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是怎样把你C的叫出来的 真是欠C叫的这么大声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877℃

「小公主《看我是怎样把你C的叫出来的》,这是我们帮你準备住校的用品,一会就让司机帮你送到学校。」唐紫细心的整理被子,又把一些新买的高档衣服放进箱子内。

花小贝过来的时候只有一套衣服,什麽都没带,唐紫又去商场买了一大堆日常用品和化妆品。

花小贝看着这大包小包的一脸黑线。

「舅妈,我用不了那麽多东西,先放这裡吧。反正我周末也会回来的。」

「那可不行,这些可是你外婆特意让我準备的。还有这个……」

花小贝睁大眼睛一看,「好家伙,连防狼喷雾都带了。」

「这也太夸张了吧?《真是欠C叫的这么大声》但在学校里很安全!」

看我是怎样把你C的叫出来的 真是欠C叫的这么大声

看我是怎样把你C的叫出来的

「这也太夸张了吧?在学校里很安全!」

「傻孩子,你都18了,长得又漂亮,学校里又有男生,把这个带着错不了。」

花小贝心裡吐槽,就她现在的模样,哪能吸引什麽人。

「对了,你怎麽把自己的脸弄得那麽黄?女孩子要漂漂亮亮的才对。」

唐紫实在费解,其他女生巴不得把最好看的样子给人看,花小贝倒好,把自己弄成脸黄还点了几颗雀斑配着那又圆又大的眼镜,穿的衣服街上随便都能买到。

这幅模样在学校里肯定会被欺负的。毕竟她也是过来人,贵族在普通人的身上难免会有小动作。

「放心吧,学校里很安全。行了行了~这个我带,好吧?」

花小贝十分无奈的把东西塞进包里。

「哦,对了。这10万放在书包里了,想买什麽零食自己先去买,不够问我哦。」唐紫拍了拍花小贝一旁鼓鼓的书包说。

哪有人书包不是放书而是放10万现金的?花小贝虽然不缺钱,可这样拿到学校去,会把人给吓到吧。

她想要拒绝,但看到对方那急切的眼神,只好妥协。

最后在她的坚持下,花小贝把家裡最便宜的一张被子拿走,衣服也只挑了几件。

金家的人虽然还想让她多拿一点,不过最后还是算了。

中午上课前。

花小贝并没有让金家的人送到学校,自己半路打了车。

下车后,她一手提着被子,一手拉着一个箱子站在校门。

肖寒在外面吃完东西看到她大包小包的立马就过去。

「花同学,这麽多东西吗?我帮你拿一些吧!!」

还没等花小贝反应,他已经把她手裡的被子抢过去了。

「你干什麽?我跟你很熟吗?」花小贝有点不悦地说。

「咱们可是同桌,老师说要互相帮助。走吧……我把你送到宿舍去。」肖寒用他那隻没受伤的左手提着杯子往前走。

肖寒也没想到花小贝申请住宿,早知道他也去申请了。

「不行,一会找舅舅把我安排到宿舍去。」

两人来到宿舍门口。

花小贝一路接收不少女生眼刀子,脸色不好的回头说:「麻烦东西给我。谢谢了!」

肖寒还想说两句,但看到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放下东西急忙离开。

花小贝看他一副见鬼的模样,觉得奇怪。

「干什麽呢?」她拿起被子找到了申请的宿舍门牌。

「309室!就是这裡了!」花小贝推开门就看到两女生在。

「你好,我叫花小贝,今天刚来学校,以后咱们就是室友了,请多多关照。」

这生硬的对白是她在电视上学来的,两人平澹的点点头,然后自我介绍。

「你好,我叫方敏。高叁3班的。」一个短髮的女生放下书本说。

「我叫李静,高二1班的。比你们小一级。」叫李静的长髮女孩推了推眼镜回答。

大家简单的介绍一下自己就做自己的事。

这时方敏突然尖叫起来,「我的天哪!莱斯金丝绒?」

「您这被子很贵吧?」

花小贝突然被问,有点愣,「什麽金丝绒?」

「你手上的被子,那个袋子可是名牌金丝绒,一件被子要8万左右。」

花小贝对这方面不太懂,但这被子已经是从客房那裡拿来的便宜货,比原来的差多了,没想到也这麽贵。早知道就自己在外面买。

「你说的这袋子?我从朋友那裡借来的装的,裡面的被子可没那麽贵。」

闻言,方敏鄙视了一眼,继续做自己的事。

但花小贝还是听到了她嘴裡说的虚伪两个字。

「……」

花小贝听完不太舒服,不过还是算了,好歹这个宿舍也是罗真旁边的,再换的话就远了。

还好有一个上层的空位,这样她做自己的事情就方便了。

「衣服放在右边的第2个格子吧。其他几个都已经满了。」李静贴心的说道。

「好的,谢谢!」花小贝把带来点衣服一件件的挂进去。

这时候方敏并没有看她,那几件昂贵的衣服就这样被花小贝随意摆在了最边边。

「对了,学姐,您饭卡办了吗?」李静看时间快上课了,出门之前又问了一下。

这是个热心肠的姑娘,花小贝看她安安静静的样子还蛮喜欢的。不像那个方敏,除了刚开始看到她那被子是个名牌和她说话都没理过她了。

方敏站在门口不耐烦说:「快走吧,人家知道怎麽去办。说不定人家不在学校吃呢!」

李静尴尬的笑笑,「食堂那裡就可以办饭卡,你带上学生证去就可以了。我先走了啊!」「好的,谢谢你。」花小贝看人离开松了口。

「李静,你干嘛那麽多事?」方敏一边走,一边训斥道。

「大家都是同宿舍的人,互相帮忙一下嘛。我刚来的时候你不也帮我吗?」李静笑言。

「那怎麽一样?」

「哪裡不一样?大家都是外招生,也没比谁高贵。不像贵族。」李静说话的时候把语气压低,生怕被路过的人听到。

「你要记住,在学校可不比外面。咱们在这裡一定要安安全全的度过毕业。」

「记住了,小敏姐。我先回教室了,晚上见。」

「嗯。」

方敏看着李静的背影,落入沉思。

曾经的她也是一个很热心肠的人呢,可是……

痛苦的回忆让她不愿多想,快步往自己的教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