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没人的教学楼里要你(被拉到没人的教学楼做)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581℃

高文强他们几个半个小时后都被拉到没人的教学楼。

学长知道他们紧张。还是嘱咐他们要劳逸结合。

「远芳,赌作文题呗?」高文强讨好的说。

「我得想想,我觉得作文应该是赌不上。」

「一定可以的。我现在就担心作文。」

初三在在没人的教学楼的三楼,可以说现在课间楼道里也是安静的。

在没人的教学楼里要你(被拉到没人的教学楼做)

在没人的教学楼里要你

一直到了六月份,离着考试还有不到二十天,老师们反而每天都会给同学们听音乐,流行歌曲什麽的。

李玲玉转过来,摘下眼镜「远芳,你说咱们老师那麽严肃的一个人,居然还给咱们放流行歌曲。」

「让咱们放松下来,綳得太紧也不好。」

「我现在也挺紧张。」

「别紧张,都已经付出叁年的辛苦,现在到最后冲刺的时候,一定要保持最好的状态。」

「嗯,我知道。」

「李玲玉同学,我相信你,你一定可以。」

「好,我一定可以。」

学长感觉在班裡待着有点紧张,现在就是时刻的都是在做题。

中午的伙食也丰盛了很多。这也是学校对初叁学生的照顾。初一初二没有这个待遇。

明天就是中考了,下午放假,有初一初二的学生给布置考场。

学长看着自己的准考证。一寸照片还挺好看,一定要留好了,一辈子的记忆。

从学校出来就看到外面的沉绍鸿靠着自行车笑着看着自己。

「呵呵,这是来给我鼓劲的?」

「是啊,一定会旗开得胜。」

很多同学都会看他们一眼,韩冬梅他们在一边等着。

「谢谢你,没有什麽。」

「我相信你。明天考试我在外面等着你。」

「真的不用。」

「用的。这是我的一片心意。回市裡还是回家?」

「我回家,你也回去吧,要对我有信心。」

「行吧。」沉绍鸿当然相信她,只不过这是自己表达对她的关心。

「你也回去吧。」

和小伙伴离开,沉绍鸿一直看不到她的影子这才往回返。

后天就可以叫着她去市裡了,自己比她早了一个月的时间考试,这样正好,可以陪着自己学习。

明天第一科是数学,下午再次的给他们串了一遍数学概念,重点题型他们也都再次的看了一遍,第二课是外语,晚上六点以前就是背外语单词。

「好了,时间不早了,回去睡觉,明天一定要有一个好状态。」

「嗯,远芳你也是。」

第二天还是正常的时间集合,他们一路上什麽都没有说,学长给他们讲笑话。

这样是想让他们放松下来。虽然知道效果不一定好。

在门口看到了沉绍鸿,这个家伙居然还带着板凳过来。

「耽误你了。」

「怎麽会?我也想放松一下。」

一天的考试下来。有人欢喜有人忧。

高文强满脸笑容。「远芳我觉得没有问题,这次考试答题感觉特别的顺畅。」

「保持这种好的状态。」

出了学校还是看到沉绍鸿在一边。

「真的不用这样等着我。」

「这是我的心意。好了。赶紧的回去休息,明天还有一天的时间,我们远芳初中生活结束了。」

第二天第一科是语文。看着作文题目学长笑了,真的赌对了。

下午五点半,所有考试都结束了。

老师站在讲台上看着自己的学生,陪了他们叁年,这是她自从当老师以来第一次碰上这个班这样的学生。

真的可以是自己可以吹嘘一辈子的骄傲。

下面的学生们也都挺激动的,有终于结束解脱的快感,还有就是对学校,对老师,对初中叁年的同学不舍。

雷老师克制着自己的激动,简单的说了几句,让大家回家去休息,在七月六号的时候返校,「咱们在那天报志愿,各个学校的分数线也都会出来,你们回家休息好了,估算一下自己的分数。

还有每个学生那天都带着自己的本子。以后要各奔东西,要留下联系方式,多少年以后想起对方,咱们还能找到。」

同学们想也都挺激动,高度紧张下放松下来,学生有两种状态。一种是高度的奋伉,一种就是疲惫。

「好了,大家回去好好的休息,六号我等着大家。」

班长赶起立,所有学生给老师鞠躬,这叁年的照顾,让她们铭记一辈子。

「谢谢老师,老师辛苦了。」

并没有提前商量,都是发自每个学生的肺腑。

雷老师忍着眼泪没有掉下来「老师收到了。我感谢你们在我的教育生涯中留下深刻的记忆。」

学长也挺感激班主任老师。这叁年对自己都是包容。

师生们都挺伤感的。「好了,放学了。大家好好的休息,注意安全。」

每个学生都挺低落的。出了学校门口,学长在众多等着孩子的家长们中一眼就看到了沉绍鸿。

他微笑的看着自己,突然间觉得心裡甜甜的。

小伙伴也跟着一起过来。

「远芳走吧,回市裡了,往后的一个月我需要你。」

学长抽了抽嘴角,「我也要回家去收拾一下,明天过去。」

「我跟你一起回去。」

「行吧。」

现在紧张的时候已经过了,彩霞她们都好奇的看着沉绍鸿。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沉绍鸿,和远芳是同伙。」

「什麽同伙?说的那麽难听。走了。我看你一点都不紧张。」

「我非常的紧张。」

「远芳,我觉得我可以去警校。」高文强激动的说。

「别太理想化。考不上警校,还有很多好的学校。」

「知道,我想好了要是考不上警校我就去上高中,还要扒着你叁年。」

「那你还是考上警校。」

高文强哈哈大笑。

「远芳,我的各科答桉都记下来了。你的呢。我们怎麽也要估分。」韩冬梅紧张的说。

辛苦叁年,只是这一次考试决定以后的命运,怎麽会不紧张?

「行,你们回家吃饭,回头都去找我。」

沉绍鸿就知道这样,所以才一定要跟着,哪怕是今天晚上不能回去,明天也要让她跟自己走。

回到家韩爷爷韩奶奶都在家裡。

两位老人看着进来的沉绍鸿,热情的招待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