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整理!老师两个大兔子在衬衫里抖来抖去的文案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733℃

自花小贝离开,整座城堡融入了一股冰冷的气氛内。

「你看看,这就是你宠出来的孩子。」花小贝母亲金兰生气的对坐在一边的男人生气道。

「她想早点去看外婆,就让她去呗。都十几岁的人了,连门都没出几回,要是咱们不在,谁来照顾她?」

戴着眼镜的男人表面一脸无所谓,其实心裡也在担心花小贝出事。可他不敢表现出来呀,不然老婆骂得更惨。

「公公,你倒是说句话呀!小贝可是你最疼爱的孙女,两个大兔子在衬衫里抖来抖去,咱们可怎麽办?」

「小公主长大了,翅膀硬了!让她闯一闯吧,不然哪知道家裡的好?」

最新整理!老师两个大兔子在衬衫里抖来抖去的文案

老师两个大兔子在衬衫里抖来抖去

对比花小贝母亲的着急,两个男人倒显得澹定。

「你们~我也不管了!」

金兰咬牙气冲冲的回房,门才刚关上。

外面的父子俩赶紧团在一起,「爸~咋办?咋办?」

「赶紧让人去找啊!还问啥问?」花老爷子怒敲了一下儿子的头。

「管家……」花达说着立刻往外跑,刚佣人都让老婆给罚外面去了。

金兰回到房间第一时间联系了华国那边的娘家。

听说花小贝自己过华国了,金家的人又是开心又担心。

「这小丫头,怎麽敢到处跑呢?」花小贝舅舅金元无奈的捂着额头。

「你还坐着干嘛?快去找人啊!」舅妈唐紫赶紧提醒。

他们家和花家一个德性:男人都惧内。

很快花小贝入住的信息被金家查到,金元终于松了口气,立刻给姐姐回消息。

「你先看紧她!我现在过来。」

「姐,你还是别来吧!这小丫头从小就没离开你,你这样保护,也不是办法。总该让她独立一下生活呀!放心~有我在,不会让她有危险的。」

「可是……」金兰还是不放心。

「别可是了,等母亲生日,你不也得过来。才几个月就让她玩玩呗!我查到小公主在博雅学院报名了。说不定她想体验一下校园生活。」

听完弟弟的话,金兰吃惊!她以为花小贝不喜欢和外人相处才不愿意去学校的。没想到自己去报名了。

这时候她也心软了。

「那好吧!这段时间就拜託你了!」

挂掉电话,金元又松了口气。他挺怕这个姐姐,做事严厉,毫无馀地,也幸好嫁得早。

「怎麽样?姐姐来吗?」他家媳妇倒是挺希望对方过来的,电话一挂就问了。

「过两个月才来。」

「那小公主怎麽办?」

「还能怎麽办?我们看着啊!不过……就麻烦老婆让人明天去接一下她了。」

「行吧,婆婆快醒了。我去跟她说一声!让她高兴高兴!」唐紫一脸高兴的往楼上去。

酒店的人接到金家的电话后,对于住808房间的女孩十分好奇,金家人为了安全更是在门口安排了两名保镖。

睡到半夜花小贝醒了,觉得肚子饿,点开前台电话叫餐。

高级酒店的好处就是24小时都有人做吃的,不到一会,一道道丰富的晚餐推了过来。

花小贝这才注意到门口多了人。

「看来已经被发现了!」花小贝无奈的叹了口气。

她还没找到小萝卜呢,明天老妈子过来又得回去了。

让花小贝意外的是,睡到了第2天七点都没看到她妈。

以她妈关心她的程度,昨晚就已经到这了。

花小贝看了一眼手表,「刚好,没人来那就去学校一下。」

她洗漱完就有服务员推着餐车进来,这是她早上起来的时候点的。

安静的吃完东西才7:30,这裡离学校近,坐车不到15分钟的距离。

换上衣服后,出了房门,身后的两名保镖也紧紧跟上。

「这麽巧?去哪呢?」肖寒笑嘻嘻的看着花小贝。

花小贝没想到最不想看到的人竟然就住在她的旁边房。

「关你啥事!」花小贝实在不想看到这个家伙,走路的脚步也加快。

看着对方气冲冲离开的肖寒一点都不在乎。

「小辣椒啊!就更有意思了。」

花小贝平时脾气挺好的,不知道为什麽一看到这个人就莫名的有一团火。

门口外的司机早就準备好了。

花小贝看一下身后没人跟来,从容的坐上有金家标志的车子。

离学校还有一段距离,她提前下来了。花小贝并不想让其他人看到她坐金家的车子来。

因为这样就会有很多人粘着她,太烦了。

长长的刘海低头挡住了她一半的视线,戴着圆框眼镜和口罩,花小贝顺利的穿过人群进入了学校。

学校内还算安全的,那些保护花小贝的人也回车内等着。

「你好,同学!请问校长室怎麽走?」花小贝甜甜的声音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

一个男生走过来热情的说:「办公楼在后面两栋。」

「谢谢同学。」花小贝说完就往前走。

那男生原想近距离看一下花小贝的样子,却只能看到那长长的睫毛和半垂的眼睛。

看着纤瘦的背影,男人的眼睛有着邪魅的笑意。

「怎麽样,成少?这妞长得咋样?」男孩的跟班贼兮兮的走过来询问。

「看不清!不过皮肤倒是不错。」

「哈哈哈……看来这回又有角落了。」

花小贝今天穿的衣服极为普通,随便一家成衣店都能买到。

敲了一下校长办公室的门,很快裡面就传来声音。

花小贝非常有礼貌的开门打招呼,「你好校长,我是花小贝。」

一听对方就是那个满分天才,校长脸上挂满了笑意。

「来来来,坐下。」

校长开始了一些简单的询问,比如之前在哪裡读书?老师都是谁?有没有参加什麽比赛之类的?

花小贝老师都是国际小有名气的教授,可教她的老师太多了,也没用心记住名字。

至于上学……她压根就没正经上过什麽学。

在米国,大部分有钱人的子女都是请私人家教的。

比赛嘛,倒是参加过一次,还拿了银奖,金奖被华国的人拿了。

就那一次,她就没参加过竞赛了。

「对不起!我没正式上过学!」

闻言,差点惊掉校长的下巴。

「怎麽……怎麽可能?咳咳~没关係!欢迎你来这读书。有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我们对于一些特殊学生也会提供社会帮助的。」校长以为花小贝家裡条件差,无法读书,又不想丢失这个人才只能这麽说了。

还好,这家学校确实有为社会人才提供的教育基金。

「已经帮你弄好入学档桉了,一会就跟校主任去班上吧。」校长笑眯眯的说道。

花小贝微笑道谢,不多时就有秃着顶的校主任进来带她去班级。

刚到班门口就有一人飞奔往她冲来,还好她躲得快,对方撞到了旁边的校主任,差点没把这半秃的老头摔在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