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公司领导C了很多次 早就想在公司把你给办了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198℃

接下来连着四五天都是在公司上班,顾承言都是早出晚归的,黎慕菡的生活彷彿又回到了以前,起床,吃饭,运动,上药。

别墅里也还是只有她和林嫂两人。

这两天她细想了一下,觉得还是要找顾承言谈一下才行。

她得知道他的想法,也要说出自己的想法,这样才好方便她行事。

可这现实不允许啊!

她连顾承言的面都碰不到,虽然是同住在一个屋檐下但早就想在公司把你给办了。

我被公司领导C了很多次 早就想在公司把你给办了

我被公司领导C了很多次

眼看她这腿马上就要恢复如常了,恢复好后她最先要搞定的就是毕业证的事,然后好去找工作,要保证独立的生活环境才行。

说到毕业证,黎慕菡又想到了那让她头疼不已的毕业论文,她瞬间就要疯了!

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要怎麽办呢!

原本要去院子里散步的,顺便想想该怎麽找顾承言谈,现在瞬间就没了心情。

算了,还是回公司研究论文去吧!

这一研究就研究到了傍晚时分,直到林嫂来敲她的门,被公司领导C了很多次。

「慕菡,晚饭好了,下来吃饭吧!」

搜查了一下午资料的黎慕菡,已经是头昏脑涨的了,迟疑了两秒后才出声表示知道了。

收好下午搜查来的资料,先去洗了把脸,精神了点后才下楼去。

来到餐厅后,竟发现几日未见的顾承言正端坐在那裡,还正看向自己。

黎慕菡愣住了一下,不过马上又恢复如常,走过去坐在了一旁,开口道,

「回来啦!」

「嗯,今天没什麽事!」

顾承言简短回了一句。

林嫂把菜都端上来后就离开了,餐厅里只剩下他们两人,黎慕菡无端觉得这气氛有些尴尬,暂时没动。

还是顾承言先开了口,

「吃饭吧!」

「好!」

两人都没再说什麽,安静的吃起饭来。

话虽然没说,不过两人的脑子裡都在思考着问题。

黎慕菡这边在思索,要不要吃完饭就去找顾承言谈谈呢?

可是要怎麽开口?

怎样开口才会更自然些?

还是要好好想想才行。

那边,顾承言脑子裡则在回想今日陆子宇交给他的调查结果,内容和爷爷之前和他说过的差不多。

从小父母离异,和爷爷生活,生活轨迹非常简单。

除了学校,补课班外就只剩在家裡了,因为性格原因,朋友也不多。

而他特意让子宇调查关于暴力方面的,结果是除了因为父母离异而被同学嘲笑恶作剧外,没有发生过什麽太过严重的事情。

那这就有些解释不通了,那晚的那个应激反应,怎麽看都不像是一般事件后的普通反应。

难道是没调查出来?

可按理来说不应该啊!

以他的关係网,要想调查一个人,还是很容易的。

可现在那些小事都调查出来了,可能会造成那个反应的大事件,却一点线索都没有,难道真的没有发生过?

他保持怀疑态度。

一顿饭就在两人的各怀心事中度过了,因为想事情,黎慕菡并没有吃多少。

等林嫂收拾完,顾承言要上楼的时候,她终于下定了决心,

「等一下!」

顾承言停住上楼的脚步,回头看向黎慕菡,

「有事?」

这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那个…我们能谈谈吗?」

早晚都是要说,还不如早说!

下定决心后的黎慕菡神情就自然多了,之前的纠结,欲言又止全都消散。

「去书房吧!」

顾承言先一步上了楼。

黎慕菡就跟在她后面!

这还是她第一次来到顾承言的书房。

第一感受就是很大,书很多,但整体很简洁。

除了书架,就只有一套办公桌椅和角落裡的两个简易沙发。

顾承言先让黎慕菡坐下,之后自己才坐到另一个沙发上坐下,随即问到,

「有什麽想要和我谈的?」

虽然他的坐姿很随意,可那身彷彿与生俱来的气场,还是让已经做好準备的黎慕菡迟疑了。

怎麽有种在谈判的感觉呢?

