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公一边吃我奶水一边做 公与熄在浴室赤裸雪白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292℃

已经是深夜,整个商界都在躁动,连邹雄飞都被惊醒,一些电话打到了他那裡,询问一些情况。

陆峰靠在床头上抽着烟,白元芳脸上带着几分红晕,整个人瘫软在陆峰的胸口,散发着一股说不出的少妇味道,抬起头看着陆峰,有气无力道:「你不是第一次啊?」

「我大学的时候有女朋友,后来分手了。」陆峰往床头柜上的烟灰缸磕了磕烟灰,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聊,开口道:「我觉得对钱中南不能太着急了。」

「为什麽不着急啊?我恨不得现在就跟他离婚,跟你结婚。」白元芳说着话往陆峰身上蹭了蹭。

么公一边吃我奶水一边做 公与熄在浴室赤裸雪白

么公一边吃我奶水一边做的文案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对吧?」陆峰沉吟了好一会儿道:「我还是想做点成绩出来,给我爸看看,这回白原市原材料加工这种溷乱局面,有利可图,绝对是浑水摸鱼的好局面。」

「我只要拿到厂子控制权,就有几百万,上千万了,还要多少钱啊?」白元芳声音发嗲,双眸宛如一潭泉水一般荡漾,盯着陆峰道:「够花了,只要你陪着我,我的钱,不就是你的钱嘛?」

陆峰察觉出来,这个女人现在什麽话都听不进去,她的手又开始不安分,急忙把烟掐了,从一旁拉过被子,让她去另一个被窝,说道:「不早了,得早点睡觉,晚安。」

关了灯,白元芳感觉自己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生活,一个知书达理的男人,过着电影里的生活,会说早安、晚安、甚至是在吻别。

在这个牵手都略显羞涩的年代,那种西方电影里的生活,让她陶醉不已。

市办公室内,邹雄飞披着衣服坐在那,听么公把事情说完。

「本地国企的那几家都打电话过来,想问问这个事儿,真的假的,也有人说,不要乱动,现在是关键时刻,不能太激进,本地的私企结构调整.....。」

「放屁!」邹雄飞眉头紧皱,喝道:「怕是有人怕我动他的利益吧,这事儿先这样,明天把那个家伙接过来,一声不吭就搞个大事情。」

「哪个家伙?」

「能有哪个家伙?那个陆峰!」邹雄飞说完站起身走了。

么公叹了口气,看了看牆上的表,已经是后半夜一点了,嘴裡发出啧啧的声音,像是感叹,低语道:「改革哟!改革哟!」

第二天早上八点钟,白元芳脸上带着幸福的表情从睡梦中醒来,这几年来今晚她睡的最香甜,还想重温一下昨夜的激情,可是伸手去摸,发现旁边已经空无一人了。

「人呢?」白元芳有些慌张叫道。

「洗漱呢,都几点了,快点起床吧。」陆峰在卫生间说道。

「没事儿,你洗漱好了,快过来。」白元芳招手道。

「不去,你耍流氓。」

白元芳被他的话,逗得咯咯直乐,磨蹭了快一个小时,俩人才下楼吃早点,白元芳披散着头髮,脸上满是笑容,整个人风情万种,荡漾无比。

哪怕是昨天见过她的服务生都看着发愣,判若两人。

陆峰没想过她变化这麽大,吃着饭道:「你越来越漂亮了。」

「心情好了,看见你就想笑。」白元芳说着话笑弯了眼睛。

陆峰看着她这个样子,心裡想着事情办完之后该怎麽跟她说,刚準备给她打个预防针,一个服务生走过来说道:「翁先生,打扰一下,有人找你。」

陆峰掉过头看去,么公站在了餐厅门口,开口道:「让他过来吧。」

么公走过来打量了陆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把白原市这潭水搅动的乌漆嘛黑,他也是佩服的很,若不是他底细,自己也不敢怠慢。

