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欠C叫的这么大声 叫大点声今晚家里没人冷教授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832℃

韩远芳心裡想着吉老板这样的要是不成功都不可能。

今晚冷教授和男秘书搭着缝纫机去了韩远芳住的家里没人。

吉老板带着两个秘书离开了。

冷教授笑着看着韩远芳「没想到你这个丫头还有这样的才能,叫的这么大声。」

「邹叔,其实我们乡下丫头就没有不会做衣服的。只不过我平时看电视,看杂志比较多。」

冷教授就是笑,心想真是欠C。「远芳你给我的钱我没有花完,我还是给你带回来八百条牛仔裤。袜子进了一千双。这是剩下的钱。」

韩远芳并没有收起来。「邹叔,裙子呢?我看看,我可是已经定出去一些了。」

真是欠C叫的这么大声 叫大点声今晚家里没人冷教授

真是欠C叫的这么大声(今日推荐(微博/短文)

冷教授从包里拿出了一件粉红色碎花的连衣裙,不是棉麻的。

韩远芳摊开看了看。「邹叔,你能给我多少?就这一种颜色?」

「还有两种颜色。你自己看看。」

韩远芳还是比较喜欢紫色的,不过这个颜色太挑人了。

「挺不错的,应该非常的有销量。」

「成本价一件四块一。我要了叁万件。一种颜色一万件。」

「一种颜色给我一千件?」

「行。你别叫的这么大声。」

「邹叔,一件你加多少钱?」

「一件给你四块五行吗?我发四块八一件。」

「谢谢邹叔了。」

「没事,以后你有好事要想着我。」

「那是一定的。」

韩远芳再次的给了冷教授一万二千块钱。

要是没有吉老板给的这七千块钱,还真的进不了这麽多。

「邹叔,我去火车站看看白天有没有回去的车。」

「我陪你一起去看看,回头你的货我给你送去火车站。」

两人出来以后都松了一口气,都是普通人,来这麽高档的地方还是有点不习惯的。

冷教授在火车站有熟人,很快就买到了火车票,晚上七点有一趟车,当然这都是途径的。

韩远芳还是想着早点回去,七点也好。

「远芳,邹叔请你吃饭。」

两人去吃的涮羊肉。韩远芳已经好久没有吃过了,觉得非常的美味。

两让人分开,约好了在晚上六点在火车站碰头。

韩远芳去买了一些点心,要给两位老人带回去尝尝。

整个下午她就是在房间里睡觉,四点多听到了敲门声。吉老板回来了。

「韩远芳,你在家裡等着我给你邮寄过去的材料。现在已经邮寄出去了,你试试棉子,如果可以。我送你叁百件。」

「谢谢吉老板了,我看看布料再说。

对了,我马上也就离开了。有什麽事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行,一路顺风吧。」

这个十多岁的小丫头还厉害,但是吉永泰不会问的,只要她给自己创造了价值就行。

五点半的时候过来了两个年轻人,这是冷教授让过来帮着拉走缝纫机的。

韩远芳也跟着坐上了叁轮车,还是比走路舒服。想着要不然自己回去也弄一辆叁轮车?还是比自行车要方便很多。

到了火车站两个小伙子帮着抬进去。很多人都看着他们,还是很少看到有人用火车运这种东西的。毕竟家的附近就能买到。

一千二百件的衬衣还有八百条牛仔裤,一千双的袜子,还是两大包。

冷教授也过来了,帮着找了熟人,韩远芳还是能在后面货车厢里待着。可是比前面挤着舒服太多了。

凌晨一点下火车,还是僱佣的劳力,不过没有看到二强。

「大叔,能不能麻烦你们谁帮我去找二强一趟?」

「用他家马车?」还记得这个小姑娘,毕竟做买卖的只看到过这麽一个小孩子。

「是啊。」

「你等一会儿。我去叫。二强家裡离着这裡不远。」

韩远芳坐在一边等着,心说自己比上次早回来将近叁个小时。

也就是半个小时,二强跑进来了。「远芳你回来早了。」

「是啊,没有坐上次那趟车。赶紧的走吧。」

「还有缝纫机?」

「可不是?这台缝纫机也是坐过火车的了。」说完两人都笑了。

劳力帮着装上车,两人赶车往回走。

「看着这麽两大包,这次收收获不小啊!」

「八百条牛仔裤,一千二百件衬衣,不过男女多少我还不知道。还有叁千件的裙子。」

「裙子?我这次多带几件。」

「可以试试,颜色和花色都挺好看的。」

「裙子多少钱一件?」

「我想卖八块,给你六块,给别人六块五。」

「真的,那可是太好了。」

二强也不是傻子,这样聪明的女孩对自己好,就是因为自己真心对她了。

两人到家叁点了,马车还是直接的赶进去。卸车后。二强迫不及待的想要看裙子。

「你先喂喂马,我这就去拆包。」

二强看到裙子以后,笑了。「远芳,这裙子一定会卖的非常的好。」

「是啊,我也是这麽觉得,叁种颜色一样一千件。」

「一个颜色给我二十件。牛仔裤给我五十条,衬衣一样给我叁十件。」

只有这麽多钱了,回去也够卖几天。也就是自己受累,再次的跑一趟。

送走了二强都已经四点了,韩远芳还是眯了一会儿,也怕上课没精神。

周叁去上学,同学们都好奇的看着韩远芳,她请了两天的假。

郑老师看了今天的考试成绩,对于韩远芳也没有那麽不顺眼了。老师都是喜欢学习好的孩子。

韩冬梅着急啊,下课拉着韩远芳跑了。「裙子到了吗?」

「到了,你可以试试,应该会长一些,不过也可以穿,有叁种颜色呢,花色都特别的漂亮。」

「真的?我中午吃完饭就过去。」

「晚上时间充足。」

「我等不及了。」韩冬梅已经笑眯了眼。

韩远芳心说你还不一定能够穿呢?

中午回家她拎着四包点心去了奶奶家。

「远芳啊,你可是回来了。」

「爷奶你们就放心吧。没事的,这是首都那边的点心,你们尝尝,我吃着挺甜的。」

「远芳啊,以后不要乱花钱了。」

「奶,吃饭嘴裡就不是乱花钱。你就安心的吃。」

韩爷爷已经做熟了午饭了,不过韩远芳没有留下来吃饭。韩冬梅那个丫头一会儿就该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