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C的玩意SB就是用来C的 「小SB是不是又欠C了」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589℃

小SB被这突如其来的暧昧姿势吓到舌头直打结:「你、你、你……你要干吗?你真是欠C的玩意。」

男人垂眼望着她,你是不是是不是又欠C了?

其实薄锦阑的眼睛不算很大,但胜在眼型很好看,眼尾狭长而上挑,薄薄的内双眼皮更显精细雅緻。

他睫毛密长,瞳仁漆黑,再搭配亚洲人少有的直挺鼻樑,高低适中的眉骨,唇线清晰的菱形嘴,使得他整张脸的线条很流畅,稜角分明,立体感十足。

总之这一张脸俊美中不失男性的阳刚之气,可凌厉锐气,也可柔情似水,完美契合了她对异性的所有幻想和喜好。

欠C的玩意SB就是用来C的 「小SB是不是又欠C了」

欠C的玩意SB就是用来C的文案

此刻他眼睑微微下垂,黑眸深邃而浓稠,彷彿沁着两汪幽幽的深潭,勾着她的心尖直发颤……

她甚至都不敢大喘气,感觉整个人都被他清冽却霸气的气息给笼罩住了,彷彿无孔不入,压迫感极强……

当薄锦阑又沉下来几分,高挺的鼻樑几乎贴上她的鼻尖,男人低沉的嗓音蛊惑般的响起:「一个吻抵消100万,如何?」

小SB整张脸已经充血到爆红,她身子僵硬,紧张到声音都带着颤音:「什……什么?」

「我说……」薄锦阑瞳色幽黑,喉结上下性感的滑动着,「一个吻100万。」

小SB终于听清楚了,然后人也傻了。

薄锦阑似笑非笑的勾起嘴角,温热的手指似有若无的贴上她细嫩的脸颊,然后一路下滑,最后落在她红润的嘴角处。

感受到身下女孩微微瑟缩的反应,他慢慢低头……

小SB只觉得晕晕乎乎,不自觉就闭上了眼睛。

然而...

预料中的亲吻并没有到来,反而是……

楼梯上传来脚步声,还有某位老人家的大嗓门:「窈窈,你小姨来电话说……」

程老爷子手裡还拿着老年机,笑容却突然僵在脸上,脚步也停在了原地。

从他的角度看,客厅沙发上的薄锦阑正在压着小SB接吻!

而很快的,薄锦阑松开手指,脸也转过来看他。

然后小SB也睁开眼睛,转过脸来。

六隻眼睛就这样大眼瞪小眼。

空气在刹那间彻底安静。

大约过了好几秒钟,最有羞耻感的小SB率先反应过来,她手忙脚乱,伸手想要把某人推开。

可薄锦阑不为所动,依然维持原状待在她的上方。

反而是老爷子忙转身上楼:「你们继续,继续啊,我再去给二楼的那盆兰花松松土……」

继上次开房被舅舅发现,今晚沙发咚又被外公撞了个正着……

小SB现在不想找地缝鑽了,她想杀人!

等老爷子离开后,她又推又拉,手脚并用,总算把男人推开:「你刚才干嘛呀?都被我外公看到了!」

薄锦阑原先笔挺又质感的白衬衫,被她弄的凌乱不堪。

平日里他很注重形象,从来都是穿戴整齐,衣冠楚楚,一副不可侵犯的高冷禁慾模样。

此刻竟难得显露出狂放邪气的一面,尤其搭配他挑眉的动作:「看到了不是更好?」

小SB恍然大悟。

所以他刚才是故意的!

亏她还以为他真的要吻她,她甚至还闭上了眼睛……

小SB咬着后槽牙,情绪很複杂。

一时说不清自己心裡到底该高兴还是遗憾……

到最后,她只能继续凶巴巴的指责:「那你也不用靠的那么近吧?」

薄锦阑微笑:「不靠近一点怎么接吻?」

小SB:「???」

她都快被他绕晕了!