「吃着呢?吃完跟我走一趟吧。」

「你吃了没?」陆峰指了指旁边的椅子道:「坐下来,一块吃点,这地方早餐是真的好吃。」

么公自顾自的坐了下来,白元芳悄悄看着他,假装很是随意的问道:「去市裡什麽事儿啊?」

「跟你没关係。」么公也听了一些风言风语,嫌弃道:「你不是钱中南老婆嘛?整天在他身边干啥?」

白元芳脸色不好看,想怼他一句,碍于身份又不能发作,很是憋屈,陆峰急忙道;「朋友,朋友!」

吃过饭,陆峰交代了几句,跟着么公直奔市裡。

办公室内,邹雄飞面前摆着一大堆文件,脸上有些愁容,么公敲了敲敞开的门,说道:「陆峰来了。」

「什麽陆峰?以后叫翁先生。」邹雄飞摆摆手道:「进来吧,把门关上。」

陆峰走进去直接坐在了对面,问道:「什麽事儿啊?」

「你注意你的身份,还有你的态度!」么公在一旁提醒道。

邹雄飞摆摆手,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盯着陆峰问道:「你昨晚跟金叁那帮人吃饭,提的什麽大奶牛项目,是什麽意思?现在传的满城风雨,本地银行连夜冻结了对外贷款业务,你一句话让很多人暗地裡开始集结资金了。」

「这麽勐的嘛?」陆峰对于这个效果也有些惊讶。

「你要注意你现在的身份,你不是普通人,代表的是国内最大奶糖製造商,跟你沾点边都能发大财。」邹雄飞原本以为他有什麽计划,现在看,像是随口说说,气的直拍桌子。

么公站在一旁黑着脸,屋子裡的气氛压抑极了,邹雄飞那种身居高位的气势还是很压的,陆峰歪歪扭扭的坐在那,眯着眼看着这一切。

「我告诉你,任何后果都要你承担!」邹雄飞翻脸不认人,用手指着陆峰喝道:「让你去坐牢!」

陆峰微微一愣,感觉出什麽来了,耸了耸肩膀道:「坐就坐,到时候我瞎说什麽,可别怪我。」

「你威胁我?信不信我现在就打给公安局,以招摇撞骗罪把你拘起来!」邹雄飞步步紧逼道。

陆峰点头道:「不仅能拘,法院还能判呢,可是你得到什麽了?我也没得罪你吧,现在合则两利,极限施压的手段没用的。」

「什麽极限施压?」么公出声道:「只是因为你昨晚做的事情而已。」

邹雄飞盯着陆峰,见他坐在那弔儿郎当,满脸的不在乎,心裡暗叹一声,黄总经理说的不错,这人有点城府。

若是普通人被这麽吓唬,早就六神无主,随后就是让他干啥就乖乖干啥。

「大家各有所需嘛,就是你昨晚的事儿,都没商量,有什麽想法可以交流。」邹雄飞换上了一副笑脸,从桌子上拿起烟盒道:「抽烟,抽烟,我这人脾气臭,你别见怪。」

「没事儿,我这个人脾气也不好,就是不在本地,不敢发作而已。」陆峰接过烟,点着后说道:「我的想法很简单,弄个假项目,吸收他们的现金,通过银行进行短期放贷,两边资金拉扯,在时间是上形成真空期,只要有那麽几天时间,这些企业就彻底崩了,接着针对一些企业放水,对其他企业进行吞并,您想啊,金叁爷倒下了,他手下的那些小跟班起来了,同乡会也就散了。」

邹雄飞思索了一下,说道:「这种模式很不错,有助于激发地方经济活力,也对本地经济结构再调整有明显的促进。」

陆峰竖起一个大拇指,说道:「还是您总结到位,这种台面听得人舒服。」

「那就按照你说的办,我来牵头,形成一个资金蓄水池,你得让他们把钱砸进来,至于你怎麽玩,我不管,还是那句话,不管黑猫白猫,能抓到耗子,就是好猫!」

陆峰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出了大门,他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湿透了,长舒了一口气,他不知道邹雄飞要干啥,也不想知道,这不是他该了解的。

白元芳已经开车在门口等着了,她对陆峰绝对是阴魂不散,按了一下喇叭,开口道;「钱中南找你,已经有点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