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在一起做差差的事情 班花哭着说不能再扣了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507℃

班花哭着说:「照片哪儿来的啊?」蒋谦好奇的问。

「学校的大群裡面发出来的,不过看他们好像说是发论坛了,这个也是从论坛上面扒下来的。这是两人在一起做差差的事情终于被发现了。」

下一秒,宿舍除了沉鬱,其他叁个人齐刷刷的打开了学校论坛,动作那叫一个整齐。

不得不说,论坛现在真的是热闹非凡,讨论的热火朝天。

照片中,一个女孩坐在一家店裡面,眉眼如画,安安静静的,桌子上还摆着买的一些小吃,零零散散的摆了一桌。

两个人在一起做差差的事情 班花哭着说不能再扣了

两个人在一起做差差的事情

有的照片是她在吃东西,有的照片是她在看手机,最后一张照片她大概是察觉到了别人在拍她,微微抬起了眼眸,眼中带着一丝茫然。

发帖的人已经激动死了:啊啊啊,今天去逛小吃街,没想到遇到了唐阮,我女神啊,唐阮真的是太漂亮了吧,话不多说,直接上照片。

下面的人回复超多,一会儿功夫就破百了,更以一种飞快的速度增长着。

啊啊啊,这简直就是容颜暴击,不愧是娱乐圈的颜值天花板啊。

我好后悔,今天下午没有出去。

我和仙女吃的是同一个小摊的钵钵鸡唉。

江绍平看到这条评论,顿了一下,然后将照片放大仔仔细细的对比了一遍,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卧槽,我女神和我吃的竟然是同一家的小吃。」

「这是什麽缘分啊。」江绍平刚庆幸自己和女神吃到同一个小吃,但转念一想,他要是迟一会儿进来,那岂不是就能看到自己女神了,顿时就感觉到了心塞。

「唉……」

许行丛抬眼看他:「好端端的,叹什麽气?」

「看这时间,和我们那会儿出去的时间就隔了不到半个小时,我们要是迟回来一会儿我不就能见到我女神了吗。」江绍平那叫一个追悔莫及啊。

正拿着书随意翻着的沉鬱手指顿了一下。

然后打开手机,翻出了江绍平说的那个群看了一眼。

照片中的人确实是唐阮,坐在一家店裡。

群里好多人在聊着,沉鬱看了眼没什麽兴趣,就关掉了。

敛起眼眸,一双俊眉微微的蹙着,唇瓣微抿,要是迟一会儿是不是就能见到她了。

也没什麽心情看书了,索性自己先开了局游戏,开始打。

等他舍友準备开始打游戏的时候他都打了好几局了。

蒋谦:「咦,郁哥,你开始了?自己在单排?」

沉鬱「嗯」了一声。

在游戏里飞快的将对面的人挑起来,戳死!动作那叫一个狠准快!

「那我们是等你还是先开?」

「你们先开。」沉鬱澹着一张脸说。

他这一局才刚刚开始,估计还得一会儿。

「好。」蒋谦说完,拉着江绍平,又喊上了旁边宿舍的几个人开始五排。

沉鬱坐在椅子上,一张俊美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拿着手机,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着,杀人,打怪,开龙,推塔!

活脱脱的像一个没有感情的推塔机器。

他们这边因为沉鬱的原因,大顺风局,打的非常快,对面上中下叁路全崩,十分钟左右就被推到了水晶。

最后一个大大的victory横在屏幕中间。

沉鬱一脸木然的退了出去。

江绍平和蒋谦还在玩着,时不时的大喊几声,情绪激动的不行,也不知道是不是对面骂人了,江绍平回怼了好几遍傻逼。

沉鬱没兴趣听他们骂人,见他们还需要一会儿打完就暂时先切出了游戏。

在其他手机软体裡面反覆的点进去退出来,最后看着微信上面的红点,点了进去。

是其他人的几条消息,沉鬱没有理会那几条消息,往下划了下,那个备注「金主」的微信依然没有消息发过来。

几秒后,沉鬱澹着一张脸又退了出去,最后闲来无事的点开了朋友圈。

下一秒,他的指尖就顿住了。

手机的屏幕上面刚好是唐阮发的朋友圈。

在半个小时之前。

加好友这麽长时间,沉鬱从来没有见过唐阮发朋友圈。

发的是一张游戏的截图,玩的也是王者荣耀,不过和他刚刚玩的那些不同,他是一排的胜利,而自己眼前这张截图满满的都是失败。

还是战绩很惨烈的0-8-2的那种。

而配文只有两个字:火大!

她玩游戏?

看来没给他发消息是在玩游戏啊。

不过怎麽这麽……菜?

沉鬱慢慢悠悠的给她的这条菜出天际的朋友圈点了个赞。

之后身子后倚,靠在了椅背上,姿态懒散,手指又点开她的头像,进去了她的朋友圈。

沉鬱还从来没有点开过唐阮的朋友圈,不,应该是他从来没逛过任何人的朋友圈。

一个朋友圈年发的人,你奢望他去点开别人的朋友圈那是必不可能的。

第一次进女生的朋友圈,还有点新奇,说不上来是什麽感觉。

沉鬱手指一下一下的往下翻着,之后浅浅的皱了下眉:不是说女生的朋友圈发的都很多吗,她怎麽只有这麽几条?

唐阮的朋友圈不多,是半年可见,只发了几条,而且没有一张有正脸照,偶尔发一发美食,还有一隻狗,之后就没了。

沉鬱完全忘记了,有一种东西它叫分组可见。

翻完唐阮为数不多的几条朋友圈,沉鬱退了出去,返回了聊天页面:你打游戏?

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过去了……没有回复。

班花:在哪个区?

还是没有回复。

这个时候,一边的江绍平扯着嗓子喊他:「郁哥,我们打完了,快来,他们有两个人不玩了,我们五排的话还要再拉个人。」

「来了。」垂着眼眸看了眼对话框,页面上只有自己发的消息,没有任何的回复,安安静静的。

沉鬱冷着脸退出了微信。

他们只有四个人是平时固定打游戏的,剩下的要不就是拉同学,要不就是在广场上找人,这会儿找同学也麻烦,所以就乾脆去广场找了一个。

一开局就打的很激进,尤其是沉鬱,他拿的是打野,短短十分钟不到,对面就被抓了好多次,让沉鬱拿了好几个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