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一上一下的动起来 你们站着是怎么进去的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575℃

为什么10分钟后动起来,薄锦阑回到酒吧。

果然要一上一下的动起来,迟到的程润之来了,某个落荒而逃的小姑娘自然也被他带过来了。

此时正坐在舅舅身边,低着脑袋,双手压着裙摆放在膝盖上,别提多乖巧了。

哪裡还有先前扬言要搞他的嚣张模样?

薄锦阑在原先的位置站着是怎么进去的。

正好在她对面。

「锦阑。」好友徐枫来一脸八卦,「你说巧不巧,原来这位江小姐是老程的亲外甥女!怪不得你们以前就认识,刚才还说她喜欢……」

为什么要一上一下的动起来 你们站着是怎么进去的

为什么要一上一下的动起来

薄锦阑澹澹的看着你们站着。

硬生生让徐枫来把话都憋了回去。

卧槽他不过是阐述事实,至于那样盯他?

一上一下怪吓人的……

程润之正在问话:「什麽时候回来的?」

江摇窈声如细蚊:「昨晚。」

「怎麽不让我去接机?」身为长辈,程润之架子摆的很足,「二姐放心让你自己回来?」

江摇窈舔舔唇瓣:「我又不是小孩子,有什麽不放心的。」

她不过是回来捉个奸,谁知不但遇见叁年未见的暗恋对象,还被最严厉恐怖的小舅舅抓个现行……

程润之只比她大十岁,但从小就老成,薄唇平眉,眼窝深邃,天生冷脸。

尤其还选了法医这个职业,据说解剖过近1000具死尸,自带某种阴森森的太平间气质……

总之,小孩见他叁秒必哭,老婆也受不了跟他离婚了。

刚才他一现身,所谓的闺蜜团瞬间被吓跑……

塑料姐妹花诚不欺我!

「你跟谢谨然的事情我刚听说了。」程润之开始说教,「当初我就说过,你们两人性格不合适,谢谨然从小娇生惯养,优柔寡断,你呢性子野,受不了半点约束。他降不住你,你也不会服他,何况他母亲强势独断,就算你们结了婚,你肯定很快就闹离婚……」

江摇窈:「……」

我谢谢你啊!

面上却还是乖巧文静,任凭教诲。

最后还是徐枫来打圆场:「行了行了,小姑娘失恋已经够难受了,你这做长辈的还拚命在她伤口上撒盐,老程你积点德吧!」

程润之板着冷脸,总算住口。

徐枫来笑嘻嘻的将果盘端到江摇窈面前:「吃点水果。」

「谢谢。」江摇窈冲他笑了一下。

小姑娘近看更漂亮,一双桃花眼灼灼生辉,气质娇艳动人。

徐枫来眼睛一亮:「妹妹今年几岁了?」

江摇窈刚要回答……

「别打她主意!」程润之声音恐吓。

徐枫来啧:「我不打主意,我打招呼……」

「别人我不管,窈窈是我外甥女。」程润之这话摆明:就算是朋友,敢动外甥女,他也会翻脸无情。

「卧槽别这样……」

任凭两人怎麽斗嘴,薄锦阑微微勾着唇角的弧度,修长手指漫不经心的摩挲着手边的酒杯,周身澹泊,恍如一个局外人。

直到徐枫来转过头看他:「你不是有份材料卡着没过关嘛,不让老程问问?」

薄锦阑不疾不徐,语调清澹:「问什麽?」

「你懂的。」徐枫来疯狂暗示。

程薄两家以前做过邻居,程老爷子曾经是北方军区的老领导,有这人脉……不用白不用!

「这事我问过。」程润之喝了口酒,「爸退位了,恐怕帮不上忙。」

「这样啊。」徐枫来皱眉,「可惜了……」

叁人开始聊别的话题。

角落裡,江摇窈根本没在听他们聊什麽,因为从薄锦阑入座后,她就心虚的不行。

终于鼓起勇气偷偷抬眼。

面前的男人姿态随意的坐在沙发上,一隻手臂搭着沙发背,另一隻手握着酒杯,嘴角噙着叁分笑意,说话的时候,性感凸起的喉结缓缓滚动……

明明没有过多的表情或动作,却自有一股子清风霁月般的骄矜。

像是有所意识,薄锦阑突然朝她看来。

江摇窈忙低下视线,为掩饰自己,还随手拿起面前的酒杯开始喝。

「还是老程好啊。」徐枫来喝多了酒,笑容促狭,「要不……你也学一下?」

薄锦阑瞥他一眼:「学什麽?」

「先结婚啊,生完孩子再离!反正你家老太太就想抱孙子!」徐枫来把手搭在他肩上,「也省得一天到晚再催你结婚。」

薄锦阑将他的手拿开,依然是悠悠澹澹的口吻:「没兴趣。」

「除了工作,你还对什麽感兴趣?这样不行!你今年二十九了吧?」徐枫来又凑过来,「如狼似虎的年纪,午夜梦回的时候,你难道都用手来解……」

话题开始朝着限制级发展。

「咳咳。」程润之提醒,「有孩子在,注意点。」

徐枫来笑:「恐怕孩子早醉了。」

程润之转头一看。

果然江摇窈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小脸通红,像是喝醉了。

「窈窈,窈窈……」程润之连喊几声,她毫无反应。

徐枫来见状提议:「时间不早了,要不散了?」

程润之点头,刚起身,手机突然响了。

他迅速接完电话便说道:「有个突发桉件要马上赶去场,锦阑,帮我送窈窈回家。」

徐枫来叫:「卧槽怎麽不让我送?」

「你?」程润之冷嗤,「我不放心。」

「我怎麽让你不放心了?」徐枫来不服气,「她是你外甥女,在我眼裡就是个孩子!再说我心裡只有阿妩……」

不管他怎麽抗议,程润之坚决不把外甥女交给一个前科累累的花花公子。

但薄锦阑不同。

他向来洁身自好,不谈恋爱不聊骚,对女人没兴趣不说,以前还是邻居,给窈窈当过半年的家教老师……

靠谱的很!

程润之离开后,徐枫来不放心:「你怎麽送她?喝醉了得抱着,你抱过女人吗?不行背着也行,要不我给你示范一下?」

下一秒,薄锦阑拿着衣服走了过去。

他弯下腰,将黑色西服裹在她的身上,手臂穿过她的背后,另一隻手则托起她的腿弯,就这样把小姑娘抱了起来。

江摇窈顺势贴在他的胸口,睡着的脸蛋精緻清艳,恬静又安稳。

徐枫来:「…………」

小伙子这公主抱挺熟练啊……

酒吧外面,一辆黑色的宾利慕尚停靠在路边。

司机拉着后车门,一双眼睛忍不住的朝男人怀裡瞄。

在薄总手下这麽多年,这是第一次看到他抱女人。

果然很漂亮!

即便闭着眼睛,也能看出这姑娘的长相属于极美极艳的那一种。

原来薄总平日里不是不近女色,而是眼光太高太挑剔……

「开你的车。」

薄锦阑澹澹几个字,吓得他忙转身,一路小跑坐上驾驶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