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早就想在公司把你给办了(今日推荐(微博/知乎)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297℃

韩远芳真是越想越激动《早就想在公司把你给办了》。自己有空间,可以带回来不少的好东西。就算是冬天不能卖,以后自己也可以利用周日的时间去卖,新样子的衣服一定会被年轻人喜欢的。

这一定比去卖烤红薯挣钱,还轻松。

韩远芳越想越兴奋,她想着自己这周日还是要去县城的,打听火车的车次,发车时间,再去邮局买报纸,一定要在放假以前安排好了,一放假自己就可以出发了。

这样家裡的牲口就得都卖了,卖就卖了吧。想吃肉再去买,现在也没有什麽料精,还是挺安全的。

她激动,睡不着了,想着自己那时候听小商贩说去哪裡进衣服。

精选!早就想在公司把你给办了(今日推荐(微博/知乎)

早就想在公司把你给办了

现在的信息太闭塞了,想要知道外面的消息真的挺困难的。

不过知道了大概的方向,也就算是挺不容易了。

周日这天她喂了猪以后穿戴好了骑车离开了。

这叁个月她长个子了,一开始骑自行车还够不到脚蹬子,现在完全没有问题的。

实在是不喜欢坐公共汽车。汽油味太浓了,还有人晕车吐。车上的味道也是真的挺销魂的。所以宁愿挨累,骑车进市裡。

她先去了邮局,买了一些报纸,再去书店买了地图。然后就在书店裡看地图。她害怕自己说错了地址,到时候给自己惹麻烦。

大概知道前世那几个地方在地图上的位置,所以就直接的找。

谢天谢地,城市的名字都没有变。

韩远芳挺纳闷的,她有一种错觉,好像自己生活在前世自己熟悉的世界。

既然已经认準了,再次的找到了书店的售货员,指着地图让的位置,想要那边的地图。

「那边有一本全国各个城市的地图,你去看看吧。」

韩远芳高兴了,现在这东西可是出门必备的的了。

不过这份地图可是够贵的。花了韩远芳叁十多块钱。

两件事都已经完成了,这才去火车站,好不容易才轮到她,售票员听了她的要求「你去那边买一张列车时刻表,那样就知道什麽时候发车了。」

韩远芳千恩万谢的,她以前就很少坐火车,还真的不知道有列车时刻表这东西。

这也不便宜,不过自己是真的需要。

候车大厅里的人太多了,而且也没有坐的地方,自行车也是锁在了外面,还是赶紧的回去吧。

现在都已经快十二点了。火车站附近的小饭店真的不少。

闻着香味,韩远芳觉得更加的饿了,今天放纵一次,就在外面吃饭了。

选了一家人最多的饭店虽然这样可能会慢,而且还没有位置,但是味道应该是最好的。

韩远芳看着挂在牆上的黑板写着今天的供应还有价钱,狠了狠心要了一盘熘肝尖。

她最爱吃这道菜了,尝尝和自己以前吃过的有什麽不同。

交钱后没一会儿,一个服务员出来,把黑板上熘肝尖这道菜名给擦了,自己这是要到了最后一份?挺幸运的是不是?

没有位置坐,韩远芳觉得自己就和傻子似的站着等着,还要不停的给吃完饭的或者刚来的让开路。

等了一刻钟,这才有了一个位置,她赶忙的坐下,身体倒是不累,就是有点不好意思。自己就是那个挡道的。

也有人等着,人家就是站在了吃饭人的一边,那样就不挡道了。她实在是不好意思,感觉那样被盯着,会吃不进去的。

又过了有五分钟这才有服务员大声的喊着熘肝尖好了,谁的过去端。

韩远芳小跑着过去,看到这一盘熘肝尖她傻眼了,怎麽给这麽多?自己也吃不完啊?服务员还给了她一个碗,裡面是一个馒头。

小心翼翼的端着去了刚才的位置,幸好没有人过去坐,要不然自己还没地方吃饭了。

坐下后,看着对面的人埋头吃饭,赶忙的从挎包里掏出了一个饭盒,就是那种不鏽钢的饭盒,这是她用了五六年的东西。

就是这样,对面的大叔还看了好几眼呢。

韩远芳端着盘子往裡倒,现在的饭店还是真的挺实诚的,熘肝尖就真的都是肝,裡面就是有一点蒜片,要叁块钱也值了。

倒进去多一半,马上就通过挎包装进了空间里。

就这样她还吃多了呢。饭店还免费给米汤或者清汤,韩远芳要了半勺的米汤,也没有再坐着,因为又进来不少吃饭的。

这是火车站的附近,人流量特别的大。

韩远芳出来后觉得撑得慌,也不敢现在就剧烈运动,所以就想着推着车走一会儿。

想着自己虽然有空间可以带回来不少的东西,要是不能用空间火车上能给运不?

想到这裡,韩远芳推着车掉头了。

她有点发愁,这要怎麽去打听呢?

车子还是锁在了外面的栏杆上,再次的进了火车大厅。

在裡面慢慢的转悠,前世她就听说过票贩子,她相要问问那样的人。

其实她也是不确定的,票贩子可能就是能卖票,火车上的工作人员他们也不定认识。

正在她发愁的时候,看到一队穿着铁路工作服的人排着队出来了。这是下班了吧?

她跟在他们后面,听着几个人的心声,选中了那位四十多岁的女同志,这人热心肠。

他们出了候车大厅,就分开各自的回家了,今天后门那裡有一些事情,所以才走的这裡,要不然韩远芳还真的碰不上。

「阿姨,阿姨,你等等。」

肖美丽愣了一下转过头看着一个小丫头看着自己。

「你在叫我?」

「是啊,阿姨,我有事想要请教你。」

肖美丽笑了笑「有什麽事。我半个月没有回来了。想要赶紧的回家,有事你就快说。」

韩远芳已经知道这位正好就是去往首都的那趟列车的乘务员。

真是太好了,她已经研究过列车时刻表了,他们这个小城市没有直达那边的车,只能去首都去倒车。

「阿姨,我想去东洲。可是也看了列车时刻表,我看不明白,您能不能给我讲讲?」

肖美丽看了一眼列车时刻表,用手指着车次,「你就要看这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