相较于她的纠结,某人却神色闲适的开始整理衬衫,再将松解的领带也拉上去系好,很快便恢复成平日里的商界精英模样,清俊利落,优雅斯文……

当意识到自己竟然又在犯花痴,小SB忙转过脸,根本不看他。

谁知……

「其实……」

听到男人慢悠悠的声音,小SB不争气的又转过脸来:「其实什么?」

薄锦阑唇角微扬的看着她笑,「其实我不介意100万换你的一个吻。」

小SB先是小脸一愣,随即她起身,义正言辞,掷地有声:「你想得美!」

不等薄锦阑说话……

「钱我暂时没有,等过阵子再给你!这几天没我的允许你不準再过来!现在你回家吧!再见!不送!」说完这些,她撒腿往楼上跑。

沙发上,男人视线流转的跟随着她的背影,薄唇边始终勾勒着叁分浅弧。

小SB来到二楼,直接进了房间的浴室。

打开灯,果然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粉腮泛红,面若桃李,一副少女怀春的娇羞模样。

为什么?

明知道他心裡根本没你,为什么还是被他轻轻一撩就成这样?

太不争气了!

小SB握着双拳暗暗发誓:回海城之前,她再也不要跟他见面了!这样就不会被他撩!更不会对他动心!

于是...

接下来几天就是国庆假期,小SB一直待在家裡陪外公。

老爷子退休后给自己安排了很丰富的晚年生活,养花,学画,陶艺,拉二胡,打乒乓……

甚至还有广场舞。

小SB第一次陪他去跳的时候,那叫一个尴尬。

老爷子倒挺兴奋,很快跟小区的大爷大妈们打得火热,还交换微信,加了一个群聊。

直到五号这一晚。

程老爷子玩了会手机,突然问她:「好不容易放假,窈窈你怎么不去跟锦阑约会?」

程润之在一旁喝茶不说话。

小SB笑容乖巧:「虽然放假,但我男朋友很忙的,每天都有工作和应酬,哪儿有时间约会呀。」

程老爷子又问:「那怎么也没见你们打电话?」

小SB继续:「我们都是睡觉前煲电话粥的,白天我不想打扰他,万一影响他工作就不好了。」

「没想到你小小年纪,还挺懂事。」程老爷子果然笑了,「锦阑他身上的担子很重,你这个做女朋友的一定得多体谅他。」

小SB笑的脸都僵了:「放心吧外公,我知道怎么做的。」

突然桌上的手机响了。

程润之拿起手机,看了眼屏幕,抬头看着她。

小SB:「???」

还好程润之很快收回视线,开始打字。

小SB刚松了口气……

程润之说:「锦阑在群里说他后天要出差。」

小SB一愣。

果然程老爷子问她:「窈窈,锦阑去哪裡出差?」

小SB心想我怎么知道?只能眨巴着大眼睛卖萌:「我还没问呢。」

「男朋友要出差你都不问?」程润之挑眉。

小SB心虚啊,忙解释道:「这几天他说忙嘛,我就没怎么找他……」

「你刚才还说每晚睡觉前煲电话粥。」

不愧是做法医的,此刻的程润之明察秋毫,就像一个侦探!

小SB被他逼的头皮发麻,只能求助第叁人:「外公……」

老爷子果然脸色黑沉:「你一个跑了老婆的有什么脸说窈窈?有本事把桃桃追回来啊,你能追回来吗?你能吗?你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知道吧……」

程润之的脸也黑了。

薄锦阑来程家他被骂,不来程家他也被骂?

这日子真是没法儿过了……

小SB忙拿出手机发消息:「配合一下,我假装明天跟你约会,但其实我是跟朋友去玩,舅舅问起的话不要穿帮哈。」

薄锦阑应该正在看手机,几乎秒回。

狗男人:「我明天约了人打球。」

小SB:「那我就说跟你去打球!」

狗男人:「SB就是用来C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