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C你是不是痒了 收藏!你天生就是给我C的

网友投稿 美文摘抄 596℃

晚上九点,关于几天没C你的事,李胜给我打来了电话。

电话接通后,李胜便对我说道:“丰哥是不是痒了,还真被你说准了,她想跟我复合。”

我一点都不惊讶,因为我自认为我还是很了解王艺的。

这个时候古丽萨来找李胜,大概率就是王艺的意思,自然而已目的也很清楚。

我应了一声,向他问道:“她还说什么了吗?是不是痒了。”

“其他的也没说什么了,就说想天生就是给我C的,她说之前是她太生气了,现在也消气了。”

几天没C你是不是痒了 收藏!你天生就是给我C的

几天没C你是不是痒了

李胜停顿了一下,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哦,对了,她还说让我去她公司里上班。”

我笑了笑,看来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中,这王艺看来这些年也没什么长进啊,还是这些老手段。

我又说道:“你拒绝她了吧?”

“嗯,我说既然都已经离婚了,那就这样吧。”

李胜说完后,又向我问道:“丰哥,万一王艺不来找我咋办?”

“不会的,后天就是开庭人的日子了,她最迟明天就会联系你,等着吧。”

李胜又叹了口气说:“我实在不明白,古丽萨为什么变成这样了!”

“不是你不明白,是从一开始她就已经想好了。”

“为什么?”

“她想重振瑞安服饰呀!”

李胜又一声叹息,没有再继续说这件事了,转而向我问道:“丰哥你嗓子怎么哑了啊?”

“今天突然发高烧,现在烧退了,不过有点感冒。”

“没什么吧?”

“没事,小问题。”

“那你多喝水,少说话,王艺联系我后,我再给你打电话。”

“嗯,好。”

挂了电话,我看向一边坐着的安澜。

她彷佛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似的,对我笑了一下说道:“你是不是在想,如果当初我们的误会没有解除,现在是什么样子?”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她又笑了一下,开着玩笑说道:“因为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呀!”

说完,她又才正色道:“其实我以前也想过这个问题,如果那时候我没有跟你解除那个误会,你是不是已经和王艺结婚了。”

“也许,因为那个时候我对你真的挺失望的,特别是看见你已经有了孩子……”

“如果当时你跟王艺结婚了,或许就没有之后的那么多麻烦了,对吧?”

“对也不对,说实在的,我跟她没有感情,没有感情的生活以后注定充满劫难。”

说完,我停顿一下,又说道:“我是在想,如果当初我们的误会没有解除,而我又和王艺结婚了,那么现在站在我对立面的人,会不会是你。”

安澜向我挑了挑眉说道:“那很可能哟!”

“你舍得吗?”

“不是有句话叫,得不到的就毁灭吗?”

安澜这句话忽然提醒了我,难道说王艺就是这种心理?

在我的沉默中,安澜又说道:“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我不会站在你的对立面的,我会祝福你,然后永远从你的世界里消失。”

这大概就是安澜和王艺之间的区别吧,可是这种结果是不可能存在的。

其实从我内心来讲,我真的不想和王艺成为敌人,我很想大家一起和平共处,可她已经走火入魔了。

这个晚上我竟然梦见黄莉了,梦见她还活着,而且我跟她竟然成为了夫妻。

我没有开公司,也没有认识安澜,更没有两个孩子,甚至没有现在这么有钱。

我和黄莉一起经营着一家酒吧,她在酒吧唱歌,我负责酒吧运营,生意不好不差。

在梦里,她的父母也还健在,我们偶尔会带着孩子回去看看二老。

对了,我跟她有个孩子,小名叫豆豆。

这个梦非常平静,没有大起大落,没有波澜壮阔,一切平澹如水。

当我醒来时,也是一个普通的早晨。

阳光穿过窗帘的缝隙投射进来,在房间地板上折射成一条一条的光线,就像钢琴的琴键。

我看着那些一条一条的光线,一阵失神。

忽然想起了那天我和安澜一起看的那部叫《星际穿越》的电影,男主就是在这些光线中呼喊他的女儿。

我此刻就在想,黄莉现在也是否就在这些光线中呢?

接着我又开始思考一个更深奥的问题?

人去世后会去哪儿?

会进入一个五维空间吗?会成为幽灵吗?

想着想着,我就笑了。

我想,我是魔怔了。

坐在床上缓了一会儿后,我才下床穿上衣服,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

一幅美好的画面顿时出现在我眼前,阳光下,安澜就坐在阳台上,手里捧着一本书在看着。

阳光丝丝缕缕地洒在她的身上,彷佛给她披上了一件金色的外衣。

她那一头瀑布般的发丝自然地从双肩垂下,从她的背后看去,真是美极了。

我就站在窗边失神的看了一会儿,然后才走到了她的身后,轻轻抱住了她。

安澜扭头看了我一眼,说道:“醒啦?”

“嗯,今天天气真好。”

“是挺好,你身体好些了么?”她放下手中书,向我问道。

“嗯,头没那么昏了,嗓子还有点不舒服。”

“等会儿再去吃道药,先去把早饭吃了。”

“你吃了吗?”

“我吃过了,看你睡的香,就没叫你。”

“让我抱一会儿……”

安澜就这么让我抱着,她面带微笑,说道:“你昨天晚上说梦话了,一直在叫一个人的名字,你知道是谁吗?”

“黄莉?”

“你梦到她了?”

我不可否认地点了点头:“我梦见她成了我的妻子,我跟她过着很平澹,很简单的生活。”

安澜轻轻笑了笑,说道:“如果当初你没有认识我的话,可能真的会和她成为夫妻呢。”

我也笑了笑,说道:“可是人生谁说得准呢,我们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不是吗?”

“所以就过好今天呗,你看今天天天这么好,要不陪我出去逛逛街?”

“好啊!”

“不过我担心你的身体,还是算了,等你好了来。”

“我这就是小感冒,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走嘛,去逛逛街,看看电影,咱们也好久没约会过了。”

安澜犹豫了片刻,当即点头道:“嗯,你先去吃饭,我去换身衣服咱们就出发。”

却在这时,我的手机铃声从卧室里传了出来。

我回到卧室,接通了高胜打来的电话。

“老大,你今天有时间没?来一趟公司吧。”

我稍稍一愣,因为高胜不会无缘无故叫我去公司的,除非有什么大事发生。