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我们已水乳交融在一起 宝贝这个深度可以吗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279℃

深秋的枫林最是喜人,这时我们水乳已经交融在一起,那一片的鲜艳浓红散发着明亮的光辉。简静而婉约。

林宝贝晨练回来,心中念着他,那一腔牵挂愈发浓烈。她拨通了电话:「阿姨,你和子谦刚出院,我一会儿到你那去。这个深度可以吗。」

王明珠看着叶子谦,眼神亮了起来:「儿子,依依一会儿来,这姑娘不错,有情有义。你看我们住院时,人家照顾的我们那是无微不至啊!」

「妈,你说的对,但请你撇清别的关係,我和田歌就要订婚啦!」叶子谦毫不犹豫地说着。王明珠无奈得摇摇头,门铃响了:「来了,来了。」王明珠边说着边去开门。

林宝贝带着礼品,举止文雅地走过来,语气也温柔了许多:「阿姨,你气血虚,我给你买了当下最流行的阿胶。」

这一刻我们已水乳交融在一起 宝贝这个深度可以吗

这一刻我们已水乳交融在一起

林宝贝笑得那麽自然:「这个深度可以吗?依依。这几天多亏你照顾我们。」随后王明珠安排梅姨看茶。林宝贝又拿出带来的化妆品,详细讲解了化妆品的优点、用法、禁忌。

「阿姨,我是发现你的皮肤比较敏感,所以想到这款,我妈经常用的,你适用一段时间,如果好,我还会带给你。」

王明珠笑逐颜开,怎麽看都喜欢依依,她冲楼上喊了两嗓子:「子谦呀!下来,依依来了。」叶子谦没有时间打发无聊,他正忙着整理医院的事情。

「依依,恕我冒昧,你的父母是做什麽事业的?」王明珠试探性地问道,「我爸是康瑞地产的董事长林秉胜,母亲在家种些花草打发无聊。」

王明珠听到林秉胜的名字,心中一惊。林秉胜可是业界的大人物,在国内富人榜中可是名列前茅的。她看出了林宝贝的心思:「依依呀!你到楼上找子谦去,他可能没有听见我的喊话。」

林宝贝起身去找叶子谦,王明珠心裡乐开了花儿,她总感觉田歌经歷过婚姻,而且还带着孩子,不适合他们家子谦。

虽说自己保证过遵循儿子的婚姻选择,但实在离谱的话,还是要介入的。她怎知爱是一种缘分的相遇,也是灵魂的相契。

她考虑的只是表层肤浅的物质链接,门当户对对她的家族企业来说至关重要。因为生意场上需要强强联手。她从心底里是喜欢林宝贝的。

「咚、咚、咚...」

「进来。」叶子谦在电脑前看着一份文件,医院裡需要增加新的医疗器械,虽然他在家调养身体,可他是院长,医院的主要裁决还是需要他仔细斟酌,他不想医院任何一处出现纰漏,这是他的职责所在。

「子谦,你太认真了,还像从前那样。」男人认真起来,那是超级无敌帅,正合林宝贝的胃口。

上学期就是,她属于脑路大开型,他则属于内外兼修型。现在的温柔优雅都是因为他才有的变化,这就是爱的力量,爱上一个人完全可以改头换面的。

"正好,你来了。我想给医院上几套国内最先进的医疗器械。你给参考一下,林大小姐。」

「你接着,我看着呢!殿下。」

「你看,GE螺旋CT其三维重建,血管成像,模拟内窥镜等先进技术,可多方位清晰显示病灶,适用于脑部、耳鼻、咽喉部、颈部、胸腹部、盆腔、嵴柱及四肢等全身各部位病变的检查。」

林宝贝手托下颌,随后嘴角上扬:「OK,这样的设备,我记得《科研新人类》这本杂志上介绍过,各方面的技术当属世界前列。我妈在国外体检时曾用过,效果很好的。你的见地永远这麽前卫,完全可以。」

「既然我帮你做了这麽大的参考,那就随我移步后花园转转吧,殿下。」林宝贝调转话题,调皮的眼神中充满了爱溺。

叶子谦无法拒绝,林宝贝看出了他的顾虑,忙解释道:「你不要多想,我们只是哥们儿关係,朋友关係,这样行了吧!我来这是辅助你恢复健康的。」

林宝贝心裡盘算着,反正你叶子谦还没有结婚,那我林宝贝就有五成的把握,最起码叶妈妈是喜欢我的,她窃笑着。

「好吧、好吧,感谢你帮了我大忙。我这就发一下通知,让设备科的人员做好準备,我订好行程再说。」叶子谦準备打字,林宝贝一手拽起了他:「我替你打字,你不宜久看电脑的,目前。」

叶子谦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大学期间,林宝贝永远是那个雷厉风行的女汉子。

一会儿,叶子谦和林宝贝从楼上走下来,王明珠看到他们,满眼的欢喜,儿子惊才风逸,依依文雅俊美,简直是完美的结合。

「阿姨,我们到花园散步去,中午你不要等我们了。」林宝贝此刻的温暖又加上了几分。

田歌陪着王思齐从游乐场回来,王思齐非要去米其林餐厅吃桂花脆米饭,田歌只好打电话告诉母亲,他们中午不回家吃饭了,她刚打完电话,在车裡她就看到,叶子谦和林宝贝远远地走来,一路说笑,非常亲密。

这一幕犹如一根根银针刺进她的心脏,她无所适从,任凭王思齐喊她妈妈,她目愣在那裡,但随后又有些镇定;子谦和我心意相通,我们是有婚约的人。

她低头看了看手上的鑽戒,抚摸着叶子谦的名字,心底的温暖不言而喻,但眼前的这一幕实在令人咋舌。

随后又想:我们的婚约暂时搁置,这个林宝贝展开强烈的攻势,这非常明显的,但你答应过我,一生一世只爱我一个人,绝不会变心的。

可眼前的这种亲密算什麽?她的脆弱又占据了主线,眼泪不争气地夺眶而出,王思齐喊着:「妈妈,我要去米其林餐厅。」她只好强忍住压抑的情绪:「好、好好,前面拐角处还有一家,那的更好吃。齐齐。」

这时,田歌的电话响起,王思齐接过电话:「爸爸,我和妈妈要去米其林餐厅,你也来,我想你了。」

「好的,好的,今天是星期天,让你妈妈发位置给我,我过去找你们。」

王思齐拿着手机,瞅着田歌:「妈妈,我要爸爸一起来,你发位置给他。」

王思齐大口地吃着桂花脆米饭,田歌没有胃口,一直瞅着儿子:「你慢点儿吃。」王云翔找到了他们,他看到儿子吃得那麽开心,随手招来服务员,要王思齐再点自己喜欢的,王思齐上午玩了半天,现在就像一头飢饿的小牛。

看似幸福的一家人,谁又知道他们经歷了怎样的风雨。王云翔的身体恢复得很好,他总幻想着田歌再次回到他的身边,重新拥有那宁静的温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