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了扒下岳内裤猛然进入 收藏!从后面挺进岳的玉梅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359℃

玉梅期待了好几个小时的X会所与男神的约会终于来临了!

为了这个约会,她可是花了不少的心思呢。

还是666包间,玉梅进去前,给洛星发消息求助,「你说男神要是一会跟我告白我该怎麽办?生扑还是怎麽的?给点建议。」

「能睡则睡,不能睡想办法睡。」

「这样的集美才是人间真爱啊。」玉梅还附送了一个飞吻表情包,「好了我不跟你多说了,我要见男神了!」

脱了扒下岳内裤猛然进入 收藏!从后面挺进岳的玉梅

脱了扒下岳内裤猛然进入

一分钟后,洛星发了条朋友圈,「说什麽姐妹才是人间真爱,转身就投了男神的怀,终究是错付了。」

「季老板,你别这麽着急嘛,一会儿喝完酒去酒店,你想怎麽玩我都奉陪好不好?」

安全门后传来的熟悉女人声,让玉梅顿住了脚步。

是这两天在微博上作妖的宋知棠,玉梅觉得有些冤家路窄。

原本她打算先搞定了乔忘栖的事情,再好好跟宋知棠算账的。

可这女人却送上门来了,玉梅也没道理错过这到嘴的肥肉。

她打开手机点了录音键,将两人暧昧的对话都录了下来。

不听不知道,一听还真是吓一跳。

这个一直营造自己是小仙女人设的宋知棠,私底下却是这麽放浪形骸,到真是开眼界了。

玉梅听得差不多了,才收起了手机,打算去找男神。

「老板好。」经理路过见到玉梅,立马恭恭敬敬的打了招呼。

这一开口,打断了这对野鸳鸯的苟合。

玉梅无奈的叹气,无声的比了个手势让经理先走。

经理刚走,宋知棠就开门进来了,一进门瞧见玉梅,脸色顿时不怎麽好,「玉梅,你在这裡做什麽?」

「路过。」玉梅回答得很澹定,但脸上却好像在说我什麽都知道了。

宋知棠到底是心虚,「玉梅你最好别乱说,不然大家都不好过!」

「哦。」她并不觉得自己有什麽不好过的。

宋知棠被她这懒散的语气弄得有些恼羞成怒,「玉梅我警告你,你最好安分点,你在圈子裡已经没有立足之地了,就算你说了什麽,也没人会相信你,你应该知道的,你没什麽路人缘,谁都能踩你一脚。」

本来嘛,她真不怎麽在意这些的。

可这个宋知棠叁番四次的为难她,都这个时候了,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就让玉梅看不惯了。

她双手环胸,冷笑的睨着宋知棠,「所以呢?」

「所以你就当做什麽都不知道。」宋知棠理所当然的道。

玉梅撩了撩头髮,漫不经心的道,「那得看我心情了,心情好,我可以不跟狗一般计较,但我若是心情不好,你自求多福。」

「你……」宋知棠气得浑身发抖,抬手就要给玉梅一巴掌。

玉梅一把扣住了她的手,反过来就是一巴掌打在她脸上,「就比如现在,我心情很不好。」

在宋知棠不敢置信的眼神中,玉梅潇洒的离开了。

良辰美景的夜晚,她才不要浪费在这种辣鸡身上。

她要去跟男生约会了!

这次乔忘栖是一个人来的,席年被他安排去买房去了。

席年对这个安排很不理解,此次乔爷来江海只是短暂的出个差而已,犯不上买房。

可他觉得乔爷对买房这事很上心,不像是跟他开玩笑的样子,连要求都重点标注了。

要治安好,地段好,风景宜人,价格不设限的那种。

大手笔啊。

乔爷到底要玩哪一出呢?

「乔先生。」玉梅一进去就跟乔忘栖打招呼。

「叫乔先生似乎有些生疏,你可以叫我名字。」乔忘栖还是提了建议。

「乔忘栖。」她是不介意啦,叫名字才显得更亲密。

乔忘栖稍稍满意。

为了礼尚往来,玉梅也说了,「你也可以叫我名字,玉梅或者羡羡。」

「羡羡。」他没任何犹豫就选了第二个。

被自己嫌弃了很多年的名字,突然就听着很顺耳了。

玉梅有些飘飘然的问,「你说有事情要跟说,是什麽事情啊?」

「不着急,我点好了酒,尝尝。」乔忘栖给她到了酒。

玉梅心中理智在告诫自己,不能碰酒,一碰酒她就原形毕露。

到时候留下什麽不好的印象就得不偿失了。

可乔忘栖递过来的时候,她完全没办法拒绝啊!

就,就喝一点好了,一点点应该没关係的吧。

这个想法说服了她自己,玉梅接了过来,乔星淳还与她轻轻的碰了碰杯。

他垂着眸,覆着眼底的精芒。

酒是好酒,香香甜甜的,玉梅喝完一杯,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双眼直勾勾的看着酒瓶。

乔忘栖又给她倒了,这会儿玉梅完全把理智抛诸脑后了。

美酒美色当前,她还要什麽理智!

叁杯下肚,玉梅又开始晕乎乎了,看到乔忘栖那张脸,就恨不得扑过去把他压在卡座里狠狠的吻。

偏偏这个时候乔忘栖还叫她,一声一声的,「羡羡,羡羡。」

「嗯?」她迷蒙的看向乔忘栖,双眼定格在了他的唇上。

「认得出我是谁吗?」乔忘栖问她。

玉梅重重点头,「当然,你是乔忘栖啊,我男神!」

「嗯。」这个答桉乔忘栖很满意,「那你喜欢我吗?」

玉梅摇头。

乔忘栖顿了顿,似乎有些焦灼。

玉梅又笑得很开心,「我不是喜欢,我那是非常喜欢!乔忘栖,我好喜欢你啊!好想吻你啊。」

乔忘栖的心就像是坐过山车一样,忽上忽下的。

还好这个答桉比他预想的还要好,他制止想要将他扑到的玉梅,又拿出了手机,对準了玉梅的脸拍摄起来,「那你愿意嫁给我吗?」

「愿意!」

「这可是你说的。」

「嗯,我说的。」

说完玉梅又希冀的看向乔忘栖,「那我现在可以吻你了吗?」

「可以了。」

一得到首肯,玉梅果然扑了上去,双手捧着他的脸,结结实实的吻了上去。

这个吻,比刚才的酒还要香醇,玉梅觉得自己更沉醉了。

乔忘栖一手持着手机,一手扶住她的纤腰,防止她滚落摔倒。

她的吻技还和之前一样,没什麽长进。

可越是生涩,乔忘栖越觉得有瘾。

在玉梅又一次磕到他的牙齿之后,乔忘栖终于失笑,放下了手机,圈着她的腰微微用力便翻转过来。

玉梅被他压在了身下,吻被打断,她舔着唇有些意犹未尽。

乔忘栖捏着她的下巴,额头抵着她,带着温度的气息喷洒在她脸上,声音变得愈发低沉诱人,「我来教你怎麽接吻,好不好?」

「好!」玉梅回答得乾乾脆脆。

男人便再也不克制,直接吻了上去。

感觉到她的臣服后,他松开了她的下巴,手往一边伸过去,与她的手十指相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