渺渺当着全班人在体育课上 渺渺在体育课上做单杠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868℃

对于体育老师登门补习这件事,苏老爹是知道的,出门前吩咐二姨太帮忙招呼着。

至于他自己,傍晚时候让司机开车,出门应酬去了。

等到琳达·云登门。

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钟。

二姨太和叁姨太没当一回事,在家吃完晚饭就各自出门,约了朋友搓麻将。

两位姨太太对苏业豪的成绩,实在是不抱任何指望。

其实她们早年也关心过,到了现在早已被磨到没了脾气,完全不关心,犯不着发愁,容易长皱纹。

所以,只有姜渔和苏业豪负责接待琳达·云。

渺渺当着全班人在体育课上 渺渺在体育课上做单杠

渺渺当着全班人在体育课上

家裡保姆知道有客人登门,提前準备好了水果拼盘和果汁,一起拿上楼。

如此一来。

苏业豪老妈趁着上次去学校办事,花钱请琳达·云一周单独补习两次,也就很正常了。

多了个赚取两千万创业金的理由,苏业豪并不抗拒补习的安排。

地点安排在书房,就位于苏业豪的套间里。

书房面积约有四十平米,架子上摆满了新书,一张老板桌样式的宽大书桌,灯光明亮,叁个人一起上课并不会拥挤。

发现淼淼也在,琳达·云挺高兴,很快就投入状态,开始辅导功课。

知道苏业豪的水平不算太差,许多简单的知识点直接略过了,琳达·云重点辅导口语,时不时就从淼淼和苏业豪之间点名,回答她的问题。

上课气氛蛮不错,十分顺利。

淼淼渐渐发现不对劲,胳膊肘推推苏业豪,狐疑问道:「你以前体育有这么好?」

「……在英国待过一阵子,不奇怪吧,以前我懒得学而已,又不是真笨,偶尔还是会学一学的。」苏业豪面不改色,澹定应对。

学校里的上课气氛就不严肃,到了家裡更宽松。

吃了颗小番茄,琳达·云笑道:

「淼淼你聪明,考试都排前五名,不过苏业豪也不差,他今天上午写了篇体育作文,我觉得很有水平,已经推荐给了学监,说不定有机会刊登在学校公告栏里。」

之所以推荐给学监,主要是为了让苏业豪重拾对学习的兴趣,加深对自己的信心。

琳达·云是专业的教育学出身,很清楚鼓励学生的重要性。

这种想法,琳达·云肯定不会说出来,正嘴边带笑,暗自观察苏业豪的反应。

绝对是个好老师。

可惜。

每次琳达·云上体育课时候,苏业豪虽然喜欢盯着她看,关注的重点却一直都不在学习上。

对于苏业豪的水平,淼淼自认还是有点数的。

每次都倒数,无一例外。

考完试张贴成绩排名时候,她总会习惯性看前几名,再看最后几名。

要问一位女学霸,为什么总会专门看倒数……这就是个很有趣的问题了。

苏业豪笑道:「我的体育作文水平没那么好吧,就别往外贴了,免得丢人。」

琳达·云乘胜追击,补充道:「哪有,观点真的很好,你这次的通识课已经及格了,我正準备明天上课时候,重点表扬你。」

一连学了两个小时。

淼淼不愧是学霸,专心致志,绝大多数问题都能用体育流畅回答。

到了九点钟。

琳达·云也累了,借用完卫生间,收拾东西离开。

等车开走后,淼淼去複习,苏业豪则偷偷摸摸,就在后院泳池边上坐着,打电话给尹琉璃。

刚认识不久,能聊的话题比较多,苏业豪不急着挂断电话,尹琉璃也很配合。

不知不觉,大半个小时过去了。

前院那边,苏老爹刚回家,坐在客厅里喝了口茶,满身酒气。

忽然想到自家那不成器的儿子,最近似乎开始关心起生意,勉强也算是件好事。

琢磨着不能扼杀积极性,因此上楼来到苏业豪房间,敲敲门喊道:「小豪!干嘛呢,咱们父子俩聊聊天!」

酒喝多了,嗓门挺大。

苏业豪在后院都听见了,答应了声,进入屋内往楼上走。

书房裡。

淼淼原本打算趴会儿,不知不觉迷煳睡着。

被苏老爹吵醒后,这时正懵着,她看看手表,已经是晚上九点五十。

忽然发现还在苏业豪的书房裡,开门声伴随着苏老爹的嗓音,淼淼心裡一惊,担心被误会,索性一熘烟躲在书桌下面。

叁面有木板挡着,她以为苏老爹看不见人,就会离开。

不一会儿。

淼淼又听见苏业豪的声音,而且和苏老爹交谈着,已经来到书房。

继续躲着不太好,出来更不好,没办法解释为什么要躲。

不由暗恼于自己睡迷煳了,为什么要鑽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