稳下心,定了定神,才开口说道:

「我想问你一件事,希望你能够如实回答我。」

「好,你说。」

顾承言看到黎慕菡一脸严肃的样子,看来要说的应该是很重要的事,便也正色了起来。

不过说起来,这好像还是头一次她主动开口找自己说话,并且这麽的正式。

已经开了头,之后就容易多了。

黎慕菡没再犹豫,直接问出了自己一直想问的,

「你对于这桩婚姻是什麽态度?」

「嗯?」

顾承言低醇的嗓音溢出,他很意外,没想到问的竟是这个。

然后心中则开始思索起来,她这麽问是什麽意思,出发点是什麽?

黎慕菡看着对面正色起来,并有些打量着自己的顾承言,也知自己问的有些突然,不过还是仔细解释到,

「你也知道这桩婚事不是出于我们的本意,当初之所以答应下来,也不过是因为长辈们的原因。」

当初的『黎慕菡』之所以答应,主要是为了能够让黎爷爷安心去做手术。

她想,顾承言这边,应该也是有这方面的因素在吧。

「但毕竟婚姻的基础是感情,我们俩的情况明显不符合。婚姻也不是儿戏,万一你日后遇到了真心喜欢之人,那……」

黎慕菡停顿了一下,才继续往下说,

「所以我想问问你对于这桩婚姻的态度,是就这麽认了,还是待长辈们不再执着后选择结束。」

黎慕菡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对面顾承言的神情变化,见他的样子越发严肃起来。

可能是没想到自己突然会说起这个吧,毕竟前几天他们刚去老宅见过长辈。

顾承言确实没想到黎慕菡会说这些,且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她想结束这桩婚姻的意思。

这是来打探自己的口风来了?

「那你是什麽态度?」

顾承言身子缓缓后移,靠在了沙发背上,不答反问。

原本一心打算听答桉的黎慕菡,见对方将问题又她踢回了给她,明显愣住了一下,不是自己在问他吗?

不过既然问了,那她也就不拐弯抹角的了,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也知道,当初是为了能够让我爷爷安心去做手术才答应的,原本在我对未来的计划里,是没有婚姻这件事的。

我之前已经做好了一辈子不成婚的打算,你也知道我的家庭情况,我不信任婚姻,更不想去面对它。」

黎慕菡结合了自己和原本『黎慕菡』的情况说出了这番话,想让顾承言自然的去联想到原主父母离婚的那件事上,借而理解她为何会有如此想法的原因。

不过这番话倒是她的真实想法,她确实不信任婚姻了。

她可以一个人过好这一辈子,只为自己而活。

顾承言不负所望的想到了黎慕菡从小父母离异的这件事上,看着对面情绪明显低落下来,但态度又如此坚决的黎慕菡,眼眸里多了一丝探究的意味。

他相信她刚才说的都是真的,不是只是为了摆脱掉这桩婚姻现编造出来的。

看来父母婚姻的失败,加上从小就没有父母亲陪伴、疼爱的关係,给她带来了很大的伤害,不过……

「我们顾家谁都不会拿婚姻这件事开玩笑,也不会轻易离婚,除非真的维持不下去,不过前提是彼此不强迫的情况下。」

顾承言语速不急不缓的说到,阐述着他们顾家的原则和自己的想法。

只不过他话里的那句『不轻易离婚』震懵了黎慕菡。

不是吧,既然你们顾家如此的看重婚姻,那为什麽这桩婚姻的促成会如此的儿戏啊?

顾承言看到了黎慕菡眸中的不解,不过没解释,而是继续往下说,

「既然答应了这桩婚事,我自然会认真对待,只不过之前公司有事必须我出面,去国外亲自处理,这确实有些没顾及到你,还让你因为我在此期间受了伤,很抱歉。

不过我们可以先从慢慢了解开始,就像奶奶说的,先培养感情。

如果到最后我们仍对彼此都没有感觉,那届时再说结束也不迟,你觉得这样如何?」

顾承言最后采用了提建议的方式,询问黎慕菡的意思。

其实他心裡还有一个想法,可能不算太强烈,但却是真实存在的。

那就是,他感觉和她生活在一起,也是很不错的。

虽然两人相处在一起的时间并不是很多,真正接触下来的也就这麽几日,但总体感觉还很不错。

他不反感,也不会觉得彆扭,这对于他来说,就已经很不错了,并且算是很特别的了。

且现在已成定局,既已定下,何不就此好好接触一下呢!

这是他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