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整理的两人打扑克剧烈运动又疼又叫(热度不减)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230℃

蒋谦一把推开宿舍门,人还没进来,声音就先进来了。

进来后风风火火的说着:「我说郁哥,你走的也太早了,不然你就能看到女神了。」

沉鬱坐在桌子前,开着电脑,闻言投过去一个眼神。

蒋谦:「学校这回不是还请了几个明星过来吗,有一个长得特别漂亮。」

「我宣布,从今天开始她就是我女神了!」

沉鬱还以为是多大的事儿呢,不就是一个明星?

蒋谦坐在一边拿出手机就打开了微博,在搜索栏裡面敲下了唐阮几个字。

最新整理的两人打扑克剧烈运动又疼又叫(热度不减)

两人打扑克剧烈运动又疼又叫

顿时就跳出来一个页面,蒋谦直接点进了主页,开始翻。

唐阮微博的粉丝不多,只有叁百多万,平时发的微博也不是特别多,但是这不妨碍别人欣赏她的美貌。

蒋谦挑出一张照片拿到沉鬱面前:「郁哥,你看,是不是贼漂亮!」

那语气里满满的炫耀。

沉鬱搞不懂这人在炫耀什麽,不就是一个长的好看的明星吗,能在娱乐圈裡面溷的,哪个不被人说句长的好看,这也值得大惊小怪?

想着,还是垂眸看了一眼蒋谦的手机,顷刻间,目光微微停顿了一刹那。

手机上面的女孩穿着一身一字肩的礼服,头髮高高的挽起,只馀下一两缕青丝随风荡漾,眼神含笑的看着镜头,美目流转,明艳肆意,是那种一眼就能让人惊艳到的长相。

沉鬱的停顿只是一刹那,之后「嗯」了一声,算是肯定了刚刚蒋谦的说法。

确实长得好看,饶是沉鬱见的人多了去了,也不能否认这一点。

不过也就仅限于不否定,左右和他没什麽关係,没必要花什麽心思。

蒋谦和沉鬱同宿舍了那麽久,一看就知道他在想什麽,果然不愧是学校的高岭之花啊,这样人间尤物的女神都打动不了他的心。

活该他单身!

蒋谦自己抱着手机研究去了,看到唐阮微博有代言的广告,甚至还专门去下了一单支持他的女神。

唐阮因为这个,确实在江大引起了一波不小的热议,在学校的表白牆上足足挂了好几天,各种彩虹屁,还小小的收了一波粉丝。

不过另一边。

车上,宋清酒坐在一旁,看着从刚刚上车就开始闭目养神的艺人。

唐阮从台上下来之后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回来之后脸色就很不好,一副谁都不要和她说话的样子。

车上的人都没有说话,安静极了,唐阮闭着眼,平复着自己的情绪,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洒下了一层阴影。

「阮阮,你怎麽了,是发生了什麽吗?」宋清酒的声音在安静的车厢里响起,不放心的问。

过了两秒,唐阮缓缓的睁开了眼眸,眼底几乎没什麽情绪,语气平澹的说:「没什麽。」

虽然她话这麽说,但宋清酒看着她的样子,总归是不放心,又问了一遍:「真没事儿,要是有什麽事就和我说,我毕竟是你的经纪人,你要是遇到什麽人强迫,一定要告诉我。」

唐阮听着她说完,愣了一下,接着笑出了声:「清姐,你以为我遇到要强迫我的人了?」

宋清酒闻言,目光将她从上到下的打量了一番。

眼中的意思再明显不过,盯着这麽一张祸国殃民的脸,谁不心动。

唐阮坐直了身子,笑着说:「没有,别多想,只是一个认识的人,说了几句话。」

一想到唐绍军,唐阮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她缓缓的抬起手,修长的手指在太阳穴的地方轻轻的按着,懒洋洋的说:「清姐,送我回家吧,不去公司了。」

她今天没有什麽精力去应付一些乱七八糟的人。

尤其是今天和林知桥的小摩擦,回公司说不定还得和人废嘴皮,她没兴趣,所以还不如回家。

宋清酒盯着她,应了声好,车子就改变了方向,向着唐阮家的方向驶去了。

回到家,唐阮将脚上的高跟鞋踢开,任它随意的躺在地上,她光脚踩着地板去了浴室。

一身礼服缓缓的从身上滑落,露出了白皙的皮肤,浴室裡面水雾缭绕,女子身材姣好,仰着头,花洒的水珠划过她的秀髮,划过睫毛,划过修长的天鹅颈,之后滚落。

良久,唐阮抬手关了花洒,裹着浴巾走出了浴室,情绪好转了不少,拿着吹风默默地垂着秀髮,等它完全吹乾后才慢慢悠悠的爬上床。

用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开始睡觉。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着,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房间里十分的寂静,偶尔一抹光亮照在床上,隐约的印出女孩的轮廓。

大概是做了什麽梦,床上的人眉头紧锁,睡的很不安稳,不知过了多久,床上的人惊呼:「妈妈!」

刚刚紧闭的眼睛瞬间睁开,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大概是还没有从梦境中脱离出来,眼神涣散没有焦点。

过了好久,唐阮重重的呼了一口气,在黑暗中伸手打开了床头的台灯,瞬间,整个屋子都被照亮了。

唐阮静静地坐着,过了会儿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00:38

晚上十二点多了啊,这麽晚了。

唐阮现在也不想睡了,拿着手机百无聊懒的翻着,具体在翻什麽她也不知道,反正挺漫无目的的。

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停留的页面:「男朋友」

唐阮长长的睫毛垂着,盯着上面的备注,缓缓的眨了两下眼睛,他们的聊天还停留在她给他转钱,而她的这位「男朋友」回了句好的那儿。

这个时间了,芊芊已经在睡美容觉了,其他人……

貌似除了这位自己花钱买来的「男朋友」,没什麽人能找了,但她又不想一个人待着。

然后,她就开始敲字:「你在干什麽呢?」

发过去之后,久久没有回应。

「不会是已经睡了吧?」唐阮盯着手机轻声说。

然后一连接着发了五六条消息:「你睡了吗?」

「男朋友?」

「醒醒!」

丝毫不觉得自己这样发消息的行为有错。

怎麽着,她花钱买的,花巨资买的,所以没有一点点的心裡负担。

江大宿舍。

沉鬱成功的被一连串的微信提示音给吵醒,睁开眼的时候还有些不耐烦。

是哪个不想活的大半夜的发消息扰人清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