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一题学霸就捅一下作文 学渣错一题学霸就C一下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728℃

寒惊天倒是不太反对儿子喜欢各种各样的地摊小吃,毕竟寒学渣的肠胃还算可以,每次吃那些东西也不见哪裡不舒服的。

反而是学霸,总是担心受怕的,过早预想孩子吃了不干净的东西,会拉肚子甚至有生命危险。

因此,她总是一而再而叁地反覆强调,甚至叁申五令禁止任何人带寒学渣出去吃垃圾食品。

然而,莫小荷却不曾将学霸的话放在心裡,总是悄悄地带着寒学渣出去,不行就偷偷地给他打包回来。

每次被学霸逮个现行,莫小荷也毫不畏惧,顶多撇撇嘴就不再理会。

我错一题学霸就捅一下作文 学渣错一题学霸就C一下

我错一题学霸就捅一下作文

学霸也只能作罢,谁让莫小荷是她的亲妹妹呢?

「好,那我带你一起回去。」

「爸爸,您真好!超开心!哈哈~」

「哈哈~我儿子真乖!来,亲一口!Mua!」

寒惊天微笑地抚摸着寒学渣的小脑袋,一脸温柔地注视着他,深邃的双眸里是满满的宠爱与肯定。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寒惊天已经开始欣赏自己的儿子寒学渣了。

总感觉这孩子有很多地方跟自己很相似,虽然小小的年纪还看不出什么苗头,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样的感觉却是愈加地强烈。

可以肯定的是,这种感觉不是错觉。因为,无论是在哪一方面,寒惊天都不曾看走眼过。

因此,也不难想像为何寒氏集团的势力可以如此强大了!一个企业的未来是否可以持续发展壮大,核心领-导是起到关键性作用的。

优秀的领-导,自然可以带领自己的团队,朝着正确的规划桉方向走去。那样的结果往往也都是事半功倍的。

相反的,一个领-导目光短浅,太过于盲目追求当前的小利益,甚至还为此不择手段。不仅败坏自己的名声,可能还会将一盘好棋下成死局,毫无退路。

门外的学霸闻见父子俩这般愉快的谈话,心中顿时也欣慰了不少,刚刚的头疼也瞬间减轻了些许。

原本还以为莫小荷带着儿子寒学渣出去吃地摊小吃,时间长了之后会导致他犯了厌食症。这会儿听到寒学渣还是特别有食慾,心中自然就平静了不少。

于是,学霸悄悄地转身,一脸微笑地下楼。

厨房裡,王姨正在收拾刚刚晚饭用过的碗筷。学霸的突然出现,差点没把她吓死,手中的碗筷还险些落地。

「王姨,轩逸喜欢吃点麻辣的东西,以后每天做的菜就稍微加些麻辣的。尽量不要加太多就好了,食物太过于清澹了,孩子没什么胃口。」

「好的,夫人。我以后会注意的。」

学霸说完準备离开的,突然又想起什么事情没交代清楚,于是又停下脚步,温柔地注视着脸上有些慌乱的王姨。

此时,王姨才刚刚松了一口气,这会儿学霸又突然停了下来,还若有所思的样子,心中突然又变得紧张了一些。

她可不想因为自己做的饭菜不合胃口,突然就被学霸炒鱿鱼!

王姨来寒家就是为了这份薪水不错的工作的,因为她住乡下的儿子脑-瘫,需要大量的资金才可以救治。

王姨心中暗暗祈祷,希望学霸不要再对自己有任何不满,好让她安安心心地继续在寒家工作。

「也不必什么菜都是麻辣的哦!轩逸喜欢吃的菜放一些就好,改明儿我找些食谱回来给您学学。」

「好。我有个老乡也特别擅长川菜,我有空就去跟她学学。小少爷肯定会喜欢。」

「嗯,辛苦您了,王姨!」

闻见学霸如此这般一说,王姨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她微笑地目送着学霸离开,随后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深呼吸,努力让自己恢复平静。

而后,王姨继续手中的活儿,心情也变得极好。

叁天后,北港市火车站

学霸牵着寒学渣的小手,寒惊天提着沉重的行李箱,叁人开心地由广场外準备进站候车。

此时,冯香茹和杜海一人一手牵着杜若冰的小手,一家叁口激动地向寒惊天这边走过来。

今天的杜若冰有些不太一样,一身标準的校裙,不长不短正好合身。在这人来人往的火车站,一身异常高端的定製款校服特别显眼,瞬间成为火车站裡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同时也吸引了不少好奇的目光。

当然了,北港本地人一眼就看出了杜若冰并非本地的学生,因为本地没有这身校服款式的高端学校。

突然,寒学渣的眼前一亮,似乎发现了什么新大陆般的异常兴奋。

他勐地挣脱开了学霸的手,快速地跑向了前方,随后停在了杜若冰的面前!

学霸和寒惊天见状瞬间愣住了,一脸茫然不知所措定在原地。

与此同时,冯香茹和杜海亦是面面相觑,不知如何言语。对于寒学渣这个小帅哥的异常举动,两人很是不解,心中正寻思着怎样开口了解。

无奈,冯香茹只好将视线转向自己温柔可爱的女儿杜若冰。此时杜若冰也是目不转睛地默默注视着寒学渣,灵动的双眸中竟是欣喜的光芒。

大人们就这样静静地注视着莫名其妙的一切,默默地看着这两个素不相识的小朋友,似乎也在期待着未来某些奇蹟的发生......

「你好,小姐姐!我叫寒学渣,很高兴认识你!」

「谁跟你认识?走开啦!你挡住我的路了!」

寒学渣微笑地伸出小手,想要跟杜若冰握手交朋友。然而,杜若冰竟冷冰冰地甩出了这样冰冷的言语。

这下,可把冯香茹和杜海彻底愣住了!刚刚女儿脸上诡异的娇羞神色早已出卖了她的内心,为何这会儿说出如此这般冰冷的言语呢?

当然了,这是极其不礼貌的。平日里,杜若冰温柔可爱,虽然双眸中总是有些澹澹的忧伤,显得冰冷了一些,但也从不失优雅。

为何今天突然这般极度冰冷的神情呢?甚至感觉还有些许的厌恶。

只见杜若冰说完,净白的脸蛋瞬间再次娇羞得通红,渐渐地,脸颊开始有些发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