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哭着说我会坏掉的 感受到了吗啊~快坏掉了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790℃

班长,又是一周的周一,阳光撒在校园的一众学子身上,他们匆匆的走在上课的路上。

都快一周了,但班长还是不死心,好奇心这东西只要一出来,只要问题没解决,他就会一直惦记着,心痒的跟有个蚂蚁在爬一样。

讲台上,教授还在讲课,PPT也不知道翻过多少页了,但他连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

隔几分钟就撇过头看一眼懒散的坐在一边的人,又一次回头的回头的时候旁,边传来了略带警告的冰凉的声音:「再转头眼睛就别要了。」

班长哭着说我会坏掉的 感受到了吗啊~快坏掉了

班长哭着说我会坏掉的文案

班长脸顿时一僵:「哭着说,这下真的坏掉了。」缓缓的将头转了过去。

盯着黑板硬着头皮看了两分钟。

「郁哥,你那晚到底是和谁打游戏啊?」

沉鬱的目光从PPT上挪开,澹澹的睥了他一眼。

班长:「感受到了吗啊~快坏掉了。」

那天晚上,他们进宿舍的时候见沉鬱在打游戏,本来刚开始没当回事儿,毕竟打游戏嘛,最常见不过了。

但是这和别人打游戏就不常见了,尤其这个人还有可能是个女生,还开麦,这简直就像是见鬼了一样!

他和沉鬱认识这麽多年,早就知道这人是个什麽脾性,高岭之花这几个字真的不是盖的,白白浪费了那张脸。

然而,就他那种对女生都快绝缘的物种,竟然有一天会和女生打游戏?!

听起来就像是天方夜谭,简直能让人把眼珠子给掉下来!

最主要的是,他们在学校几乎天天都在一块儿,他根本没有发现有任何女生和他走近过。

真的,尤其是这几天,他还特意的多观察了几下,那是真的没有一个人和他多接触过,甚至多说几句话的都没有。

哦,也不对,也不是一个都没有,前天从体育馆回宿舍的路上,有一个女生拦住了路。

她红着一张脸,手裡还拿着一个粉嫩嫩的信封,一看就是情书,用力将情书递到沉鬱面前,大声说:「沉鬱学长,我非常喜欢你,希望你可以收下我的情书!」

只见他郁哥一脸冷漠,连表情都没变过,目光从那个粉色的信封移到她脸上,一字一句的说:「抱歉,我不喜欢你。」

语气那叫一个冷漠绝情,不留馀地。

那女生瞬间眼眶都红了,也没见他眨下眼。

就这拒绝起人来心狠手辣的样子,班长怎麽都想不通他能陪着女生打游戏。

让人家挂在自己的头上就算了,还给人家让人头,还帮她打蓝buff。

带妹这个事情在游戏再常见不过了,但放在沉鬱身上那就是活见鬼。

这正常吗,这绝对不正常!

沉鬱靠在座位上,长腿有些委屈的放在桌子下,修上的指尖夹着一支笔,有一下没一下的转着,眼睛盯着黑板上的PPT,偶尔老师讲到什麽重点,会在本子上记一两下。

她这几天好像很忙?

男生双腿分开坐着,眼帘轻微的低垂着。

那天晚上打完游戏之后,他们就没在一起玩过了,这几天连打电话的时间都少了,消息也是隔好久才回。

她是做什麽工作的,这麽忙?

正想着,放在兜里的手机轻轻的震动了一下,沉鬱眼眸微闪,看了眼上面讲课的教授,然后低下头看手机的消息。

【我刚刚才忙完工作,今天天气好热的,领导给我们都买了冰淇淋,你现在在做什麽呀?】

沉鬱捏着手机,打字:【在上课。】

抬头再次看了眼讲台,教授还在上面侃侃而言,然后他拿起手机,对着PPT拍了张照片。

垂下眼眸,将照片给唐阮发了过去。

唐阮刚刚拍完一场戏,坐下一遍的遮阳伞下面休息,刚準备回消息的时候,页面上面就跳出来了一张图片。

唐阮点开一看,顿时眉间跳动了两下:「……」

密密麻麻的全是公式和参数,每一个她都认识,但合在一起——这是什麽鬼?

似乎是为了给她解释,那边还贴心的发了一句:沉鬱:股市分析。

唐阮:「……」

上课时间还玩手机,我要向你们的老师举报你。

沉鬱看着那边女孩发过来的消息,缓缓的扬了下唇角。

姿态懒散,指尖缓缓的敲:上班时间玩手机,我是不是也可以向你们老板举报你?

唐阮:「……」

这人怎麽还学以致用呢。

旁边的工作人员在忙碌着下一场戏的工作,她腿上还放着剧本,有化妆师过来给她补妆。

一边补一边笑着说:「唐老师在和朋友聊天啊?」

唐阮微微顿了一下,之后浅笑了下应到:「嗯,在说导演请我们吃了冰激凌。」

「今天确实很热,不过我们剩下的戏不多了,等会儿拍完就可以休息了。」工作人员闲聊说。

「嗯。」

唐阮一边应着,一边握着手机回复:我们的工作,老板才没有那麽严格,举报不成功,驳回~

接着又发了一个哒咩的表情包。

没过两秒,唐阮看着最新的消息,手指一怔:是什麽工作?

沉鬱第叁次低头看手机,对面还是没消息过来,再次低头的时候,一个带着些严厉的声音在教室响起。

「沉鬱,你来解释一下这个原理。」老教授看着他严肃的问刚刚他提出的问题。

教室里的人目光瞬间集中在了后排男生的身上。

男生穿着简单的运动服,神色倦怠,手裡还拿着手机。

同学:「……」

沉鬱见状,目光落在了讲台上,然后站了起来,嗓音平澹:「老师,不好意思,我没听清,可以重複一遍问题吗?」

老教授闻言将问题又重複了一遍。

沉鬱:「惯性是生活中最常见的现象,因此一个下跌中的股票仍然会有继续下跌惯性,按照情况分析……」

男生站在那儿,声音冷静,条理不紊的侃侃而谈,将每一条需要注意的点都说的清晰透彻。

旁边的班长那叫一个羡慕,他要是能这样,也不至于每次被叫起来就像一尊凋像一样站在那儿。

「老师,我说完了。」

讲台上的教授:「……」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麽,嘴角微微的动了两下,最后咳了两声,严肃的说。

「行了,你坐下,下次认真听课,把你那手机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