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发了狠几乎捏碎我的下巴 做到哭我都不会出来的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1003℃

我都不会出来的,次日。

宋愉缓缓睁开眼睛,刺眼的阳光让她有些许不适应。

所以做到哭……她这是死了吗?

「狠狠的几乎捏碎我的下巴,你感觉怎么样了?」

见她醒了,谈怀戎站起身来走过去询问。

他算是一夜都没睡,深怕宋愉半夜醒来了要喝水什麽的。

宋愉转了下眼珠子,适应了光线,确认面前的是谈怀戎后,这才放下心来。

他发了狠几乎捏碎我的下巴 做到哭我都不会出来的

他发了狠几乎捏碎我的下巴

「哼。」

她冷哼一声,撇过头,抬手撑着床面想要坐起来,奈何一隻手挂着吊水,行动不太方便。

谈怀戎帮忙替她把枕头放在后背处靠着,又给她倒了杯温水。

喝了水,干疼干疼的嗓子瞬间舒服了不少。

但宋愉还是有一种头晕的感觉,不过总算是没有刺鼻的汽油味了。

在得知绑架自己的是一个杀人犯,她忍不住后怕了起来。

幸亏她是幸运的那个,被人及时发现,不然的话,可能已经被抛尸荒野了吧。

「昨天你怎麽找到我的?」宋愉记得昏倒前听到了电话里谈怀戎的声音。

谈怀戎摇头,「是别人救的你,我赶过去的时候你已经在医院了。」

他没有冒抢功劳,因为确实算不得他救的,他的人赶到桉发现场的时候,只有报废的车辆还有警察人员在拍照。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那个人回来了。

「你还好意思说,大晚上把我一个人丢在那,你知不知道当时有多可怕……」

宋愉低头吐槽着,语气哽咽了几分。

一想到当时的场景,她就有种恐惧袭击心头的感觉。

刺鼻的汽油味充斥着鼻腔,车裡的地毯很脏,有不少泥土灰尘,很有可能车子里也装过尸体……

只是稍微一细想,宋愉便噁心地乾呕起来,一手捂住胸前不停地拍打。

谈怀戎下意识把她揽入怀中,自责道:「对不起,这事是我错了,以后不会让你丢下你一个人了。」

话一说出口,谈怀戎一怔,后知后觉自己的动作似乎太过自然而然。

但或许是因为还处在惊吓之中,心理防线比较脆弱,宋愉没有排斥这个拥抱。

谈老爷子透过门缝看见病房裡的场景,笑眯眯地离开了。

谈怀戎帮宋愉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在家休养,因为她这个情况并不适合立马去学校学习。

何安乐在事情发生的第二天才得到消息,火急火燎地就赶去茂辰公寓。

给她开门的是谈怀戎,「宋愉在楼上左边的房间。」

何安乐冷澹地点点头,虽然气恼他害得自己姐妹出这档子事,但也不敢正面得罪,换了鞋子后,就按照他说的进了宋愉的房间。

「安乐,你怎麽来的这麽快,我还以为你要过一会儿才来呢。」宋愉很是惊喜,跑过去把她抱住。

平时互相嫌弃,关键时刻还是心疼的。

想到差点就见不到宋愉了,何安乐没忍住带了哭腔,「快让我看看你哪受伤了,有没有哪不舒服,坏人抓到没啊。」

宋愉原地转了一圈,擦了擦她的眼泪,哄道,「好啦,没受伤,就是被吓到了,你可不要跟我爸妈说哦,我不想让她们担心我,反正我现在也没事了。」

拉着宋愉仔细检查了下她身上确实没什麽伤口,何安乐稍微放心。

「那个谈怀戎也太过分了,怎麽可以大晚上把你丢在外边,下次遇到这个情况直接打电话给我,多远我都去接你。」

宋愉明白她的心思。

两人自从小时候认识之后就形影不离,虽然何安乐表面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但是她永远记得第一次去何家时看见的那个安静又孤僻的小女孩。

骨子裡,何安乐总是没有安全感。

「这也是突发情况嘛,就算是我也想不到会这麽倒霉。」宋愉故作轻松,往沙发上一倒。

「确定不是有人故意为之?」故意为之?

指的是有人看她不爽,雇凶杀人?

宋愉皱眉,摇了摇头,「应该不会吧,我能跟谁有仇,警方那边已经在调查了,我下午要去做个笔录签字,你要陪我一起去嘛?」

「我当然得去陪你啊,我今天请了假,一整天都陪着你。」何安乐笑着说道。

几天没见两人腻歪的跟人家几年没见一样,一直到吃饭时候张妈上来提醒才分开。

意外地没有看见谈怀戎,宋愉不由问了一句。

「先生已经离开了,还叫我多做一点菜,说宋小姐您有朋友过来了。」

张妈一边在厨房收拾,一边答覆。

「哎呀,你关心他干嘛,提到他我就来气。」何安乐冷哼一声。

宋愉轻笑,「我也气,咱不提他。」

其实原本宋愉不打算这麽轻易原谅谈怀戎的,但是从护士那得知他照顾了自己一整夜,倒也没那麽生气了。

毕竟突发情况不是谁都能控制的,他肯定也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

休养了两天后,宋愉就準备去学校上课。

大叁的课程难很多,她怕再养下去要跟不上进度了。

「你别急着走,把早饭吃完,一会让唐明送你。」谈怀戎刚运动回来就看见宋愉嘴裡叼着麵包要走人。

「唐特助这麽闲吗?」宋愉囫囵吞枣咽下麵包,问道。

谈怀戎没搭理她,上去冲了把澡,然后换好了衣服才下去。

「走吧。」

宋愉也不恼怒,跟在他后边下楼一起上车。

经过这件事情后,她再也不敢打车了。

现在是什麽人都有,要是一个亡命徒从她旁边走过,防都防不住。

那日离别后,顾潜朗就让助理调查出了宋愉的身份。

让他意外的是,谈怀戎居然跟她已经结婚了。

掐着她下课的时间点,在校门口等候着,果不其然就看见宋愉跟她的好友走了出来。

顾齐按响了喇叭,并且把双闪打开。

「阿愉,那辆车主是在喊我们吗?」何安乐怀疑地指了过去。

「不知道,应该是在等别人吧,咱们快走吧。」

宋愉摆了摆手,看都不看一眼,拉着何安乐朝着一边走去。

顾齐无奈,只能把车开过去,并且打开了车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