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还没做就湿成这样 宝宝这才几天没做就湿透了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961℃

韩远芳很快就明白了,「谢谢阿姨了,太谢谢你了。」

「还没做就湿成这样,没事的,小宝宝,你去东洲干什麽?」

「阿姨,我看电视上说那边有很多的服装加工厂,我是孤儿,以后的学费都要自己挣,我就想着要不去那边进点衣服回来卖?」

肖美丽笑了笑「是好主意,你想去东洲,要去首都转乘的。那边有很多这样的人,其实你完全可以和他们进货的,现在市裡已经有不少人去首都进货了。」

「阿姨,要是我进货了,火车给往回拉吗?还有这麽干不是违法的吧?」

肖美丽笑了,尽管她已经挺累了,还是耐心的和韩远芳解释了。

「这麽干现在是不违法的,不过以后就不好说了。

宝宝还没做就湿成这样 宝宝这才几天没做就湿透了

宝宝这才几天没做就湿透了

还有进货太多了。可以买票的,列车后面会拉着几节车厢,专门拉货的。」

「阿姨,谁都有资格拉货吗?我要怎麽买票?」

「你在买车票的时候可以和售票员说的,不过你可要说准了,要是遇上工作认真的,真的会称重的。

你要是报少了,遇上好说话的,你加钱就可以。要是不好说话的,多出来的那一部分人家可能不管运的。」

韩远芳点头「我明白了阿姨。太谢谢你了。」

「客气什麽?你这才几天没做就湿透了。」

肖美丽说完就快步的回家了,当乘务员也是挺累的,该班的时候就是一天一天的在车上熘达。只有几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在火车上和在地上是不一样的。

韩远芳这下已经摸清楚了,也不撑了,骑车往回走。

她记得听以前的同事说过,他们老板有前科的,就是那个时候倒买倒卖的,给定的罪名叫投机倒把。

上辈子就是循规蹈矩的人,所以还是在去了乡里的派出所问问。

李东升正好过来「韩远芳你怎麽来了?」就怕这个小姑娘自己活不下去了。所以她每次来这裡他都挺害怕的。

「李同志,我就是想问你现在做生意不会是违法吧?」

李东升摇头「不会。没有这个规定,怎麽了?」

韩远芳凑近了李东升,小声的说「我就想着利用寒假的时间去南方进新样子的衣服,今天我去市裡火车站已经问过了怎麽坐车。就是怕我这样做不合法。」

李东升看着韩远芳「你这麽小,去那麽远也太危险了。」

韩远芳笑了「李同志,我识字,还能丢了不成?」

「其实火车上特别的不安全,小偷,人贩子。」

「我也不傻,不会被人贩子骗走的。」

「他们有手段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有几个傻子会心甘情愿的被几句话就忽悠着跟着走?进来说,别在外面了。」

李东升决定好好的教育一下这个胆大包天的宝宝。

韩远芳坐在了李东升的对面。「李同志,你就放心吧,我现在已经知道这样不违法了,这样就放心了,你等着我从那边给你带好东西回来。」

李东升看着对面笑眯眯的小宝宝「韩远芳你父母留下来的钱够你上学了,你为什麽还要这样?大过年的你留在家裡不好吗?」

「李同志,我还想要上高中,上大学。」

正常李东升不说话了。

「李同志,我回去了。谢谢你了。」

骑车到村裡都已经四点多了,中午的猪都没有喂,想着一会儿找村裡的屠夫问问,把两头猪卖给他算了,太冷了,猪也不长膘了。

回到家,就听到猪的叫声,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赶忙的烧水喂猪,喂鸡。

刚刚想要喂猪,听到敲门声。

「远芳。」

「奶,你赶紧的进来。」说完就跑着去倒猪食了。

韩奶奶进来,也关上门。

「远芳你今天去哪裡了?怎麽中午都没有回来?」

韩远芳放出了两头猪,这才说话「奶,我去县裡了,刚回来没一会儿。」

「你下次再出去的时候告诉我一声,我过来喂牲口。」

「奶,我想一会儿去问问刘屠夫,两头猪卖给他算了。

早上我上学太早了,天还黑着,晚上回来也晚,再说了冬天了,猪也不长膘了。」

韩奶奶看着两头猪。「都卖了?」

「是啊,留着干啥?」

「也行,刘屠夫还是挺有良心的,不会压价。我回去叫你爷爷来,让他跟着你一起去。」

「行,我爷跟着我,我也踏实。」

韩奶奶回去了,韩爷爷正在除白菜。

「老头子,远芳刚回来,她说想要去找刘屠夫把两头猪都卖了。你跟着去吧,别煳弄远芳年纪小。」

韩爷爷放下了白菜。「行。我这就过去。」

「不着急,咱们俩先把白菜都放进地窖里,你们去刘屠夫家裡我把她院子里的白菜萝卜都除下来。」

老两口子都放好了,这才去了孙女家裡。韩远芳已经喂完了猪了,她正在喂鸡的时候,老两口子过来了。

「走吧,你奶在家裡除白菜。」

「可以除白菜了?」

「可以了,明天就有雪了。」

爷俩到了刘屠夫家裡,人家正在準备做饭。

还真是屠夫不缺肉吃,看着胖乎乎的一家人,韩远芳觉得真的挺可爱的。

自己每天都吃好的,就是不长肉,还真是挺没良心的。

刘屠夫笑呵呵的,「行啊,现在毛猪也就是六毛钱,要是行,我明天过去抓。」

六毛钱一斤?也太少了吧?一头也就是不到二百斤。就是算二百斤,才能卖一百二十块钱?

她没有说话,就听到韩爷爷答应了,她也知道刘屠夫没有少给钱。

想了想「爷,五爷,能不能帮着我杀猪,我自己去卖?」

两人都愣了一下。

「宝宝,大集上一斤肉也就是八毛多点,你自己卖肉也多卖不了多少钱。」

韩远芳摇头「五爷,我不是大集上,本来在乡里碰上了李同志,他还问我猪肉的事,我怕给人家添麻烦,就没有同意。

这也能多买不少钱。五爷,你能帮着我杀猪吗?」

刘屠夫想了想「行,你想什麽时候杀猪?我一般上午都要去赶集卖肉的。」

「五爷,你周六下午帮着我杀猪,我先送过去一头,第二头周日再送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