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做醒一种怎样的体验知乎 夹一天不能掉早上继续做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650℃

宋愉怎么也想不到被做醒一种怎样的体验,自己活了二十一年居然干出这麽勇勐的事情来。

她倒吸一口凉气,双手死死拽住胸前的被子夹一天不能掉,「你先去浴室,我要穿衣服。」

谈怀戎也不再逗她了,话说早上继续做知乎,起身直径走向浴室。

宋愉吓得把头赶紧埋在了被子里,深怕看见什麽不该看的东西。

但其实谈怀戎下半身裹着浴巾,并且裡面也穿了的。

她现在是真没脸见谈幽灵了,居然要把人生扑了!

被做醒一种怎样的体验知乎 夹一天不能掉早上继续做

被做醒一种怎样的体验知乎

一定是那碗汤的原因,那碗汤好像就她和谈幽灵喝了。

回想起晚饭时谈老爷子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她瞬间全明白了。

等两人穿戴整齐下去后,并没有看见谈老爷子的人。

「老爷子一大早出去下棋了,估计要下午才回来。」

听到宋愉问老爷子在哪,管家如实汇报。

谈怀戎凉凉一笑,「你还想着跟他对峙呢。」

那隻老狐狸怎麽可能让人抓着把柄。

宋愉鬱闷至极,跟在谈怀戎后边上车回了公寓。

这件事情如同压在她胸口的大石头一般,无法让她轻松起来。

除了吃饭的时候离开房间,几乎不出卧室。

「安乐,就是我那个朋友啊,她那边又出了一点情况,我也不知道怎麽给她出主意好了。」

宋愉趴在床上跟何安乐打了个视频电话过去。

「又又又有情况了?」

何安乐激动得就差跳起来了。

宋愉内心有点慌,「你这麽高兴干什麽,真是我一个朋友的事情。」

何安乐高深莫测地点头,「我懂,正所谓朋友有难,我们肯定要帮忙的对不对,所以又是啥情况。」

她差点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努力管理好面部表情,竖起耳朵听起八卦来。

在听到故事续集后,何安乐连连摇头,嘴裡也发出啧啧的声音。

「是连你也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难题了嘛?」宋愉忍不住失落道。

「不不不,恰恰相反,这是最简单不过的问题了。」

「你想啊,只要你朋友不尴尬,那麽尴尬的就是那个男的了啊,做人嘛就是要脸皮厚一点才行。」

何安乐摇头晃脑,嘴中念念有词。

宋愉一脸犹豫,盯着屏幕里的她,「这样能行吗?」

「反正他们什麽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你朋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所以乾脆摆烂呗。」

何安乐双手一摊,道。

等挂断电话后,何安乐忍不住爆锤枕头,她刚刚差一点就憋不住笑出来了。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宋愉身边除了她就没有别的人了,到哪突然冒出来一个朋友。

从小到大自己这个姐妹就缺根筋,跟她告白的人不在少数,但没一个成功过的。

就连季习风那厮这麽明显,她都看不出来。

所以作为好姐妹的她自然要助攻一把喽。

虽然得了奖,目前她们也得把这事放一放,因为下周就是期中考试周了。

而前段时间因为通宵赶项目,在功课上一直摸鱼,宋愉也没时间再去应付谈怀戎了,除了睡觉和上课时间,其馀时间都去图书馆泡着。

「哎,你听说没啊,我们学校马上有剧组要来拍戏喽。」

「真的假的,你消息可靠吗?」

两个女生讨论着八卦从身边走过,宋愉对这个没兴趣,但是一旁的何安乐伸着脖子在听。

「好啦,马上就要期中考试了,你也别想其他有的没的了。」

宋愉把人一跩搂在自己怀中,劝道。

何安乐一听考试两个字顿时也没了八卦的心思,哭丧着脸,「苍天啊,只希望我这次可以顺利度过。」

因为快要考试了,所以这几天的课程顺延了,留给大家用来複习。

季习风那个不着调的家伙也破天荒地来了图书馆,宋愉她们刚进来,就看见在门口等候的男人。

「季家破产了?你要开始奋发努力了?」宋愉忍不住笑着调侃道。

季习风呸呸两声,一脸努力奋进地样子,「好歹咱们也是一个组的,你们都这麽努力学习了,我当然不能落下了。」

对于他的说辞,宋愉自然不相信,不过複习多一个人少一个人都无所谓的。

上楼后她直奔拐角的位置,这是她每次複习都会坐的地方。

刚好那裡有一个小圆桌,可以供叁人坐下。

原本宋愉还担心季习风这厮会打扰自己背书,但一段时间下来没想到他真的在用功看书。

倒是让她有些刮目相看了。

「这家伙什麽时候变性子了?」宋愉忍不住压低声音小声问道。

何安乐抬头看了眼对面的季习风,撇嘴道,「谁知道呢,估计怕回家被他老爹折磨吧。」

季家有两个儿子,季习风上面还有一个哥哥,他的哥哥是妥妥的高材生,而他嘛……对比起来就次的不是一点两点了。

不知不觉一上午就过去了。

宋愉手机设置的是免打扰,解除后也没见有人给自己发消息。

出神中,一条简讯发了进来。

「宋小姐,一会儿需要去接你吗?」

哦对,她跟唐特助说了自己去图书馆複习的事情。

「不用,我跟同学一起回去。」

宋愉回复好之后,抬手敲了几下桌子,「平时没见你们听课,一到考试就勐地看书,行了行了去吃饭吧,总不能真废寝忘食吧。」

「时间过得好快啊,这样下去我怎麽把这几本书给背完。」何安乐头疼不已。

「那走吧。」季习风起身伸了个懒腰。

叁人把书本都放在原地,这样子等她们回来的时候,这个位置还是她们的。

宋愉带着帽子,她走路一般不喜欢看人,注视着前方的道路。

「宋小姐?」

听到熟悉的声音,宋愉下意识地回头。

她皱眉顺着声音寻去,乌泱泱一片人,看那架势,是来学校拍摄的剧组么?

「刚刚有人喊我吗?」宋愉有点摸不着头脑。

何安乐眼尖,呵呵笑了声,示意她往右边看去。

祝……祝夏桐?

宋愉脚底下抹灰,转头就打算熘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