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买玩具玩哭我 这么可爱一下子进去一定会哭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283℃

半个小时前,薄锦阑接到了程润之的电话说要买玩具玩哭我。

彼时他刚抵达酒店,右手握着手机,左手则扯着西服纽扣在大堂的真皮沙发坐下,一举一动都透着无与伦比的优雅与矜贵。

「有事吗?我给这么可爱的男朋友买玩具一下子进去一定会哭。」

电话里,程润之生无可恋的传话:「爸说,他跟二姐打过招呼了,晚上请你和窈窈一起吃饭。」

薄锦阑挑了下眉:「窈窈知道吗?」

「你告诉她不就知道了?」程润之很无语,「你们两人逗我玩儿呢?不会还要我给她打电话再重複一遍吧?我真的很忙,裡面还躺着好几具尸体等着我去解剖,你们小情侣能不能自己沟通?」

男朋友买玩具玩哭我 这么可爱一下子进去一定会哭

男朋友买玩具玩哭我

薄锦阑勾起薄唇,「那好,我跟她说。」

男人五官本就生的俊美,此刻一笑,更有种雅緻的风流感,引得周遭女客们频频侧目。

他点开微信打字:「外公说你小姨晚上请我们吃饭,我要不要拒绝?」

点击发送,屏幕上却出现红色警告的图桉,附带一行小字:消息已发出,但被对方拒收了……

薄锦阑:「???」

「薄总。」李镜匆匆推着行李箱过来,「都办好了,这是您的房卡。」

薄锦阑接过房卡,眉头紧皱。

李镜莫名其妙。

薄总刚才明明还在笑,怎麽突然就心情不好了?

直到坐电梯来到楼上,薄锦阑的手机再度响了。

李镜拖着行李箱边走边偷听。

「您好,我是薄锦阑。」

「应该我做东才是,毕竟之前瞒了您那麽久……」

「好的,那就晚上餐厅见。」

挂断电话,薄锦阑脸上已是拨云见日,翘着薄唇,笑的高深莫测。

李镜:「???」

薄总这人心思本来就难猜,现在谈恋爱了更是喜怒无常,做他的助理真是太难了……

至于薄锦阑。

他千算万算,万万没有算到江摇窈居然会把他拉黑?

这不是对最讨厌的人才会使用的手段吗?

那晚他问过她是否还喜欢他,当时她明明点头承认了。

所谓「酒后吐真言」,他对这话深信不疑,所以才会顺水推舟和她发生了关係……

现在怎麽回事?

就算在帝都那几天他假装演戏,但她明明心裡喜欢他,为什麽要拉黑?怎麽舍得拉黑?

薄锦阑多精明敏锐的人啊,瞬间就猜到哪裡不太对劲。

所以作为一名最优秀的猎手,这时他要做的就是以逸待劳,让猎物亲自送上门来解惑……

而猎物江摇窈呢,直接被小姨拎回了宿舍。

「换条裙子,再配个包和高跟鞋,首饰就不用戴了,小姑娘不用打扮的那麽繁琐……」程韵芝语速很快,说完就过去拉开衣柜。

江摇窈庆幸黄语晗不在,不然又要嘲讽她是公主大小姐了,「小姨,不就吃个饭嘛,没必要太讲究吧?」

「女人出门一定要打扮,我说的话又忘了?」程韵芝向来活的精緻,今年叁十岁的她年轻貌美,所以江摇窈从大一时就跟她去公司实习,至今没人知道程总的实习生其实就是她的亲外甥女……

「咦?」程韵芝突然蹙眉,「上次给你买的那条gucci的弔带裙呢?怎麽找不着了?」

江摇窈一惊。

卧槽那条弔带裙……

那晚被薄锦阑那个禽兽给撕碎了!

请问这是可以说的吗?

「算了穿这条吧。」还好程韵芝很快选了另一条红色连衣裙,「赶紧换上,到车上再化妆。」

上了车,江摇窈立刻开始狂轰滥炸:

「舅舅,是不是你告诉小姨我谈恋爱的事?」

「不是说了让你保密的嘛?」

「告诉外公就算了,还告诉小姨?」

「嘴巴真大!你是大嘴猴吗?」

好一会,大嘴猴回复:「我在解剖尸体,你们小情侣能不能别屁大点事都问我?」

江摇窈:「???」

下一秒。

程润之:「你在心虚什麽?」

江摇窈有苦难言。

好不容易离开帝都,可以和某人不再有任何的交集。

她甚至为了坚定决心,把他微信都拉黑了,结果现在又要在小姨面前继续演戏?

来个狼人直接把她刀了吧……

微信又响了。

程润之:「吃饭的事是外公定的,你放心,锦阑虽然人老了点,但他人品不错,二姐应该会喜欢他的。」

人品不错?

江摇窈现在觉得薄锦阑人品差到爆!

在飞机上明明说好了银货两讫,他为什麽不拒绝这个饭局?

「窈窈?」程韵芝突然说话,「跟男朋友通风报信呢?」

江摇窈忙否认,「没有,小姨你误会了……」

「不用担心。」程韵芝在公司是说一不二,强势霸气,对外甥女却很温柔,「爸和润之都看上的男人,你还担心我对他不满意吗?」

江摇窈心想我倒希望你不满意……

「今晚就是一起吃个便饭,也让我认一下人,毕竟上次见面好像都五六年前的事了。」程韵芝打趣,「所以别那麽紧张,嗯?」

江摇窈只能点头:「好……」

「赶紧化妆。」程韵芝催。

江摇窈继续点头:「好。」

40分钟后,抵达餐厅。

江摇窈:「???」

请问这就是所谓的便饭吗?

这家私房菜最低人均消费4000元,也是海城排名第一的顶奢餐厅。

「小姨,这裡太贵了,我们换个地方吃吧……」

程韵芝拉住她,「薄先生可是见惯大场面的男人,作为你的娘家人,今天我第一次请他吃饭,总不能给外甥女丢面儿吧?」

江摇窈有点内疚。

自从程韵茹去世,小姨就把她当亲女儿一样的疼,尤其来海城后,不管是生活上,还是学业和工作领域,一直都很照顾她……

一个冲动,江摇窈决定坦白,「小姨,其实我和薄锦阑……」

「欢迎光临。」突然包厢门被推开。

薄锦阑在服务生的指引下走了进来。

男人肩宽腿长,身材修长而挺拔,一身黑色西服穿的严谨周正,领口纽扣系到最顶端,就连领带都系的一丝不苟。

包厢灯光明亮,勾勒出他立体的轮廓,眉眼如画,五官异常的俊美。

「抱歉,路上堵车,我来迟了。」他声音温澹,眼底蓄着一层浅浅的薄笑,端的是谦逊礼貌,彬彬有礼。

程韵芝也微笑起身,「我们也刚到不久,薄先生请坐。」

扫了眼一直埋头在喝果酒的小姑娘,薄锦阑澹笑着道:「小姨,您叫我锦阑就好。」

果然...

「噗!」

江摇窈刚喝嘴裡的果酒都喷了出来。

程韵芝和程润之是一对龙凤胎姐弟,也就是说……她只比薄锦阑大一岁!

狗男人居然喊小姨?

臭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