达·云看完选择题,翻过试卷,瞧见那密密麻麻的单词,诧异笑道:「写这麽多?某些人最近有认真複习哟。」

说完对苏业豪挥挥手,等他走后,顺势坐下。

这位老师的年纪不大,而苏业豪则是身体年轻、心理大叔的怪咖。

见她认真看起了自己的作文,苏业豪乐呵一笑,有种在看大学师妹的错觉。

作为一个已经立志要当海王的男人,梦想要有,野心也要有,这会儿正盘算着在池子里养鱼,找机会让她把承诺的甜点还回来。

原本以为琳达·云会受谣言影响,现在发现她大大方方,倒是暂时不用担心会离职了。

倘若没有她,坐在课堂上打瞌睡的几率,至少翻一倍。

刚才苏业豪是被新来的数学老师催眠,这才一直睡到英语通识课上。

悠哉悠哉路过隔壁教室。

跟姜渔目光对视,苏业豪还摆摆手打招呼。

很好,池子里一下子就有两条鱼了,至于昨晚认识的小野鱼,他也不知道醒来后有没有游走。

倘若游走了,说明野心不小。

即使能捞回来,代价多半也很大,那就没必要再去捞回来。

虽然叁十二·D的世界很梦幻,也很精彩,让人窒息,可面前就有一片森林,何必自己上吊。

省钱也挺好。

现在的几十万,等于内地的一栋楼,二十年后的几千万。

这麽算算,代价实在太大太大了。

前脚抱着随缘的态度,后脚就打了个电话去酒店,让前台转接。

听见尹琉璃声音……鱼没游走,一栋没了,二十年后的几千万也没了。

苏业豪还是挺开心。

反正有商业帝国可以继承,愁个毛啊。

等尹琉璃问起是不是去上班了,苏业豪沉默片刻,回答说公司里有事,要等中午再去找她。

挂断电话,他的嘴角抽抽着。

倒吸凉气,好像忘记说明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了。

低头瞧瞧自己这身衣服,勐然意识到什麽,脸都开始发绿。

沉浸在随时可能社死的阴影里。

苏业豪喝口刚买的饮料,连肥宅快乐水都不香了……

琳达·云的英语就是母语。

阅读一篇小作文,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当她看见题目写着《做了老师一节课作文》,只觉得平平无奇,以为是吹嘘末代总督,描写世界美好、人们安居乐业之类。

等看见文章内容,才发现苏业豪开篇就写道:

「屈辱的歷史即将结束,新的曙光必将照耀赌城。」

「赌城背靠十多亿人口的庞大市场,一旦加深沟通,放开贸易,无论旅游、房地产、贸易,还是博彩、零售行业,春天快到了。我很荣幸见证歷史,见证赌城有机会成为全球人均收入最高、生活质量最高的地区之一……」

下面用两大段回顾抨击大葡,继续感慨美好的时代即将来临。

接着又从现在总督的放任、冷眼旁观入手,直言一切小把戏都是纸老虎。

结尾再展望将来,顺畅收尾。

通篇沉甸甸的,正义感十足。

无论辞汇量还是内容,都让琳达·云目瞪口呆,她以前见过苏业豪的作文,简直……不堪入目,只能给个安慰分。

两相对比,琳达·云难免震惊。

她从没预料到,苏业豪的思维、逻辑居然这麽清晰完整。

等稍微冷静下来,才开始觉得好奇,分明理性的一个人,前几年怎麽游手好閒,被所有人当成不折不扣的败家子看待。

随即才意识到,苏家就一个孩子,没竞争也没压力,懈怠也无所谓。

从小就躺在金山银海上,不用考虑继承家业的问题。

以为自己猜到真相。

琳达·云的责任心,此刻熊熊燃烧着。

想要鞭策苏业豪,让这家伙再认真点,压榨出所有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